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机缘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机缘

远古洪荒之时,妖族皇者东皇太一,号称是圣人之下最巅峰的存在,甚至就算是混元大罗的圣人,只要东皇太一催动了东皇钟,就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东皇太一。 东皇钟可攻可守,内有大千世界,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时空之力,为顶级先天至宝。 就算是元始天尊的盘古幡,道德天尊的太极图,还有灵宝天尊的诛仙四剑,相对于东皇太一的东皇钟来说都要差了一点。 但在巫妖大战的终极决战之中,妖族皇者东皇太一虽然有东皇钟在手,但当巫族的十二祖巫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阵,十二祖巫之中攻击力最强的玄冥祖巫催动了她的终极杀招庚金之剑后,东皇钟的防御竟然被锐利无双,势不可挡的庚金之剑所破。 当然,玄冥祖巫虽然破了东皇钟的防御,杀死了东皇太一,但她自己同样没有抵挡住东皇钟所发动的攻击,被东皇钟的时空之力所伤,瞬间就粉身碎骨。 也正是因为和东皇太一同归于尽,玄冥祖巫才会轮回转世,成为秦家的天命之女秦楚楚。 不过玄冥祖巫虽然身死,但玄冥祖巫的庚金之剑,却成了一个不败的传说! 连圣人之下的最巅峰存在都能够屠掉,他这个上等魔神又能算什么? 就算此刻的十二金人无法和十二祖巫相提并论,但他的法力受到天道意志的压制,他的实力和法宝更是无法和妖族皇者东皇太一相提并论! 生死玄门虽然储存了好几个纪元的生命能量,但生死玄门和东皇太一的东皇钟能够比吗? 这死把庚金之剑一旦劈下来之时,生死玄门之中的生命能量,那能及时补充? 更何况还有蛋蛋这小家伙在趁火打劫,不知道又要被它给吸走多少生命能量?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大医魔神无限惶恐,自从诞生于混沌宇宙,他已经不知道存在了有多少年月,但此刻面对着庚金之剑时,大医魔神却有一种深深的绝望。 看着秦楚楚那冰冷的眼神,大医魔神很清楚的知道,他的末日恐怕很快就要降临了! “玄冥祖巫,你本来就是天道不容的存在,就算是诛灭了我,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 “更何况本座乃是三千大道的化身,大医之道乃是生死之道,生死之道对世间的生灵来说都是无法逃脱的,假如你诛灭了本座,让三千大道之中少了大医之道,让这世间的生灵少了对生死的感悟,这份因果你能承担的起吗?” 大医魔神肯定不甘心就这样死在秦楚楚的庚金之剑下,所以和其他的几个魔神一样,在临死之前要挣扎一番。 恳求不行就哀求,哀求不行就恐吓,恐吓不行就只能像泼妇一样的骂街了。 此刻的大医魔神已经进入了恐吓状态。 但秦楚楚的心念是何等的坚决,她又怎么可能会受到大医魔神的影响? 只见秦楚楚面色冷漠的厉声喝道:“尔等混沌魔神,不过是吸收了一部分三千大道的道之本源而已,竟然不知羞耻的敢称自己为三千大道的化身,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 “在你看来,我要是杀了你会让三千大道之中少了大医之道,会承担天大的因果,但在我看来,我要是杀了你,反而会让三千大道回归本源,弥补天道的不全,让天道更加圆满。” “对天道而言,我所做的事情是有功于天道的,又怎么可能承受因果?” “大医老魔,你给我去死吧!” 随着秦楚楚的最后一个字从嘴中突出,那把金光夺目的庚金之剑就向着大医魔神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劈了下来。 因为是在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大医魔神被阵法所困,他想跑都没法跑,更何况庚金之剑还锁定了他,就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无论大医魔神往任何地方移动,躲避,他却始终都无法躲开那那四把庚金之剑。 最终的结果,是大医魔神无法躲开,被四把庚金之剑劈了下来,直接把他劈成了四块。 不过大医魔神的生死玄门果然厉害,在庚金之剑把大医魔神的混沌魔躯劈成了四块之后,从生死玄门之中立刻涌出了大量的生命能量,竟然在一眨眼之间就弥补了大医魔神被庚金之剑所斩掉的生命能量,让大医魔神的四块身体,变成了四个独立的大医魔神。 不过此刻的大医魔神却一点都不敢嘚瑟,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秦楚楚能够斩下一剑,就能够斩下第二剑,在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和十二都天神煞阵合为一体的秦楚楚,她简直就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但他的生命能量却是有限的,而庚金之剑对生命能量的消耗,是他所万万承受不了的。 “玄冥祖巫,我们现在就此罢手如何?” “只要你肯放了我,我愿意对天发誓,为奴为婢,当牛做马,就算是你让我做一条你手下的狗,我都无怨无悔啊!” 四个大医魔神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的话,面带着无尽的惶恐之色。 对于大医魔神来说,此刻就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但秦楚楚却面不更色,连多余话都没有说一句,又一次催动了庚金之剑。 在下一刻,只见天地之间有更多的庚金之力汇聚了过来,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闪烁起了万道金光,这些金光凝聚到了一起,凝聚出了一把又一把的庚金之剑。 被这些庚金之剑一次又一次的穿过身体,或者劈成两半,那怕是生死玄门之内有再多的生命能量,也无法弥补大医魔神的损耗。 而且蛋蛋这小家伙在吸收了大量的生命能量之后,它的身体变的越来越大,从之前的八九米高,长到了现在的十五六米高,随着它的身体变高变大,它每一次吞吐之间,所能吸收的生命能量越来越多。 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医魔神的下场就可想而知。 “玄冥祖巫,就算你诛灭了我,但你的下场却也好不到那里去!” “诛灭了我们混沌魔神,让天地之间再无大道,我诅咒你为天道所不容,最终会死在你最爱的人手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和其他的几个混沌魔神一样,大医魔神也要经历泼妇骂街这一状态,但让我感到很郁闷的是,这几个混沌魔神临死之前发下的诅咒怎么都差不多呢? 这特么的是巧合呢?还是他们在临死之前都感应到了什么? 他们都诅咒秦楚楚会死在心爱的人手下,难不成秦楚楚真的要死在我的手下吗? 秦楚楚的心爱之人,除了我之外,还能有谁? 但我有什么理由会杀了秦楚楚呢? 可是我的意识之中,又经常会出现那个画面,这是否代表着什么呢?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就很是心虚,不敢继续往下想,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那是幻象,是虚妄的,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秦楚楚虽然心念坚定,但大医魔神的话却还是让她感到很是不爽。 “大医老魔,你给我去死吧!” 怒喝了一声之后,万道金光闪现,上万把庚金之剑在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中铺天盖地的碾压而过,那怕是生死玄门中的生命能量如同海潮一般汹涌澎湃而至,却仍然无法补充大医魔神损耗的生命能量。 转瞬之间,大医魔神被庚金之剑斩成了成千上万截,还没等生命能量及时补充,秦楚楚就催动了炼妖壶。 炼化了四名上等混沌魔神,三名下等混沌魔神,炼妖壶吸收了不少的混沌本源之力,已经恢复了些许威能。 所以此刻当秦楚楚催动了炼妖壶之时,炼妖壶所发出的吸力比之前要强大了不少。 大医魔神的混沌魔躯被斩成了成千上万截,被炼妖壶所发出的吸力一吸,就如同鲸鱼吸水一样,被炼妖壶给吸入了其中。 一旦被炼妖壶吸入,大医魔神的混沌魔躯很快就会被炼化为混沌本源之力。 “玄冥祖巫,我要诅咒你,我要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要诅咒你最终会死在他的手下!” “你们两个都是身具鸿蒙紫气的天命之人,而天命之人的最终下场,必然是互相残杀而死!” “龙汉大劫之中鲲鹏祖师为什么会死,你以为他是死在了弑神罗睺的手下吗?” 既然已经要被秦楚楚所灭,被炼妖壶所炼化了,大医魔神索性就来了一个破罐子破摔。 在诅咒着秦楚楚的同时,大医魔神还在挑拨着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 但大医魔神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众所周知,在龙汉大劫的终极决战之中,鲲鹏祖师死在了弑神罗睺的手下,可是大医魔神他这样说,难道事实并非如此? 如果鲲鹏祖师不是死在了弑神罗睺的手下,这在当时的天地之间,还有谁能够杀死他? 要知道,鲲鹏祖师可是创始元灵的四大弟子之一,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中排名前五的人物,除了弑神罗睺这种级别的存在之外,还有谁能够杀死他? 如果一定要有的话,能够杀死鲲鹏祖师的,只有创始元灵的另外三个弟子。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创始元灵收下他们四个,让他们四个肩负起了拯救世界的责任,他们四个是没有理由会互相残杀的! 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秦楚楚却对大医魔神丝毫不客气,她好像不想让大医魔神再继续胡说八道一样。 “大医老魔,死到临头了你还在这里给我胡说八道!” “不管我的下场是怎样?你是永远都看不到了!” 随着秦楚楚的话音一落,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内风起云涌,金光耀眼,无数把庚金之剑对大医魔神的残缺魔躯又是一阵绞杀。 如此一来,生死玄门之中的生命能量就算是再多,也无法补充大医魔神的损耗。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内恢复了清明,大医魔神的混沌魔躯已经全部都被炼妖壶所吸收。 蛋蛋这小家伙吸收了大量的生命能量,就好像它小时候吃饱了一样,身体往后一仰四脚朝天的倒了下去,进入了休眠状态。 这一次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蛋蛋才能够醒过来? 但我却相信,当蛋蛋醒过来之时,它绝对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了。 那个时候的蛋蛋,不知道会强大到什么样的程度? 因为被大医魔神消耗了大量的生命能量,再加上被蛋蛋吸收了不少,所以生死玄门这件上品先天灵宝,在此刻却像一个普通的铁门一样,完全失去了光芒。 或许是因为大医魔神被诛灭和炼化的缘故,生死玄门成了一件无主之物,它才会黯淡无光,变的如此普通。 但生死玄门既然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在原主人死了之后就会回归天地之间,这会儿的生死玄门并没有回归天地之间,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难不成我们在场的人之中,某个人和生死玄门有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