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养尸地 - 天命神相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养尸地

毁人阴宅是大损阴德的事情,我绝不容许这种事情在我的眼前发生。 更何况这坟墓里的女鬼连盗她墓的人都没有伤害,这说明她并不是害人的厉鬼,而是一个好鬼。 所以,我很明确的告诉秦秀秀他们,挖掉坟上的七棵柳树我没有意见,因为这样就等于破了七星锁魂的风水局,坟里的女鬼就有机会回归阴曹地府,重新转世轮回。 但如果他们要想填了这座坟。烧了坟里的尸骨,甚至灭了坟里的鬼,我绝不同意! 我所表达出来的这幅态度。让秦秀秀他们一帮人都感觉很诧异,原本他们以为我不过是说说罢了,我总不能因为一个鬼跟他们这帮人翻脸吧?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我的态度竟然这么坚决! 而且不仅仅是我,在我明确的表达出了我的态度之后,我这边的一帮人全都站到了我的身后。 为了一个坟地里的女鬼,看我们这帮人的架势竟然不惜和他们动手! 秦秀秀这女人一贯站在道义的至高点说话,她咄咄逼人的问着我,说是活人的命重要还是一个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女鬼重要? 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这是我们远古八族的责任和义务。 但我却放着活人的安危不去守护,却要给一个女鬼公道,做为天道门的成员,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远古八族的嫡系子弟,难道我就忘了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和义务吗?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秦秀秀的这番话,我确实很难反驳,但听到她所说的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这两句话时我却想到,我给坟里的女鬼一个公道,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否在维护天道的公正呢? 女娲氏把维护天道公正放在守护人族安危的前面,是否有她的用意呢? 想至此,我觉的我这样做并没有错! 所以,我很大声的告诉秦秀秀。我说守护活人的安危对我来说很重要,但给坟里的女鬼一个公道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秦秀秀闻言冷笑着质问我,说要是不能尽快的解决掉那个害人的凶手。要是再有人被吸干了鲜血而死谁来负这个责任? 万一要是那个害人的凶手把整个叶家村的人全都吸干了鲜血,我们这帮人能够承担的起这个责任吗? 被秦秀秀这样一说,我们这边的人也有点儿动摇了,尤其是秦楚楚和周贺在想起了发生在周贺大哥身上的事情之后,他们两个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当时的那个飞尸,他就把那个村子里所有的村民全部都杀了! 而我们这一次所遇到的,很有可能也是一个飞尸! 考虑到这一点,秦楚楚就很小声的对我说道:“姜一,我觉的我大姐说的也有点儿道理。” 秦楚楚的声音虽然很小,但秦秀秀这女人的耳朵却很灵,她立刻就调侃着秦楚楚道:“三妹,从小到大你这是第一次认同我说的话吧!我是不是要给你点个赞呢?” 秦楚楚闻言立马给她大姐一记白眼。但却并没有说什么! 而这时的我却一脸的纠结,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向秦秀秀妥协,还是坚持我自己的想法! 即便是被禁锢在坟墓里好几百年。即便是那些人盗走了她的陪葬品,但她还是没有把她的怨恨发泄在那些盗墓者的身上! 这足以证明坟墓的主人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鬼! 但为了引出那个杀人凶手,我们却要填了她的坟,烧了她的尸骨,打散她的阴魂,让她彻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如果我向秦秀秀妥协。那对于坟墓主人来说,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可如果我不向秦秀秀妥协,万一那个杀人凶手恼羞成怒之下在叶家村大开杀戒了怎么办? 虽然根据我给小兰陵父母算的卦和看的相,应该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但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呢? 万一他不在叶家村大开杀戒,他去了别的村子。比如王家村,李家村什么的大开杀戒怎么办? 正如秦秀秀所说,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我能承担的起这个责任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一次往我对面的山上看去,我需要让我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才能做出决定! 而就在这时,随着对面的那座山又一次进入了我的视线,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念头。 对面那座山就好像一张褶皱丛生的人脸,而且那张脸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在正中央的部位有一块深深的凹陷。 这不正是《神相天书》中所说的五大养尸地之一的“破面文曲”吗? “死牛肚穴狗脑壳穴木硬枪头破面文曲土不成土”这是《神相天书》中所说的五大养尸地。 人死之后要是葬在这五大养尸地,吸收了天地间的怨气和秽气,十年之内必成毛僵,百年之内必成黑僵,五百年之内。必成跳僵,千年之内,必成飞僵! 这会儿我已经完全能够肯定,在对面那座山上的养尸地里面,肯定也有一个墓穴,而害死赵有财他们的。就是对面山上墓穴里面的僵尸! 而且对面那座山正对着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这让我很大胆的做出了一个假设! 我认为对面山上墓穴里面的那个僵尸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位墓穴的主人绝对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而且我还认为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坟墓的风水局。就是对面山上墓穴里的僵尸在生前找人布下的! 所以,只要我们破了这个风水局,那个僵尸他肯定会来找我们算账的! 想到这里。我就和秦秀秀商量,我让她给我们这帮人一个晚上的时间,如果在一个晚上之内。我们解决不了那个杀死赵有财他们的凶手,那我们就退出这次的任务,不再和他们竞争。 换句话说只要过了今天晚上。就算是他们要填了这座坟,烧了坟里的尸骨,灭了坟里的鬼。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秦秀秀考虑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答应了我,不过在答应我的同时,她却刻意的强调,说除了邢小宝他们四个之外,今天晚上要是再有人遇害,那责任要我们来承担。 我点了点头,说这个没有问题。 这时姚远却自作聪明的说要是他们走了之后,我们按照秦秀秀的做法把真正的凶手给招来,那岂不是我们把他们给忽悠了? 姚远这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哥是那么没节操的人吗? 而就在我正打算义正言辞的说他一顿之时,秦秀秀却在我们这帮人的身上扫了一圈,竟然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们说以我们的实力要是把真正的凶手给招来了,那简直就是找死! 原来秦秀秀这女人,她压根儿就没有把我们这帮人放在眼里。 可能秦楚楚和周贺在她的眼里还有点儿份量,但对其他人的实力,她却并不认可。 就算我这个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在她的眼里也不过是算命和看相比较厉害而已。 接下来秦秀秀一帮人就带着邢小宝他们四个去了将军山脚下的一个镇子上,而我们这帮人却继续在原地等候。 等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严团长派来的士兵到了。 而等这些士兵到了之后,我立刻就让他们把那七棵柳树全部都从地里面给我挖出来。 二十个士兵加上我们这帮人,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才把七棵柳树从地里面挖了出来。 在让严团长派来的士兵把那七棵柳树拖到远处丢弃之后,我就让他们那里来的回那里去。 很快天色就黑了下来,我们架起了两团篝火,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干粮一边烤着一边吃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到我们吃饱,旺财和财旺这两只死狗就像疯了一样的狂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