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结个善缘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结个善缘

为了表达他的诚意,哈里斯堡家族的鲁道夫希乐不仅把我当成了神灵,而且还信誓旦旦的要信仰我。 见鲁道夫希乐这样做了,其他的几个没落王族子弟也争相效仿起了鲁道夫希乐,只希望我能够放过他们。 “伟大的神灵,我可以向您发誓,只要我将来能够掌控家族,我们亨利家族会世世代代的信仰您,您就是我们亨利家族唯一的真神!” 亨利家族的保罗装出了一脸虔诚的样子,对着我信誓旦旦的道。 “伟大的神灵,我也可以向您发誓,只要我将来能够继承了家族,我们儒略家族也会把您当成唯一的真神,世世代代信仰于您!” 儒略家族的克里斯蒂,同样对着我发誓着道。 在这种情况之下,托勒密家族的亚丁就不得不和他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伟大的神灵,只要我能够成为托勒密家族的族长,我可以向你保障,我们托勒密家族一定会世世代代的信仰于您!” 这几个家伙虽然嘴上信誓旦旦的,但他们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首先,我只有放他们一条生路,才有可能让他们成为我的信徒。 其次,他们只有掌控了自己的家族,才有机会兑现自己的誓言,让他们的后代子孙都把我当成神灵来信仰。 但我是否会放了他们是一个问题?而且他们能不能掌控自己的家族,目前来说是没有任何把握的。 如果他们不能够争取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机会,他们的长辈要么就会老死,要么就会病死,那他们的家族就会陷入权力斗争和混乱之中,很有可能会让他们连目前的一切都无法拥有,更不用说成为家族的继承人,将来掌控家族了。 但对于我来说,这几个没落王族虽然有点讨厌,却不至于让我要了他们的命。 如果因为他们冒犯了我,对我不敬的缘故就要了他们的命,那我的功德必定会有损,反而对我不利。 更何况我本身就不是这样的人,以强凌弱的事情,我是不屑去干的。 让郑海冰和小兰陵他们吓唬一下这几个没落王族,教一下他们怎样做人就行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伤害他们。 几架直升飞机被毁,就当是给他们的教训。 但就在我正打算挥挥手让这几个没落王族起来,放过他们之时,我却突然有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好像冥冥之中注定了什么一样,给我的感觉,好像这几个没落王族会和我之间有一种很独特的关系。 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很难用语言来说清楚。 总而言之,我感觉这几个没落王族和我之间会结下一段善缘,在未来会和我们姜氏一族,天机一脉之间发生一点什么。 或许就是因为这几个没落王族所发下的誓言,也或许是因为我给他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我们姜氏一族的人讲究的是缘分因果,既然这几个没落王族发下了誓言,那索性我就和他们之间结个善缘。 想至此,我的目光从几个没落王族的身上扫过,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你们起来吧。”我沉声说道。 此刻这几个没落王族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我的身上,听见我的话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而且在站起来之后这几个没落王族全都对着我躬身行礼,向我表达出了他们的感谢之意。 “感谢伟大的神灵,感谢您不屑和我们计较!” 就在这几个没落王族向我表达了感谢之后,我对着哈里斯堡家族的鲁道夫希乐挥了挥手道:“鲁道夫,你过来,到我这边来。” 鲁道夫希乐本来以为我已经放过了他们,刚刚长出了一口气,但此刻听到我的话,面对着我之时,却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 如果我不肯放过他,恐怕只需要随便动用一点手段,就可以让他灰飞烟灭。 “伟大的神灵,你莫非还不肯原谅我吗?” 一脸惊悚的看着我,鲁道夫希乐说话之时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 但我却摇了摇头,对着鲁道夫希乐道:“你过来吧!我保证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见我这样说,而且我的脸上没有带任何杀意,甚至带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鲁道夫希乐就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几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 “伟大的神灵,不知道您有何赐教?” 弯腰躬身对着我说出这话之时,鲁道夫希乐的声音在颤抖,身体在打颤。 而我却把手一伸,在我的手掌心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晶莹剔透玉石打造而成的盒子。 这盒子里面所装着的,是功德金丹。 功德金丹有造化之力,可以让凡人跨越仙凡之隔,那怕是身体腐朽,身患绝症,只要服用一颗功德金丹下去,就足以解决一切身上的病痛。 既然这几个没落王族跟我在冥冥之间产生了感应,那我索性就跟他们结个善缘,给他们赐下几颗功德金丹。 看着一脸紧张,无比惶恐的鲁道夫,我对着他道:“鲁道夫,你此番到疗养院来,是不是为了给你父亲争取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资格,让他多活几年?” 鲁道夫连连点头道:“伟大的神灵,您说的完全正确,我们兄弟两个确实是为此而来。” “只要能让我父亲多活几年,我们哈里斯堡家族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鲁道夫刚回答完毕,我就把功德金丹递给了他。 “鲁道夫,这盒子里有一颗仙丹,你拿回去给你父亲服下吧!只要服下了这颗仙丹,你父亲再活十年不成问题。” “你只需要记住你发下的誓言就行了!” 从我的手中接过了功德金丹,鲁道夫终于可以确定,我对他并没有杀心,他的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至于我给他的功德金丹能不能让他父亲多活十年,鲁道夫却并没有去想太多。 当然,在表面上鲁道夫肯定要向我表示一番感谢,表达他的忠诚。 “谢谢,谢谢伟大的神灵,只要我父亲能多活十年,将来我能够掌控家族,那您必定会成为我们哈里斯堡家族唯一信仰的真神!” 就在鲁道夫向我表达了感谢,对着我又鞠了好几个躬之后,我分别把克里斯蒂,亚丁,还有亨利家族的保罗叫到了身边,给他们每人也给了一颗功德金丹。 这几个的反应和鲁道夫一样,全都在那里信誓旦旦的发誓,说将来只要掌控了家族,一定会把我当成唯一的真神来信仰。 不过这几个没落王族在向我信誓旦旦的发誓的同时,心里面却七上八下的,对我给他们的功德金丹是否有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信心。 甚至这帮人还在暗暗的想,我给他们的所谓的仙丹,会不会是一种控制他们的手段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有没有必要把功德金丹带回家族,给相应的人服下去呢? 就在这几个没落王族一边向着表达着感谢和忠诚,一边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之时,之前出来过的那人,又从疗养院之中走了出来。 当看到四架直升飞机成了一堆废铁,草坪上简直和垃圾场一样,大火还在熊熊燃烧之时,疗养院的这人眉头微微一皱,但当他的目光看向了我们一帮人之时,却表现的无比恭敬和客气,甚至还对着我们弯腰行了一礼。 “诸位来自东方的朋友,我们院长有请。” 说着话行着礼的同时,疗养院的这人对着我们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见此情形,我轻轻点了点头,昂首阔步向前而行,走向了疗养院的大门。 几个没落王族看着我的背影,紧握着手中的功德金丹,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个想法。 或许我给他们的所谓仙丹,还真有可能会起到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