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通过年轻男子的一番话,我们已然明白,为什么阿勒台和辛德勒这些人全都一身杀气,一个个都如同杀人无数的绝世杀神一般。 原因其实非常简单,这些人本身就是杀人无数的绝世杀神,而他们杀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掠夺别人的生命能量。 这个年轻男子肯定给这十六个绝世杀神传授了某种特殊手段,一旦杀死了人之后,他们就可以利用这种特殊手段掠夺别人的生命能量,把掠夺来的生命能量交给年轻男子。 等到这些人的生命能量有损耗之时,年轻男子就会及时的给他们补充生命能量,让他们的生命能量始终都保持在一个饱和的状态,所以这十六个绝世杀神永远看上去都像年轻人一样。 原来这些人所谓的长生不死,是踩在了千万人的尸骨之上,是掠夺了别人的生命能量而得来的。 像这样的长生不死之法,其实就是强盗逻辑,完全不符合天机门的理念。 我们天机门讲究的是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如果为了一己之私,肆意去掠夺别人的生命,那天机门就成了一个邪魔外道,又岂能为天道所容? 我所修炼的功德大道,同样也绝不容许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一旦我做出这种天人共愤的事情来,恐怕不仅不会让我长生不死,反而会让我灰飞烟灭。 要说对之前的大食魔神和大淫魔神,我可能还会受到他们的影响,被他们的大食之道和大淫之道所困的话,此刻的我却心念坚定,丝毫都不受年轻男子的影响。 而且在这同时,不仅对这个年轻男子,还有十六个绝世杀神,我全部都下了杀心。 像这种为了一己之私,掠夺他人的生命能量,让自己长生不老的绝世凶人,我又岂能让他们留在世间? 杀掉了他们,不仅等于替天行道,而且还能够为死在他们手下的千万冤魂报仇雪恨,消除他们临死之前的怨念。 对我来说,这绝对是大功德一件。 甚至我在想,如果除掉了这年轻男子和十六个绝世凶人,天道会不会给我降下海量功德,让我的功德金身和相师等阶再进一步呢? 一旦达到了二品神相的境界,我将更有信心除掉其他的几个魔神,让炼妖壶恢复正常运转,救出我的女人。 至于我会不会成为救世之主,夺得所有的鸿蒙紫气,这个问题我却一直都不愿意去多想,甚至有点儿不愿意去面对。 对我来说,我只想早一点救出我的女人,早一点见到我的父母,享受一下被父母疼爱的天伦之乐。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年轻男子看了一下我们众人脸上的表情,以他的眼光自然是能够猜到,我们已经明白了原因。 于是年轻男子对着我道:“只要你们不是太笨,应该就能够猜到,我是用什么手段,让他们长生不老,永生不死的。” “只要你们愿意臣服本座,能够给本座源源不断的提供生命能量,那本座就可以让你们长生不死,永存世间。” “至于生命能量怎么得到,应该不需要本座教你们。” “这世间的人类如同过江之鲫,不管好人坏人,你们每年只需要杀死几百个,把他们的生命能量交给本座即可。” 年轻男子这样一说,我就不难想象,这十六个绝世凶人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一共杀死了多少人了。 每年几百个,一千年就是几十万个,三千年就是上百万个。 换句话说,这十六个绝世凶人的手下,总共有上千万条鲜活的生命。 上千万人被他们吸收了生命能量,所以才能够让他们活到现在。 这十六个绝世凶人,真是该死!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全都闪现了这个念头,每一个人的眼神之中全都流露出了一抹明显的杀机。 我们一帮人不约而同的下定了决心,包括年轻男子在内,这十六个绝世凶人,绝对不能放过一个。 不过无论是年轻男子,还是那十六个绝世凶人,他们好像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在年轻男子看来,这世间的任何人都惧怕死亡,对于他能够给到的天大造化,没有任何人能够拒绝。 但这年轻男子却并不知道,上古之时就有先贤曾经说过,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为了活着而失去了人性,那与禽兽何异? 我完全能够相信,我们天机门的这帮人之中,没有一个人会为了自己长生不死,做出天理不容的事情来。 “你的问题我已经做出了回答,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有关天命之人的消息了吧?” 目光冷冽而轻蔑的从我们众人的身上扫过,唯独在秦楚楚和宋慈航的身上停留了一刹拉之后,年轻男子对着我道。 既然已经了解清楚了具体情况,就到了和年轻男子翻脸的时刻,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打算确定一下年轻男子的具体身份。 只见我对着年轻男子道:“有关天命之人的消息,我肯定会告诉你,但你能否告诉我,你是否就是医魔,是大恶世界派到我们这个世界来的大医魔神?” 这年轻男子本来一直都表现的很是淡然,好像这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被他所放在眼里一样,但此刻听到我这番话之后,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动容,很难再继续保持淡定下去。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本座的身份都知道?” 年轻男子这样一问,就等于承认了他的身份,很显然,他就是医魔,也是大医魔神。 既然确定了他的身份,我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一眼,秦楚楚立马就给了苏天一个眼色。 只要时机得当,苏天把混沌金殿之中的十二金人给放出来,那无论是这大医魔神,还是十六个绝世凶人,都将一个都跑不掉。 就这样,在秦楚楚和苏天暗暗的做着准备,打算随时都跟大医魔神翻脸之时,我直接把我们的真正身份说了出来。 “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天道选定了五个天命之人,这五个天命之人,全都身具鸿蒙紫气,在我们这帮人之中,就有两个天命之人。” 我并没有对大医魔神做出回应,而是含糊其辞的对着大医魔神道。 大医魔神闻言眉头皱了一皱,看了一眼他一直都无法看透的宋慈航和秦楚楚,理所当然的把他们两个当成了天命之人。 “没想到你们之中竟然有两个天命之人,既然这样,那对本座来说,再也好不过了!” “只要你们两个,愿意把你们的鸿蒙紫气让给本座,那本座不需要你们提供任何生命能量,都能保你们长生不死,亘古永存!” 大医魔神说这话之时是对着秦楚楚和宋慈航说的,但他所说的这话,简直就是扯淡。 鸿蒙紫气和天命之人相伴相生,杀死天命之人,才会得到他的鸿蒙紫气。 把鸿蒙紫气让给他,不就等于把自己的命交给他吗? 命都交给他了,又何谈长生不死,亘古永存? 大医魔神这简直是把我们当成了不懂事的小孩子在忽悠呢? 宋慈航没有做出反应,一直都保持着平时的那副表情,秦楚楚却冷哼了一声道:“你当我们傻吗?把鸿蒙紫气让给你,还那里有命在?” 对于秦楚楚的这一反应,大医魔神却笑着道:“本座的手段你们已经见识过了,只要兵解了你们的肉身,保持灵魂不灭,那鸿蒙紫气自然会被本座所得。” “等到本座吸收了鸿蒙紫气,肯定会用生命能量帮你们重铸肉身,让你们的肉身更加完美,保证让你们得享永生,亘古永存!” 作为十二祖巫中的玄冥祖巫转世,秦楚楚又怎么可能会受到大医魔神的蛊惑? 面对着大医魔神,秦楚楚面色一冷,沉声回应着道:“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心甘情愿的交出鸿蒙紫气的人只有一个,但那个人绝无可能是你!” 秦楚楚这样一说,大医魔神的眉头一皱,他感到有些无法理解,面对着他所给出的天大造化,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能够拒绝? 最让他无法接受和理解的,是秦楚楚竟然心甘情愿的愿意把自己的鸿蒙紫气让给别人。 要知道,如果没有他的手段,让出鸿蒙紫气,就代表着付出生命,堕入轮回,甚至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之傻的女人?大医魔神有点想不通! 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他遇到过无数个人,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将相,只要能够长生,甚至能够多活几年,他们都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没想到秦楚楚这女人竟然矢口拒绝了他,对长生不死好像一点追求都没有一样! 难道是因为她是天命之人的缘故? 那另外一个他眼中的天命之人呢? 想至此,大医魔神对着宋慈航道:“那你呢?你愿意把你的鸿蒙紫气让给本座吗?” “本座可以对天发誓,只要你把鸿蒙紫气让给本座,本座必然会让你得享永生,亘古永存。” “只要本座在这天地之间,你就不死不灭!” 大医魔神对宋慈航也算是下了一番功夫,就连天道誓言都愿意发下,但我们却很清楚的知道,作为大恶世界的混沌魔神,大医魔神根本就不在乎天道誓言。 或许是因为反天道的影响,只要大医魔神不动用超过天阶九品的力量,我们这个世界的天道规则,对大医魔神并不限制。 所以那怕是大医魔神违背了他发下的天道誓言,天道也不会降下天罚雷劫,对他进行惩罚。 宋慈航自然是知道这一点,但他却并没有当面揭破。 只见宋慈航还是保持着平时的那副表情,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对着大医魔神道:“有两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第一,我不是天命之人,所以我没有鸿蒙紫气可以给你。” “第二,我连自己是谁,从何而来都没有弄清楚,所以对我而言,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听到宋慈航这话,看着笑眯眯的宋慈航,大医魔神只想说,有一句MMMP不知当不当讲? 要么是傻到了极致,愿意付出生命代价,把鸿蒙紫气让给别人的女人。 要么是实力深不可测,却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还说什么生有何欢,死有何惧的装逼犯! 这特么的,他遇到的这是一帮什么人啊? 在秦楚楚和宋慈航的身上接连碰壁之后,大医魔神就打算在别人身上找一点存在感。 于是大医魔神对着武顺道:“你呢?你是天命之人吗?如果是的话,你愿意把鸿蒙紫气让给我,让本座赐你一场天大的造化,得享永生,亘古永存吗?” 武顺这货闻言和大医魔神相顾而视,表情木然的摇了摇头,看上去好像生无可恋的一样,对着大医魔神道:“我不想活,我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