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慈航普度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慈航普度 上

对于火鲁族长和这些土著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好人坏人的概念,在他们看来,杀死我们这些外来者,吃了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和杀死丛林里面的野兽并没有任何区别。 在他们的眼中,我们这些外来者并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人类,只不过是能让他们充饥的美味。 尤其是当试探了我们一番,发现我们这帮人连人肉都不敢吃,鲜血都不敢喝之时,火鲁酋长以他的思维模式做出了一个判断,他认为我们这帮人既然有畏惧之心,那肯定不会太强大。 就算是和他手下的土著所说的一样,连子弹都打不穿我的身体,但我能够挡住一枪,却未必能够挡住三枪五枪,乃至许多枪。 他手下的几十个土著,有一大半的手中有枪,这些枪之中有好几把枪是可以连发的冲锋枪,我们这帮人再强大,也是血肉之躯,又岂能挡的住十几把现代武器同时开火? 就这样,在怒不可遏之下,火鲁酋长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火鲁族长手下的土著们本来就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在他们的眼中我们这帮黄皮肤黑眼睛的东方人要是烤了吃的话,味道肯定比他们经常吃的金发碧眼,白色肌肤的西方人要好吃。 所以当火鲁酋长下达了命令之后,那帮土著就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手中枪械的扳机。 没有枪械的,就用弓箭,连弓箭都没有的,就拿起了长刀,长剑,短刀短剑,匕首利刃等等。 “哒哒哒......” 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无数颗子弹对着我们一帮人疾射而来。 在这帮土著看来,我们一帮人的下场,肯定是鲜血四溅,中弹身亡。 运气好一点的,可能还能留下一口气来。 但让这帮土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扣动了扳机的那一刻,苏天把他的混沌金殿祭了起来。 在混沌金殿立于苏天的头顶,闪烁出了无数道紫色光芒之后,在我们一帮人的周围,就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罩子。 只要在这个罩子的范围之内,任何攻击对我们都无效。 别说是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的子弹了,就算是坦克,大炮,火箭炮,榴弹炮,对我们都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这还是曾梦倩和闻人倾城没有把他们两个的防御性先天灵宝祭出来的结果,如果闻人倾城和曾梦倩把他们两个的素色云界旗和混沌塔祭了出来,我估计就算是核子武器在我们的头顶上爆炸,对我们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此刻,当一帮土著倾泻完了枪里的所有子弹,我们一帮人却安然无恙,甚至连坐在树墩上的姿势都没有任何变化之时,这帮土著们全都傻了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是神灵吗?” 愣了片刻之后,这帮土著们之中有一个反应了过来,喃喃自语着的同时,直接匍匐在了地上,连看都不敢看我们一眼。 在这个土著带了节奏之后,又有好几个土著同样也匍匐在了地上,把我们当成了神一样的存在。 在这帮野蛮土著的意识之中,他们所杀不死的,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只能是神。 被几个土著带了节奏,部落里面的绝大多数土著们受到了影响,一个个匍匐在了地上,把我们当神一样的膜拜了起来。 但这个部落的酋长火鲁却还是有些不大甘心,从他的一个铁杆死党的手中夺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大刀,挥舞着大刀冲到了我的面前。 “不管你们有什么魔法,我就不相信,杀不了你!” 厉声大喝着的同时,火鲁酋长双手握刀,对着我的肩膀一刀就劈了下来。 在这些野蛮人的部落之中,只有实力才能够决定地位,火鲁酋长能够做部落首领,说明他的实力在整个部落之中是最厉害的一个。 如果按照实力等级来划分的话,火鲁酋长的实力,应该在地阶四品的样子。 但地阶四品的实力,对我们来说就如同蝼蚁一般,可对这些土著来说,火鲁酋长却是他们这个部落的第一高手。 部落的土著们可是亲眼见到过,强大的火鲁酋长一刀下去就把一头野猪砍成了两断,他的这一刀砍在了我的肩膀上,会不会把我砍成两半呢? 当然,我的功德金身肯定能够挡住火鲁酋长的这一刀,甚至可以说火鲁酋长的这一刀在我的身上连痕迹都不会留下来,但作为一个强者,作为天机门的门主,我又岂能让一个蝼蚁在我的面前动手动脚的。 要是被火鲁酋长的这一刀砍中了我的身体,那我也太丢人了一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没等火鲁酋长的这一刀砍下来,我的身体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动了起来。 火鲁酋长和他手下的一帮铁杆死党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我一个闪身就来到了火鲁酋长的身边,以快若闪电的速度,从他的手中夺走了那把大刀。 等到火鲁酋长和他手下的铁杆死党们反应了过来之时,我已经单手握刀,把刀锋顶在了火鲁酋长的咽喉部位。 “饶命,强大的外来者,饶命啊!” “有话好说,无论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你想要象牙,还是钻石,或者黄金,甚至我们部落的女人,只要你不杀了我,我都可以答应你们!” 在这个时候,火鲁酋长才算是真正感受到了我的强大,他的自信他的骄傲,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实力,全都被我踩在了脚下。 不过这个火鲁酋长也是搞笑,要说象牙黄金钻石什么的,或许还有一点价值,但土著部落的女人,一个个像黑猩猩一样,我就不敢恭维了。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我没有理会火鲁酋长,而是向着宋慈航看了过去。 火鲁酋长能够给到的好处,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让我放过火鲁酋长,放过这个泯灭人性的部落,我却很难做到。 在我看来,这个野蛮部落的人,全都罪不可恕,死有余辜! 于是我问着宋慈航道:“慈航,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杀人,人要杀我。” “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何不以杀止杀,以暴制暴?” 也不知道是受了这些野蛮人的影响还是怎么回事?此刻的我竟然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杀念,想把这些泯灭人性的土著们全部都杀掉。 所以表面上我在问着宋慈航,但我给宋慈航已经给出了选择。 只要宋慈航不提出反对意见,那我们就很有可能会把这个部落的土著全部都灭掉。 无论是小兰陵还是武顺,郑海冰和苏天他们,几乎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对于这些人性泯灭的土著,我们没有任何必要手下留情。 但宋慈航的表现却让我很是吃惊,只见他面带悲苦之色,目光先从那些匍匐在地上的土著们看去,最后才落到了火鲁酋长的身上。 “唉!”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生而为人,真是一件受尽苦难的事情!” 长叹了一声之后,宋慈航用悲天悯人的语气说道。 接下来宋慈航把目光投向了我,和我相顾对视着道:“姜一,我知道你想杀光了他们,因为他们的人性都已经泯灭。” “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和女人,是不是很无辜呢?” “如果你连未成年的孩子和女人都不想放过,那你和这些野蛮愚昧的土著有什么区别呢?” 被宋慈航这样一说,我觉的他说的也对,女人和孩子在那里都是弱势群体,他们是不应该受牵连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