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证明之法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证明之法

除非证了混元道果,成为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圣人,才会历万万劫而不死,只要天道不崩,大道不灭,就可以享得永生。 但这个年轻男子却口口声声的说会赐下一场天大的造化,让我们受益永生,他的永生这个词语,是不是用错地方了? 他的普通话虽然说的标准,但我大中华的文字和语言博大精深,恐怕他对永生的含义没有理解清楚吧? 几乎在同一时间,就在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口出狂言之后,我们一帮人的眼神之中全都流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就好像看着一个白痴,一个傻瓜一样。 吹牛逼要是上税的话,这货估计会破产! 不要说他了,就算是以身合道的鸿钧老祖,也不敢夸下这个海口,说出这样的大话。 估计这货想说个一生受益,说成了永生受益吧! 这就是读书太少,文化程度太低的错啊! 我们一帮人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法,都在暗自嘲讽着这个年轻男子,但这个年轻男子好像能够看破我们内心深处的想法一样,脸上浮现了一抹冷笑之色,对着我们道:“你们是不是认为本座用错了字,有些夸大其词了?” 说到这里,还没有等我们做出反应,年轻男子紧接着道:“其实在本座看来,一生和永生没有什么区别,对本座来说,一生就是永生,永生就是一生,只要本座出手,就可以让任何一个人都永生不死!” 听到年轻男子这话,我们就更觉的他在吹牛逼了,而且他这吹牛逼吹起来还没完没了了。 要知道,就算是达到了天阶九品,最多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存活一千多年。 一旦寿命耗尽,那怕是天阶九品之巅,只要没有勘破大罗,仍然会魂归地府,进入六道轮回之中。 勘破大罗之后的大罗金仙,理论上来说已经跳出了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是可以拥有无尽的生命,永生不死的。 然而,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有天人五衰之时,这是天道规则,除了混元大罗的圣人之外,任何一个大罗金仙都无法逃避。 那怕是斩出了善恶自我三尸,距离混元大罗的圣人只有一步之遥,但天人五衰一旦降临,就是身死道消之时。 三千混沌魔神就算是混沌宇宙所孕育,只要在天道之下,迟早都会有天人五衰降临之时。 这年轻男子就算是大医魔神,是三千混沌魔神中的上等魔神,但他的这番话,牛逼就吹的太大了一点。 如果说三千混沌魔神之中,唯一有一个魔神能让人永生不死,那这个混沌魔神,必然是以身合道的鸿钧老祖无疑。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鸿钧老祖以身合道,已经成了天道的一部分,他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在他的帮助之下,就有机会证得混元道果,成为那不死不灭的圣人。 话说到这里有些远了,且说石台上的年轻男子,他见我们一个个全都对他所说表现的不以为然,就打算用他的方式来取得我们的相信。 只见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对着我们道:“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相信本座所说,那本座就来给你们证明一番。” 听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这样一说,我们就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好奇之心,对于他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给我们做出证明,感到很是好奇?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并没有立刻翻脸,而是等待着石台之上年轻男子的表演。 就在下一刻,石台上的年轻男子把目光投向了站立在他面前左边的一个西方男子,对着他道:“辛德勒,告诉他们你活了多少岁了?” 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话音刚落,叫辛德勒的这货立刻就把身体一挺,昂首挺胸的大声回答着道:“启禀主人,辛德勒生于一千四百年三十五年以前,如果不是遇到了主人,恐怕早就成了一堆枯骨。” 就在辛德勒做出了回答之后,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又把目光投向了他身前左边的另外一名西方男子。 “阿勒台,你活了有多久了?告诉他们吧!” 在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说出了这话之后,叫阿勒台的这货同样把身体一挺,昂首挺胸,气势逼人的大声说道:“启禀主人,如果不是在三千四百八十七年前遇到您的话,阿勒台的尸骨都已经化成灰了!” 听到阿勒台这话,让我们不由的在想,如果辛德勒和阿勒台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年轻男子的能力,就有点儿逆天了! 辛德勒也就算了,但阿勒台活了三千多年,是公元前出生的人物,这完全不合常理。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天道规则,都不容许人类的生命存活如此之久。 灵魂不断地轮回,这是天道运行的根本,怎么可能会让一个人活这么久? 而且辛德勒和阿勒台看上去如此的年轻,他们不会是在配合石台上的这个年轻男子在演戏吧? 不过石台下的这十六个绝世凶人全都实力非凡,一个个都达到了当世之巅,如果他们的年龄是真实年龄,是不可能会达到这个实力级别的。 虽然我们也是差不多的年龄,也达到了和他们差不多的实力境界,但我们是何等人物,是这十六个西方蛮夷所能相提并论的吗? 看着辛德勒和阿勒台,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苏天和小兰陵他们的脸上就浮现出了明显的冷笑之色。 在他们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活了三千多年还没死,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苏天冷冷的道。 “说自己活了多久就是多久吗?那这样的话,我也算是一个活了好几千年的老怪物了!” 郑海冰冷笑着,调侃着道。 其实郑海冰也没有说错,如果算上他的上一世的话,他确实是一个活了好几千年的老怪物了。 不要说郑海冰了,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都是两世为人,活了好几千年的老怪物。 如果说石台下的这十六个绝世凶人全都是轮回转世,借体重生的,那或许还有一定的可能。 但要说他们一直都永生不死,一直是同一具身体,就算是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对于郑海冰和苏天的质疑,石台上的年轻男子仍然不以为然。 “哼哼!” 在冷笑了两声之后,石台上的年轻男子道:“本座知道,你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既然这样,那本座就来证明给你们看!” 见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要证明给我们看,我们就更加好奇了,就连秦楚楚都没有让苏天把十二金人放出来,而是静观其变,等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如何来给我们证明? 而接下来,只见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对着辛德勒和阿勒台道:“辛德勒,阿勒台,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听到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这话,辛德勒和阿勒台看上去有些无奈,但他们最终却还是对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弯腰躬身行了一礼。 “尊敬的主人,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说出了这话之后,辛德勒和阿勒台各自伸出了右手,金光一闪之下,在他们的手中全都出现了一把锋芒闪烁的西式长剑。 在下一刻,辛德勒和阿勒台相互走到了对面。 几乎在同一时间,辛德勒和阿勒台同时挥动了手中的长剑,砍向了对方。 转眼之间,辛德勒和阿勒台砍掉了对方的两条腿和一条胳膊,最后一剑这俩货竟然来了一个同归于尽,在同一时间把对方仅剩的一条胳膊砍了下来。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发出,两柄长剑落地,辛德勒和阿勒台把对方削成了一个没有四肢的人棍。 鲜血四溅,喷洒的四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