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翻脸之前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翻脸之前

要说狠人我见过不少,但像辛德勒和阿勒台这样的狠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对敌人狠,对对手狠,比较容易做到,但对自己能做到这么狠,这俩货我觉的算是古今中外第一人了。 活生生的把对方削成了一个四肢全无,只剩下脑袋的人棍,这世界上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看着鲜血喷洒了一地,被削成了人棍的辛德勒和阿勒台在地上发出了痛苦无比的嚎叫声,我们一帮人全都被震撼到了。 但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还有石台之下的其他十四个绝世凶人,却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样,面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静静的看着在地上挣扎和嚎叫着的辛德勒和阿勒台。 我的功德金丹虽然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只要阴魂不入地府,就可以将死人救活,但却并不能做到断肢重生,把砍断的四肢重新长出来,或者重新接上。 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让辛德勒和阿勒台互相伤害,难不成他有办法让这两个人的断肢重生? 或者说,他有办法把砍掉的四肢接上去,又恢复到和原来一样? 其实如果是刚刚砍掉,只要在一定的时间之内,现代医学技术也可以做到把断掉的肢体重新接回去。 甚至据说有的科学家已经在研究活人换头技术,而且已经在动物的身上得到了初步验证,至于能否成功,在科学界目前还有着比较大的争议。 但不管怎样,在我看来,无论是断肢重接,还是活人换头,都不是圆满的,都不可能恢复到和原来一样。 利用医学技术重新接回去的断肢,肯定没有以前的好用。 就算是活人换头手术在科学上可以实现,但一个人的头颅换到了一个陌生的躯干上之时,这个人是以头颅为主呢?还是以身体为主? 头颅的思想,能够决定身体吗? 双方之间就没有排斥吗? **,换肝,都有排斥,更不用说换头了。 许许多多的问题,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认为石台上的青年男子如果是大医魔神,他肯定会用他的大医之道为辛德勒和阿勒台重新接上四肢,让他们恢复如初。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无比震惊,简直超出了我们所能想象的范围。 “卡桑,加卡,你们两个知道该怎么做吧?” 就在我看着辛德勒和阿勒台,正猜测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下一步会做什么之时,石台上的年轻男子慢悠悠的说道。 听到这话,在石台左边和石台右边,站在辛德勒和阿勒台身边的两名男子同时答应了一声。 “遵命,主人!” 对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弯腰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卡桑和加卡迈步走到了阿勒台和辛德勒的身前。 此刻的辛德勒和阿勒台被削成了人棍,正在地上嚎叫着,滚动着,如果不给他们及时止血,施救的话,恐怕最多有个五六分钟的时间,他们就会鲜血流干,疼痛致死。 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我们一帮人认为卡桑和加卡是去对他们两个施救的,可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走到了辛德勒和阿勒台的身边之后,卡桑和加卡竟然亮出了两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对着阿勒台和辛德勒的四肢一顿猛削。 作为天阶九品的当世之巅高手,卡桑和加卡的手法肯定不慢,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把阿勒台和辛德勒的四肢削成了肉块。 这肉块要是用来包饺子的话可能大了点儿,但用来炒菜煲汤什么的,大小就正好合适。 而既然阿勒台和辛德勒四肢被削成了这么小的肉块,那恐怕当前最先进的医学手段,最权威的外科医生,也无法在帮他们两个接上断肢。 然而,这还没有完,卡桑和加卡在把阿勒台和辛德勒的四肢削成了肉块之后,又对着被削成了人棍的阿勒台和辛德勒的躯干下起了狠手。 “啊!” “啊!” 随着卡桑和加卡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剑,两声惨烈无比的惨叫声从辛德勒和阿勒台的口中爆发了出来,属于辛德勒和阿勒台身上最关键的那个部位,被卡桑和加卡给削了下来。 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辛德勒和阿勒台已经这么惨了,卡桑和加卡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 大家都在一起混,下手又何必如此之狠呢? 这特么的,简直就好像有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一样! 此刻的我们,已经有点儿看不下去了,但卡桑和加卡却还在继续。 “啊!” 辛德勒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是卡桑一剑削掉了他的一只耳朵。 几乎在这同时,加卡也一剑削掉了阿勒台的一只耳朵。 接下来卡桑和加卡丝毫不带停歇的,在辛德勒和阿勒台的惨叫声之中,削下了他们的另外一只耳朵,割掉了他们的鼻子,挖出了他们的两只眼睛。 到了最后,卡桑和加卡还把长剑伸进了辛德勒和阿勒台的嘴里,把他们的舌头都给割掉了。 如此一来,辛德勒和阿勒台只剩下了一个伤痕累累的躯干,因为鲜血流失的太多,舌头也被割掉了的缘故,他们两个处在了死亡的边缘,就连惨叫声几乎都发不出来了。 就在如此残忍的折腾了一番辛德勒和阿勒台之后,卡桑和加卡方才停手,用他们的长剑把辛德勒和阿勒台身上的碎肉和他们俩伤痕累累的躯干分别收拾到了一起。 等到卡桑和加卡弄好了这一切之时,辛德勒和阿勒台已经没有了声息,看上去好像死了一样。 在我看来,此刻的阿勒台和辛德勒,恐怕就算是大罗金仙降临,把道祖炼制的九转金丹给他们服下,也不可能把他们两个救活了。 无论是造化仙丹还是功德金丹,或者道祖的九转金丹,能救的人至少要是个活人,生死人,肉白骨这种事情,只能算是一种比较夸张的形容方式,不可能会真正发生的。 如果人都已经死了,阴魂进入了阴曹地府,都已经轮回转世了,尸体化作了白骨,你怎么可能会把人救活? 然而,我的见识和我的想象力终归是差了一点。 就在我想当然的认为辛德勒和阿勒台没救了之时,石台之上的年轻男子却微微一笑,对着我们道:“你们是不是认为他们两个已经彻彻底底的死透了?” “他们两个是没有任何可能再活过来了?” 被石台上的青年男子这样一问,我就暗暗的在想,如果他是大医魔神的话,他的大医之道,难道能救活这俩货? 那他的大医之道,也太神奇了一点! 连这样都能救活,那还有什么是救不活的? 就在我这样想着之时,闻人倾城皱了皱眉头道:“按照他们两个目前的状况,想救活他们应该是不可能的。” “除非你能让他们两个的灵魂借体重生,附身在另外的两个人身上!” 闻人倾城的这个分析是没有问题的,像大魔王蚩尤,他就是打算用借体重生的办法重新复生,他的遭遇和辛德勒阿勒台还真有点儿相似。 只不过大魔王蚩尤没有阿勒台和辛德勒那么惨而已! 大魔王蚩尤虽然被割掉了身上最关键的部位,但他好歹没有被挖掉眼睛,割掉耳朵和鼻子,舌头也保留了下来。 但如果是用借体重生的办法,那就显示不出来大医魔神的大医之道,我们就很难确定石台上的这个年轻男子是不是大医魔神了? 毕竟,借体重生的这种法门,有太多的大能人物可以做到了。 “如果是借体重生之法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和我的想法一样,秦楚楚冷眼看着石台上的年轻男子,表情冷漠的沉声说道。 “是啊,不就是借体重生吗?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要是有本事,就把他们两个恢复原样,让他们两个和之前一样活奔乱跳的!” 在秦楚楚的话音一落之后,武顺和小兰陵他们纷纷发言,站在他们的角度,对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冷嘲热讽了一番。 面对着众人的冷嘲热讽,石台上的年轻男子却冷笑了两声。 “哼哼!” 接下来只见石台上的年轻男子道:“你们说的确实没错,借体重生这种手段,确实不算什么!” “本座要是用这种手段的话,如何能显示出本座的手段?” 说出这话之后,石台上的年轻男子从石台上轻轻一跃,虚空踏步如行云流水一般,几步就走到了辛德勒和阿勒台的躯体之前。 目光从我们一帮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这年轻男子冷冷的道:“本座的手段,又岂能是你们这帮凡夫俗子所能想象的?” “他们的命是属于本座的,本座若不想让他们死,那他们就会永生不死!” 在说出这话之后,年轻男子突然伸出了他的左右双手,从他的左右双手之中喷洒出了两道耀眼夺目的白色光芒,分别照射在了辛德勒和阿勒台的身体之上。 见此情形,我急忙启动了功德之气,想通过我的感应来确定这两道白色的光芒是什么成分? 然而,或许是我的功德之气还不够级别,我的功德大道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此刻的我只能感觉到这两道白色光芒之中蕴含了大量的生命能量,在这两道生命能量的滋润之下,辛德勒和阿勒台的躯体竟然快速的发生起了变化。 转眼之间,被削掉了四肢,割掉了身上所有重要部位,已经完全没有人样的辛德勒和阿勒台,竟然重新长出了四肢,双眼,双耳,舌头,还有身上最重要的部位。 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年轻男子利用他的独门手段,复活了辛德勒和阿勒台,让他们变的和之前一般无二,丝毫都没有被摧残过的样子。 “感谢主人,让我又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几乎在同一时间,辛德勒和阿勒台对着年轻男子跪了下来,异口同声的向着他表达起了感谢之情。 但这年轻男子却没有理会辛德勒和阿勒台,反而对着我们道:“见识了本座的手段,你们应该对本座的承诺不再有怀疑了吧?” “那本座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愿不愿意对本座说出天命之人的消息?追随本座得享永生?” 被这年轻男子这样一问,让我和秦楚楚很是尴尬,我们应该怎么说呢? 难不成我们应该直接告诉他,我们俩就是身具鸿蒙紫气的天命之人? 那这样一说的话,岂不是就意味着要翻脸? 但在翻脸之前,我还有个疑问想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