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百病不生,千年不死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百病不生,千年不死

宋慈航用功德金莲祛除了别人体内的污秽,治好了别人的恶疾,只需要信仰于他,把他当成天地宇宙之内唯一的真神即可,但对于会所的老板布莱尔,宋慈航却提出了一个额外条件,这让布莱尔不由的心头一紧。 本来布莱尔已经打消了疑虑,他把宋慈航当成了一个无比神奇的人物,但此刻在听到宋慈航所说的这话之后,布莱尔立刻就有了一种他被算计了感觉。 看来他猜测的没错,宋慈航和我们这帮人的目标是为他而来,至于宋慈航用他的神奇手段治好了其他人,只是一种为了达到目的的方式而已。 不过关系到他的生命,就算是他被算计了,只要能够让他摆脱苦难,让他多活几十年,付出任何代价他都心甘情愿。 想至此,布莱尔做好了被宋慈航和我们痛宰一顿的准备,咬着牙,硬着头皮道:“尊贵的先生,在我的心目中你是唯一的真神,所以无论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不会拒绝的。” “只要你能救我一命,能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多活几十年。” 宋慈航自然是能够知道布莱尔的心里面在想着什么?所以看着布莱尔那一脸决绝的样子,宋慈航微微一笑道:“布莱尔,我的意思是,你愿不愿意做我座下的一名使者,来帮我做一些事情?”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仅会治好你身上的病,而且还会让你从此之后百病不生,千年不死,你可愿否?” 听到宋慈航这话,别说是布莱尔了,除了我们之外会客厅里的其他所有人,全部都愣在了那里。 百病不生,千年不死,这怎么可能? 人类历史上活的最长的一个人据说活了两百四十多岁,但这也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千年不死,那基本上就和长生不死没有区别了,对于信奉科学的现代人来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是违背了科学原理的。 但他们这些人之中有十几个得了无法治愈的绝症,却被宋慈航的神奇手段用了几分钟就给治好了,这更是违背了科学原理,更是不可思议。 对于宋慈航这个他们信仰的唯一真神来说,又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呢? 此刻的这些人,不仅口头上把宋慈航当成了唯一的真神,就连内心深处都已经潜移默化,认为宋慈航有无上之能,他说不定真的可以让布莱尔百病不生,千年不死。 有了这些念头,这些人不仅不怀疑宋慈航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他们对布莱尔简直羡慕的要死。 这些人是多么的期望,宋慈航能选他们做他的坐下使者,让他们也能够百病不生,千年不死呢? 而就在这些人露出了羡慕嫉妒之色,向布莱尔看去之时,布莱尔终于反应了过来。 不让他付出任何代价,仅仅替宋慈航办事,做他的座下使者,就可以百病不生,千年不死,这简直是一块巨大的馅饼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这让布莱尔欣喜若狂,简直比他人生之中赚到第一桶金之时还要更加兴奋和激动。 “伟大的神,您所说的是真的吗?” “只要我做您座下的使者,就可以百病不生,千年不死?” “如果你真的能够让我百病不生,千年不死,那我可以把我的所有一切全部奉献给你。” “我所有的资产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千万欧元,全部都可以奉献给您。” 说出这番话之时,布莱尔是真心诚意的,但宋慈航却笑着摇了摇头道:“金钱于我如浮云一般,我要你的金钱有何用?” “你只需要信仰于我,诚心诚意的为我做事,那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于你的。” “百病不生,千年不死,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传说之中才有的事情,但对于我而言,却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 “如若你能够一直信仰于我,追随于我,就连真正的长生不死都可期,仅仅千年不死,又能算什么?” 听到宋慈航这番话,布莱尔对宋慈航的崇敬和膜拜更胜一筹,直接匍匐在了地上。 “天地宇宙内唯一的真神,请您接受我的信仰,我布莱尔愿意做您座下的使者,能够为你做事,是布莱尔天大的福分。” 匍匐在地上的同时,布莱尔向宋慈航表达出了他的虔诚。 宋慈航自然是能够感受到布莱尔的心理,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十二品功德金莲就从宋慈航的手中向着布莱尔飞了过去。 不过在飞到布莱尔的身边之前,功德金莲先围绕着跟随布莱尔一起来的那名红衣女子的身体旋转了一圈,而随着功德金莲转了一圈之后,那名女子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释重负一般,浑身上下无比轻松。 “感谢神灵,感谢神灵帮我清除了污秽病毒!” “从今以后,我一定会信仰于您,您就是这世间唯一的真神!” 红衣女子在那里表达着她的感激,表达着她对宋慈航的信仰,这时功德金莲已经来到了布莱尔的身上。 功德金莲蕴含了无上功德,在宋慈航用意念力催动之后,一道璀璨无比的七彩光芒立刻就照射在了布莱尔的身上。 而在这道七彩光芒的照射之下,布莱尔只感到他身体之内的艾滋病毒瞬间就冰雪瓦解,他脆弱无比的身体在逐渐变的强壮。 过了大约五分钟时间,匍匐在地上的布莱尔从地上爬了起来,缓缓的抬起了他的头。 “吼!” 布莱尔大吼了一声,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之内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 他羸弱不堪,几近奔溃的身体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之内变的强大无比,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宋慈航赐予他的。 此刻的布莱尔,对宋慈航的感激和崇拜已经达到了顶峰,对宋慈航的信仰已经深入到了他的骨子里和灵魂深处。 “伟大的神灵,感谢您给我赐予的一切,从此之后,我就是您最忠诚的仆人。” 就在布莱尔又一次匍匐在了地上,向宋慈航表达起了他的虔诚之后,宋慈航轻轻的挥了挥手。 随后宋慈航道:“布莱尔,既然你做了我的使者,那这种藏污纳垢的事情以后你就不能再做了。” “我现在要求你把手下的这些人全部都遣散,让他们用正当的手段去自谋生计,你能做到吗?” 布莱尔连连的点着头道:“伟大的神灵,我肯定能够做到,他们无论是身体内和心灵上的污秽都已经被您所驱逐,我想就算是我让他们留下来继续做以前的职业,他们肯定也不会再做了。” 随着布莱尔的话音刚落,那些风尘女子和保安服务人员们全都七嘴八舌的表达起了自己的态度。 “伟大的神灵,感谢您挽救了我们,替我们驱除了心灵和身体上的污秽,让我们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肮脏。” “伟大的神灵,我可以向你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做任何一件肮脏的事情,只要信仰了您,我的心灵必然会纯净如水。” “伟大的神灵,能不能让我也做您座下的使者,为你做点事情,表达一下我对您的感激之意。” 这些人之中有好几个都耍着小聪明,想获得和布莱尔一样的待遇,成为宋慈航座下的使者,百病不生,千年不死,但宋慈航对这些人却并没有什么想法。 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宋慈航道:“只要你们能诚心诚意的信仰于我,把我当成唯一的真神,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们全都可以百病不生,千年不死。” 其实宋慈航只不过是给这些人画了一个饼而已,但这些人在把宋慈航当成了神的情况之下,无论宋慈航说的任何话,对这些人来说都是金口玉言。 说的简单直白一点,这些人就如同被宋慈航给洗了脑一样。 既然信仰宋慈航就有可能百病不生,千年不死,那他们对宋慈航的信仰,自然是深入到了灵魂深处,甚至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去。 而就在几句话搞定了这帮人之后,宋慈航挥了挥手,对着布莱尔道:“布莱尔,除了他们之外,那你这会所之中还有多少人?” “不如你把所有人全部都召来,让我帮他们驱除污秽,净化他们的心灵,让他们不再从事这个肮脏的行业。” 布莱尔自然是不会拒绝宋慈航,急忙带着几个服务人员把整个会所的所有人全部都召集到了一起。 当然,之前被宋慈航驱除了污秽的那些人就没有必要占着场地了,虽然这些人想继续看热闹,想再一次的近距离感受宋慈航这个神灵的手段,但布莱尔却打发了他们,让他们到一边等着。 整个会所的工作人员加上风尘女子总共有一百多人,除去之前的那些之外,被布莱尔后来召集到的,差不多有五六十个人的样子。 在宋慈航利用他的神奇手段进行了一番洗脑之后,这些人全部都信仰了他,把他当成了唯一真神。 接下来宋慈航就让布莱尔遣散了他手下的所有风尘女子,仅仅留了几个保安之类的,比如麦克这种,留在布莱尔的身边,帮他撑撑场面,办点事情什么的。 而就在弄好了这所有的一切之后,宋慈航给布莱尔交代了一件事情让他去办,而这件事情,是让布莱尔把整个阿姆斯特丹所有从事风月行业的老板一个一个的带到他的面前,让这些老板成为宋慈航的信徒。 此时此刻的布莱尔,对宋慈航的信仰已经达到了灵魂深处和骨子里,宋慈航交代他的事情,他自然是全力以赴的去办。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布莱尔带着他手下的几个保镖和保安之类的,借助他之前的人脉和关系,把整个阿姆斯特丹风月场所的老板一个一个的带到了宋慈航的面前。 这些风月场所的老板都是普通人而已,只要见识了宋慈航的神奇手段,被宋慈驱除了身体之内的污秽,他们一个个全都成了宋慈航的忠实信徒。 或许是因为被宋慈航驱除了心灵上的污秽的缘故,这些老板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万分后悔,他们不仅让宋慈航驱除了他们手下的那些风尘女子身上的污秽,而且还关闭了自己经营多年的风月场所,转行去做了其他的正经生意。 可以说在短短的十天左右的时间之内,整个阿姆斯特丹的风月场所,在宋慈航的影响之下,竟然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全部都关门大吉了。 甚至在整个欧洲,整个西方世界的风月场所,都受到了宋慈航的影响,有不少从事这个行业的老板,被宋慈航的信徒们带到了宋慈航的面前,被宋慈航给洗了脑,成了他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