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受益永生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受益永生

这几个没落王族口口声声的说会信仰我,把我当成唯一的真神,这绝对是他们言不由衷的话,他们只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饶他们一命而已。 对我赐给他们的功德金丹,他们并不以为然,甚至他们认为我会用所谓的仙丹来控制他们。 可以说在几个没落王族眼中,我强大到让他们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但他们对我的定义,却有几分像一个邪恶法师。 但让这几个没落王族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拿出了各自家族珍藏的宝物,几十亿欧元的巨款,却得不到一个进入疗养院的机会。 然而,我仅仅说出了一句让他们莫名其妙的话,就让疗养院的院长亲自发话,让我们一帮人全部都进入疗养院之中。 要知道,创建了这所疗养院的人,也就是疗养院的院长,在几个没落王族的认知之中,可是真正的神一样的存在,因为他可以延长人的寿命,治愈必死的绝症,但这样的一个人物,却邀请我们所有人全部都进去。 这说明我们这帮人绝对不凡,作为我们这帮人之中最核心的人物,那肯定更是不凡。 如此一来,我赐给他们的仙丹,是不是真的会有效果呢? 他们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之类的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生死垂危的时候了,时间刻不容缓,所以不管我的功德金丹有没有效果,他们也想返回家族试上一试。 如果我的功德金丹有效,那他们就算是因祸得福,捡了一个大便宜。 如果我的功德金丹没有效果,那他们就需要仔细的考虑一下疗养院的真正需求,从生命研究的角度给疗养院提供有价值的东西。 至于将来他们的子孙后代是否要把我当成唯一的真神来信仰?几个没落王族并没有去想那么多。 就这样,在我们一帮人跟着疗养院的那人走进了疗养院之后,几个没落王族立刻就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他们的飞机被砸成了一堆废铁,自然是不可能乘坐直升飞机而去,他们只能一边用卫星电话跟家族联系,一边步行着穿越森林下山。 几个没落王族急于返回家族,根本就不理会自己带来的女人,更何况像这种女人在他们的眼中本来就是附属品,没有任何价值的,所以他们直接抛弃了三个西方女人。 那三个西方女人,她们是搭乘着直升飞机而来,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步行穿越森林,所以她们全都是穿着高跟鞋来的,结果这下子要步行下山,可把她们给整惨了。 有关这几个没落王族,暂且说到这里,我们一帮人进入疗养院之后,跟着疗养院的那人一直往前走,走了差不多七八百米的样子,穿越了十来栋典型的中世纪时代建筑,最终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 这座广场整个都是由花岗岩石铺砌而成,面积我估计有三四万平方米,就算是一些一线城市的市中心,像这么大的广场也不多见。 在这座广场的正中央,伫立着一座面积大概有一百平方,高度有三四米高的石台。 此刻,在这个石台之上,一个年龄看上去在二十来岁左右,一双眼睛却无比深沉,表情凝重,面色肃穆的年轻男子,居高临下的站在石台上远远的看着我们。 我的功德之眼一旦启动,方圆一千米之内那怕是一只蚂蚁我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远远的我就看到了这个年轻男子,所以在第一时间我就观察起了他。 这年轻男子站在石台之上,面色无悲无喜,就算是我们一帮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也没有引起任何变化,好像在他的眼里,我们这一帮人无关紧要一般。 但对于我来说,却有一种无法看穿他的境界的感觉。 因为修炼了功德大道的缘故,我的功德之眼可以看穿任何境界,就算是天阶九品,我也可以一眼看穿。 然而这个年轻男子我根本就看不穿他的境界高低,难道说,他就是大医魔神? 就在我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秦楚楚转过身子对着我轻声说道:“姜一,石台上的那个人就连我都看不出他的境界高低,恐怕他很有可能就是大医魔神。” 秦楚楚的心境修为可是祖巫境界,就连她都看不透这个年轻人的境界高低,这只能说明这个年轻人和秦楚楚达到了同样的境界。 虽然受到天道一直的压制,但法力可以压制,境界是无法压制的。 和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同一个境界的人物,这世间不会有太多。 只有三千混沌魔神之中的上品魔神,才能够和十二祖巫达到同一境界。 所以秦楚楚这么一说,我基本上已经肯定,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就是大医魔神。 转眼之间,我们走进了广场,走到了石台之前。 石台之上站着那名年轻男子,在石台之下,前后左右,按照每个方位四人,站着十六名同样年轻的男子。 这十六个年轻男子全都是典型的西方人,每一个都是肌肤如雪的白色人种。 石台上的年轻男子面无表情,好像进入了冥想状态一样,完全无视了我们的到来,但石台之下的十六个西方男子,当看到我们一帮人之时,一个个的眼神里却流露出了浓浓的凶光,就如同食肉的野兽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我们这帮人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手底下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妖物,鬼物,魔物,还有天地不容的恶人,可在此刻,当感受到这十六个西方男子向着我们投射而来的凶光之时,竟然情不自禁的有一种身体一寒的感觉。 幽丽和幽泉来自阿修罗界,那里是一个充满着杀戮的世界,丑逼幽泉能够成为阿修罗界的气运之人,是杀死了不计其数的竞争对手才抢到的气运。 但此刻就算是幽泉和幽丽,在面对着这十六个西方男子之时,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无尽杀意,却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这十六个人,就好像天生的杀人魔王,从他们身上的杀气来看,这些人肯定是杀人如麻之辈,不知道有多少条冤魂死在了他们的手下。 给我的感觉,这十六个人如果死掉,恐怕仅凭着他们身上的杀气,就可以直接成为鬼中至尊。 就算是武安君白起和邙山鬼王,和这十六个人都没法相提并论。 不过这十六个人就算是杀气再浓,杀掉的人再多,在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面前就不算什么了。 当年巫妖大战之时,十二祖巫中的任何一个,一举手一抬足之间,就可以让成千上万的妖族灰飞烟灭,对于秦楚楚来说,这十六个人虽然达到了天阶九品,实力是当世之巅,但仍然是十六个蝼蚁而已。 无论是秦楚楚的祖巫手段,还是她的十二都天神煞阵,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收拾了这十六个绝世凶人。 只不过这十六个绝世凶人如此的年轻,他们为什么能够造下无边杀孽,身上有如此之多的杀气呢? 还有石台上的年轻人,他如果是大医魔神,按道理来说存活了好几个纪元,是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他是怎么保养的身体,让自己如此的年轻呢? 脑海之中闪现了诸多念头,在那十六个绝世凶人的注视之下,我抬起头向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看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带着我们进入疗养院的那人弯腰躬身,对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行了一礼。 “启禀院长,我已经把他们带来了。” 说出了这话之后,带我们进来的那人继续保持着弯腰躬身的姿势,等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做出回答。 但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却一直都处在沉默之中,等了足足有五六分钟之后,他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石台上的年轻男子终于做出了回应,带我们进来的那人如释重负一般,急忙说道:“是的,院长,我这就下去。” 说完这话,带我们进来的那人连看都没有多看我们一眼,直接转身而去,离开了这个巨大的广场。 带我们进来的这人毕竟只是一个天阶七品的人物,我们没必要在他的身上浪费关注,所以无论他去了那里,我们都不怎么在意。 此刻的我们一帮人,全都抬起了头,看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等着他有所反应。 不过我不得不说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很能沉得住气,我们一帮人被十六个绝世凶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却背着双手以四十五度角的姿势仰望着天空,做出了一个很装逼的姿势。 特么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装逼! 一旦确定了他就是大医魔神,等到秦楚楚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阵,就是他的末日降临之际,到时候看看他还能不能继续装逼? 就在我正心里暗自腹诽之时,石台上的年轻人缓缓的把头低了下来,终于向着我们一帮人看了过来。 按道理来说,秦楚楚和幽丽闻人倾城她们三个有着绝世风姿,倾国美貌,对任何一个年轻男人来说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这个年轻男子的目光扫过了秦楚楚她们三个之时,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如同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唉!” 只见这年轻男子长叹了一声,接下来他竟然用无比标准的普通话对着我们道:“你们此番前来,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吧?” 我们一帮人全都实力非凡,就算是表面上实力等级最低的我,也达到了三品神相,下品金仙的境界,再加上秦楚楚和宋慈航的境界他根本就看不透,这就让这个年轻人对我们来到疗养院的目的产生怀疑了。 被这年轻男子这样一问,让我们一帮人就有点儿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了? 我们是冲着大医魔神来的确实不假,但在没有确定这年轻男子的身份之前,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们还不能跟他直接翻脸。 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我抬头看向了石台上的年轻男子,问着他道:“我们此番前来,是为了医魔而来,不知道院长你,是医魔吗?” 听到我这话,石台上的年轻男子面色略微一动容,眼神之中精芒一闪,沉声问着我道:“医魔?医魔这个称号很少为世人所知,你们是从那里听说的?” “还有,你们所说的天命之人和鸿蒙紫气,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们能告诉我天命之人的具体消息,那本座可以给你们赐下一场天大的造化,让你们受益永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