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生死玄门生死镜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生死玄门生死镜

郑海冰的前世乃是殷商皇子殷洪,当初广成子大仙从法场救了他和小兰陵的前世殷郊,广成子大仙收了小兰陵的前世殷郊为徒,把殷洪送去了太华山云霄洞,让昆仑十二金仙中的赤精子大仙收了他为徒。 到后来殷洪跟随着赤精子大仙学的一身法术,年级轻轻的就达到了上品金仙的境界。 在这个时候,周武王伐纣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赤精子大仙就派殷洪下山,想让他去帮助周武王攻打殷商,为他母亲报仇,一旦了结了他和轩辕三妖之间的仇怨,还有他生身之父殷纣王和他之间的因果,他就可以勘破大罗,晋级大罗之境,成为真正的仙人。 赤精子大仙和殷洪师徒情深,对于殷洪,他简直就向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 为了让殷洪在帮助武王伐纣之时能够建功立业,赤精子大仙把自己身上所有最厉害的法宝,全部都赐给了殷洪。 比如,元始天尊亲自炼制,赐给他的八卦紫绶仙衣,还有水火峰,阴阳镜等等。 在赤精子大仙的所有法宝之中,要说最厉害的,那就莫过于声明赫赫的阴阳镜了。 据说赤精子大仙对阴阳之道生死之道颇有感悟,所以他的法宝阴阳镜,一面主生,一面住死,用红色的镜面对人一照,当红光照到之后,被照到之人就会在顷刻之间,灵魂透体而出,被吸入到阴阳镜之内。 人一旦没了灵魂,自然就成了一个死人。 但赤精子大仙凭着他对生死阴阳之道的感悟,所炼制的法宝阴阳镜,却能够把活人变成死人,让死人复活过来。 在生死和阴阳之间,相互转化。 被阴阳镜的红色一面照到的人,要想复活过来,只需要用阴阳镜的白色一面照一下即可。 仅仅从阴阳镜这件法宝,就能够看出赤精子大仙对生死之道,阴阳之道的感悟之深。 但郑海冰的前世殷洪被申公豹这个大忽悠所忽悠,竟然凭借着阴阳镜阻挡武王伐纣,对他师尊赤精子大大的不敬,做出了违背正义,忤逆天道的事情。 正是因为赤精子大仙的阴阳镜太过于霸道,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对手持着阴阳镜的殷洪都无可奈何。 最终为了除掉殷洪,就只能向三清天尊求援,让太上道祖赐下了先天至宝太极图,利用太极图的威能,才打败了殷洪,让郑海冰的前世化为飞灰,应了自己所发下的天道誓言。 不过赤精子大仙和殷洪师徒情深,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从殷洪的三魂之中分出了一份,让这份微弱的阴魂不断地投胎转世,经过了几千年的滋养之后,才成为了这一世的郑海冰。 作为赤精子大仙的徒弟,对生死阴阳之道本身就理解的比较深刻,在经历了两世为人之后,郑海冰对生死阴阳之道的感悟就更上了一层楼。 此刻的郑海冰,在看着生死玄门之时,他的内心深处已经忍耐不住的有一些想尝试一下让生死玄门认他为主的冲动,但作为我的徒弟,郑海冰却不敢逾越。 从辈分上来说,武顺是我的兄弟,他可以不用去在乎我的感受,甚至在场的其他人,都可以抢在我之前去尝试着让生死玄门认主,但唯独郑海冰不行。 当然,除了我之外,对于其他人来说,郑海冰是一个辈分的,他不用去在乎太多。 我们之间的关系历来如此,我和郑海冰虽然是师徒,但我们两个之间的辈分,却并不影响到郑海冰和其他人。 虽然郑海冰管武顺叫师叔,但从内心深处来讲,武顺从来都没有把郑海冰当成晚辈看待过,对于武顺来说,郑海冰和我一样,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 而此刻,见郑海冰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对生死玄门好像很感兴趣,我自然是不会阻止他。 “先天灵宝要看缘分的,如果没有缘分,就算是圣人都无法得到。” “这生死玄门虽然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上品先天灵宝,但恐怕与我无缘。” “如果你觉的和你有缘的话,你大可一试!” “既然这生死玄门没有回归天地之间,那说明在我们这帮人之中,肯定有一个人和生死玄门有缘,就从你开始,一个一个的来吧!” “顺子已经试过了,他看来是没什么戏!” 秦楚楚这会儿还在炼化着大医魔神,小兰陵正在劝着武顺,看了一眼黑不溜秋,黯淡无光的生死玄门之后,我对着郑海冰道。 听到我这话,郑海冰大喜过望,在我面前他不敢逾越,但对于天机门的其他人,他可一点都不用客气。 更何况生死玄门这种先天灵宝,要想得到凭的是机缘,要是没有机缘,谁先谁后的关系不大。 “既然师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让我来试一下,看看我是否和这个生死玄门有缘?” 说话之间,郑海冰已经走到了生死玄门之前,伸出右手咬破了中指,把他的中指血往生死玄门的门框上一滴一滴的滴了下去。 果不其然,和我猜测的一般无二,郑海冰还真有可能是生死玄门的有缘之人。 就在郑海冰的中指血滴了几滴在生死玄门的门框上之后,之前还黯淡无光的生死玄门,突然闪烁出了光芒,原本跌落在了尘埃,横着的生死玄门,变的竖了起来,就如同一道门一样。 这道门的黑色门框闪烁着黑光,门内却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不过门内虽然闪烁着白色光芒,却并没有生命能量涌现而出,郑海冰虽然激活了生死玄门,但他好像还没有让生死玄门认主。 目前而言,只能证明他和生死玄门有缘,他却并不能得到生死玄门的认可。 这或许是因为郑海冰对生死之道,阴阳之道的理解还不够,感悟还不深的缘故,才无法让生死玄门的器灵认可他。 “师父,怎么办?我要是不能让生死玄门认主的话,它就会回归天地之间的!” 在滴了中指血激活了生死玄门之后,郑海冰和生死玄门之间已经有了感应,虽然无法让生死玄门认他为主,但郑海冰却能够感应到生死玄门的器灵给他传递过来的信息。 按照生死玄门的器灵传递给郑海冰的信息,如果他不能在一定的时间之内得到生死玄门的认可,不能让生死玄门认他为主的话,那生死玄门就会回归天地,等待和寻找下一个主人。 但郑海冰心谎则乱,他根本就不知道怎样才能让生死玄门认他为主?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着郑海冰那一脸焦急的样子,我突然之间想到了赤精子大仙给郑海冰留下了的生死镜这件阴阳镜的仿制品。 生死镜和阴阳镜是同样的法宝,只不过因为炼制手段不同,材料不同,所以生死镜的威能远远不如赤精子大仙的阴阳镜。 但生死镜和阴阳镜这两件法宝的原理,却都是生死阴阳之道,而生死玄门这件上品先天灵宝,同样也是以生死阴阳之道为基础,孕育而成的。 既然同根同源,都是生死阴阳之道,那郑海冰想要得到生死玄门的认可,还有什么比赤精子大仙赐给他的生死镜更为合适呢? 想至此,我对着郑海冰道:“海冰,把你的生死镜投入到生死玄门的里面去!” 郑海冰的生死镜是他前世的师尊赤精子大仙留给他的,对郑海冰来说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所以此刻在听到我这话之时,郑海冰神情一愣。 但就在和我相顾对视了一眼,看到我眼神里面的坚决和坚定之色后,郑海冰咬了咬牙,从他的纳戒之中取出了生死镜,直接丢进了生死玄门之内。 虽然赤精子大仙对郑海冰来说是很重要的人物,但郑海冰对我的信任却超乎寻常。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郑海冰根本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因为如果他再浪费时间去考虑得失,去判断我做出的决定是对是错的话,那生死玄门就很有可能会回归天地之间。 一旦错过了这场机缘,对他来说将是一个天大的损失。 上品先天灵宝,就算是混元大罗的圣人都会心动,他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错过? 就这样,随着郑海冰把他的生死镜投进了生死玄门之内以后,从生死玄门之内竟然闪烁出了一道无比耀眼夺目的光芒,照射在了郑海冰的身上。 很显然,同根同源,同为生死之道所炼制的生死镜,一下子就让生死玄门得到了认可,让生死玄门接受了郑海冰做他的主人。 所以此刻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生死玄门之中投射出来的这道耀眼无比的光芒蕴含着大量的生命能量,郑海冰在吸收了这些生命能量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实力等级,全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终于,等到生死玄门内的光芒变的黯淡了下来之后,郑海冰停止了吸收。 然而此时此刻的郑海冰,他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天阶九品巅峰,距离突破到大罗,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其实这是郑海冰自己终止了继续吸收生命能量的缘故,郑海冰他舍不得茜茜,舍不得我们这些兄弟伙伴,因为如果他继续吸收下去,就很有可能会突破到大罗境界,那他就会为天道规则所不容,直接飞升到红尘之外,天外天上去! 但那些生命能量不为郑海冰所吸收,就散溢到了天地之间,使的我们大战过一场的这个地方,森林树木,茂盛无比,各种动物层出不穷,过了几年之后,竟然发展成了一个世界闻名的旅游圣地。 当然,这是后话不提,在停止了吸收生命能量,实力级别提升到了天阶九品巅峰之后,郑海冰已经让生死玄门认主,随着他的心念一动,像一个门一样的生死玄门,竟然变成了生死镜的样子,飞到了郑海冰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生死镜,郑海冰不胜感慨。 现在的生死镜可绝非以前的生死镜能够相提并论,就算是他前世的师尊赤精子大仙的阴阳镜,都无法和他的生死镜相比。 阴阳镜只能算是一件后天法宝,但他手中的生死镜,却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 不过生死玄门在郑海冰心中的地位远远无法和生死镜相比,所以郑海冰才把生死玄门变成了生死镜的样子。 而就在郑海冰看着他手中的生死镜之时,武顺这家伙走到了郑海冰的身边。 “海冰,你这生死镜,是不是生死玄门变的?” “如果是的话,那你这生死镜能不能把瑶瑶从鬼变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