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成功洗脑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成功洗脑

奥斯塔什金并不能做到像他的主人那样脚踏虚空,御空而行,所以他只能借助交通工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阿姆斯特丹。 用了四十来分钟的时间,从山谷之中来到了最近的一条公路上之后,拦住了一辆过路的轿车,直接给司机甩了厚厚的一叠欧元,让司机带他进城,去我们住的那间酒店。 这一叠欧元足足有好几千,对于这个司机来说相当于他一个月的收入,别说带奥斯塔什金进城了,就算是带他去欧洲的任何一个地方,司机都没有意见。 就这样,在奥斯塔什金的一路猛催之下,司机把速度开到了最快,用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就来到了我们住的酒店。 不过在下车之后,奥斯塔什金站在酒店门口寻思了一会儿,心想着如果我们不跟随他去那个山谷,把他抓了起来,甚至直接把他给灭了该如何是好呢? 之前那七名杀手全都人间蒸发了一样,是不是被我们给灭了呢? 他的实力虽然不弱,但他却没有任何自信能灭掉那七名杀手。 只要是人都会怕死,奥斯塔什金虽然是杀手头子,但这些年来他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险,对生死反而不如那些杀手看的开。 不过在寻思了片刻,奥斯塔什金想到了他的主人,想到了他那所向披靡,横推无敌的力量之后,奥斯塔什金还是下定了决心。 就算是有再大的风险,他的主人所下达的命令,他必须去完成。 在这个世界上,奥斯塔什金还没有见过比他的主人更加强大的人物,如果他因为胆怯而违背了他主人所下达的命令,奥斯塔什金简直无法想象,他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一念至此,奥斯塔什金走进了酒店。 虽然奥斯塔什金不是酒店的客人,但他的身上却有一股让普通人感到畏惧的气势,所以当奥斯塔什金走进酒店大堂,无论是门童还是保安,都不敢阻拦于他。 直到奥斯塔什金直接走进了电梯,电梯开始上行之后,门童和保安们才反应了过来。 “刚才这个人是什么人?” “他去的楼层是姜先生他们住的那一层,他会不会是姜先生他们的朋友呢?” “看他的面色不善,他会不会找姜先生他们的麻烦呢?” 因为我每次出手都比较大方,这些门童和保安全都把我当成了财神爷,此刻见奥斯塔什金来了我们所在的楼层,这帮保安和门童们就有点儿不大放心的议论了起来。 不过最终考虑到奥斯塔什金只有一个人,我们却有一大帮人,按道理来说奥斯塔什金是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的,所以那帮门童和保安就没有上来。 且说奥斯塔什金,他对宋慈航所在的房间位置早已经了解清楚了,所以一出电梯他就往宋慈航的房间而来。 而宋慈航好像早已经知道了他会来的一样,敞开着房间的门,坐在里面静等着他。 奥斯塔什金径直走进了房间,当看到宋慈航带着一脸淡淡的微笑看着他之时,竟然忍不住的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此刻的奥斯塔什金,如果他懂巴蜀方言的话,他肯定会说,你笑什么?笑你mmmp! “你来了?” 就在奥斯塔什金有些紧张和不知所措的看着宋慈航之时,宋慈航突然变的宝相庄严,对着奥斯塔什金来了一句,就好像给一个老朋友打招呼的一样。 此刻的宋慈航一脸的慈悲之色,身上隐隐约约的泛着一层金色光芒,看上去很是神奇,这让奥斯塔什金对宋慈航更加忌惮无比。 除了他的那位主人之外,从来都没有人给过他这种感觉。 这说明宋慈航绝非普通人物,他很有可能和他的主人是同一个级别,或者说,和他的主人差不多的人物。 “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有些惴惴不安的站在了宋慈航的面前,奥斯塔什金对着他道。 以宋慈航的手段,只要奥斯塔什金在他的面前,他就可以知道奥斯塔什金的任何想法,甚至连奥斯塔什金大脑之中的记忆,都被宋慈航给了解的一清二楚。 所以宋慈航微微一笑,对着奥斯塔什金道:“你是奥斯塔什金,死亡之吻明面上的负责人,你到这里来的目的,是奉了你的主人之命,想带我去见他,是吗?” 听到宋慈航这话,奥斯塔什金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宋慈航的神奇,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从未谋面,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在这个世界上,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的名字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你为什么知道?” “还有,主人叫我带你去见他,除了我们两个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在震惊之余,奥斯塔什金把他心头的疑问全部都问了出来,但宋慈航却并没有打算给奥斯塔什金做出解释。 只见宋慈航微微一笑,对着奥斯塔什金道:“我不仅知道你这一世的所有情况,就连你的下一世,下下世,将来的生生世世,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我知道你肯定不信,但我可以让你亲自感受一番。” 言罢,宋慈航又是老办法,用他的右手中指对着奥斯塔什金轻轻一弹。 而就在这弹指一挥间,一道充满了怨气,恨气,各种各样负面情绪的黑色气体,被宋慈航弹入了奥斯塔什金的身体之内。 随着这道黑气没入了他的体内,奥斯塔什金的意识就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和宇宙空间一样。 在这个世界之中,奥斯塔什金并不是杀手组织的负责人,也不是实力超群,视人名如草芥的高手,相反他却是一个羸弱无比,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 任何一个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的,讲究的是丛林法则,所以在这个世界之中,奥斯塔什金受尽了欺凌,受尽了折磨,他的尊严被无数人践踏,他的身体被无数人摧残。 直到最后,奥斯塔什金实在是无法承受,他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让奥斯塔什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每一次他自杀之后,很快就会苏醒过来,但他苏醒过来之后又会换了一个新的身份。 不过每一次他所换的身份不同,命运却是极其的相似,都是被人欺凌,受尽了折磨的主儿。 连续换了好几个身份,奥斯塔什金快要崩溃了,在这时宋慈航又对着他弹出了一道七彩光芒。 这道七彩光芒加身,奥斯塔什金立刻就变的清醒了过来。 当睁开眼睛看到宋慈航之时,奥斯塔什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他之前意识之中所出现的一切,都是宋慈航的手段。 他宁可死一百次,也不愿意再进入刚才的那种状态。 那种状态之下的痛苦,是他万万不能承受的。 “求求您放过我,千万不要再让我像之前那样了!” 说话之间,奥斯塔什金跪在了宋慈航的面前,对着宋慈航哀求了起来。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奥斯塔什金,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把宋慈航带到他主人面前的想法,他只求不要再让之前的状况发生。 而宋慈航在这时却面色肃穆而又凝重的对着奥斯塔什金道:“之前出现在你意识之中的场景,是你的来世必须经历的。”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这一世种下了什么因,在你的来世就会偿还什么果。” “这一世,因为你的原因让无数人惨遭横死,所以你欠下了因果无数,这就注定了你的生生世世要承受无穷无尽的苦难,去偿还你这一世所欠下的因果。” 看着宋慈航面色肃穆庄严宝相的样子,奥斯塔什金丝毫不觉的宋慈航这是在忽悠他或者吓唬他,他认为宋慈航所言非虚,说的肯定是真的。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之前他在意识之中的那些经历,给他的印象太过于深刻,完全就好像他亲身经历的一样。 在这种情况之下,奥斯塔什金就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宋慈航给潜移默化的洗了脑,把宋慈航当成了他唯一的救星。 “你能让我感受来世,你肯定能够帮我是不是?” “求求你,帮帮我,让我的来世不要受苦,我不要活成那个样子!” “那怕是让我没有来世,我也不想做一个受人欺凌的弱者!” 奥斯塔什金恳求起了宋慈航,而对于他的这种反应,并没有出乎宋慈航的意料之外。 “想让我帮你不难,你只需要信仰于我,把我当成这大千宇宙之中唯一的真神即可。” “当然,你肯定要放下屠刀,不再去做一件伤天害理,杀人夺命的事情。” 就在宋慈航看上去高深莫测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奥斯塔什金略微一迟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虽然信仰宋慈航就意味着要背叛他的那位主人,但他意识之中所出现的恶场景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让他根本就无法接受。 如果信仰宋慈航能改变他后世的命运,就算是让他背叛他的主人,又能有何妨? 更何况他之所以会造下无边杀孽,害死了那么多人,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那位主人。 如果不是当初他找上了他,传授了他一些杀人技巧,帮他提升了实力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幸福快乐但却平凡的度过一生。 其实仔细想想,做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普通人所能享受到的快乐,是他们这些人永远都无法享受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一旦踏上了这条路,就注定了无法回头。 现在宋慈航给了他这个机会,那怕千难万险,他也不会放弃。 “伟大的神灵,奥斯塔什金愿意信仰您,把您当成这大千宇宙唯一的真神。” “从此之后,我将永远都不会再做伤害他人的事情,我会去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人的日子,平凡而又快乐的度过一生。” 奥斯塔什金满脸虔诚的宣布信仰了宋慈航,让宋慈航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宋慈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云淡风轻的对着奥斯塔什金道:“奥斯塔什金,走吧,带我们去见识见识你的那位主人。” 奥斯塔什金本来是跪在地上的,此刻见宋慈航站了起来,他急忙也站了起来。 不过奥斯塔什金对他的那位主人的强大却仍然是心有余悸,对着宋慈航微微一躬身道:“伟大的神灵,我的那位主人他不是凡人,他的强大,可能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他让我带你去见他,肯定有对付你的手段。” 奥斯塔什金的意思是想劝住宋慈航,但宋慈航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 “奥斯塔什金,你要记住,本座乃是大千宇宙之中的唯一真神,你的那位主人无论有任何手段,都奈何不了我的。” 说话之间,宋慈航在转眼之间就走出了门外。 “姜一,我们一起去吧。” 其实从奥斯塔什金进入宋慈航的房间,我们就全都关注到了他,此刻听到宋慈航所言,我们一帮人全都从各自的房间走了出来。 奥斯塔什金说他的主人不是凡人,想来应该是混沌魔神无异,那他会是那个魔神呢? 是大力魔神,还是大秽魔神?抑或大幻魔神? 无论是那个魔神,他准备了什么手段来对付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