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脱离掌控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脱离掌控

大秽魔神的混元金斗确实厉害,就算是先天至宝,也抵挡不住混元金斗之中的污秽之力。 当然,这肯定要看先天至宝在谁的手中,如果在元始天尊这种混元大罗的圣人手中,那肯定是另外一种说法了。 对于圣人而言,大秽魔神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别说拿着先天至宝,就算是拿着一根稻草,飞花落叶之类的,也能够挡住大秽魔神的混元金斗。 圣人的法力是无穷无尽的,一日不成圣,始终都是蝼蚁。 我们这些人和圣人之间的差距有无穷大,所以即便是先天至宝在我们的手中,却并不能发挥出先天至宝的真正威能。 也正是因为这个因原,大秽魔神才有十足的信心,认为他的混元金斗所发出的污秽之力,我们无人能挡。 那怕是闻人倾城的混沌塔,照样也挡不住他的污秽之力,而且一旦被污秽之力所侵蚀,闻人倾城的混沌塔就会成为一件废品。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大秽魔神催动了混元金斗之时,无论是闻人倾城还是曾梦倩和苏天,全都变的脸色凝重,生怕他们的先天灵宝被污秽所侵蚀。 但如果他们收回了宝法,大力魔神的庚金之刀就会瞬间落下,十二庚金杀阵的威力就会爆发出来,这对我们来说是很不利的。 可一旦他们的先天灵宝被污秽之力侵蚀,失去了防御功能的话,结果还是一样。 秦楚楚没有发话,苏天还没有把十二金人放出来,在十二都天神煞阵有没布下的情况之下,秦楚楚的庚金之剑,能够挡的住大力魔神的庚金之刀和十二庚金杀阵吗? 这个时刻,我们貌似陷入了被动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宋慈航的身体却突然腾空而起,十二品功德金莲化作了一座莲台,出现在了他的身下。 宋慈航面色慈悲,双目紧闭,就如同佛门的大能,寺庙中的佛像一样,但他的身上却发出了耀眼夺目的金色光芒,他身下的十二品莲台,更是向外辐射出了七彩之光。 本来大秽魔神的污秽之力就向着宋慈航席卷而来,但那黑色的污秽之力刚刚一接近宋慈航身边,十二品功德金莲所发出的七彩光芒就会主动迎上去和黑色的污秽之力胶着在一起。 就如同烈日骄阳照射到冰雪之上一样,十二品功德金莲所发出的七彩光芒一旦遇到黑色的污秽之力,两者相互一胶着,污秽之力很快就会由黑变白,功德金莲的七彩光芒,也会褪去颜色,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就好比正数和负数加到一起变成了零,七彩光芒虽然清除了污秽之力,但却同样有所消耗。 大秽魔神本来认为他的污秽之力会所向披靡,却没想到宋慈航的十二品功德金莲正好克制他的污秽之力,这就让大秽魔神大吃了一惊。 “这,这是十二品功德金莲,你和佛门的接引佛祖是什么关系?” “佛门的功德佛光确实能克制本座的污秽之力,你是佛门的那位大能?” 作为混沌魔神中的上等魔神,尤其是佛门的功法对他的大秽之道有所克制,所以大秽魔神对佛门中人是比较了解的。 因为这个缘故,宋慈航的十二品功德金莲,大秽魔神在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大力魔神同样对佛门有一定的了解,在听到大秽魔神所言之后,表情有些凝重的插言道:“接引佛祖的十二品功德金莲,不是被蚊道人给偷食了三品,变成九品金莲了吗?” “他这分明是完整的十二品功德金莲,这是怎么回事?” 被大力魔神这样一说,大秽魔神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只见大秽魔神恍然大悟一般的道:“功德金莲乃是上品先天灵宝,又岂能是蚊道人一个妖族所能偷食的?”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假的,佛门的那两位圣人肯定又在算计什么?” “查马斯丹诺家族的宋金峰,还有这个宋慈航,肯定是佛门的两位圣人布下的棋子。” 大秽魔神和大力魔神表情凝重的在做着各种猜测,而在这时,秦楚楚给苏天偷偷的使了一个眼色。 苏天自然是明白秦楚楚的意思,趁着大秽魔神和大力魔神的注意力被宋慈航吸引了过去的这个空隙把混沌金殿中的十二金人给放了出来。 这十二金人一放了出来,就立刻找好了方位,按照十二都天神煞阵的位置站在在了那里,把大秽魔神和大力魔神封锁在了其中。 秦楚楚可以通过十二金人掌控十二都天神煞阵,但此刻的秦楚楚却并没有急着催动阵法,反而向着宋慈航看了过去。 宋慈航这时双腿盘坐在莲台之上,面露慈悲之色,眼睛却并没有睁开。 只见宋慈航的声音如同天音一般悦耳,又如同暮鼓晨钟一般,不仅传进了耳朵,更是响彻人的心田。 “自从我有意识以来,这功德金莲就伴随着我,但我和接引佛祖是否有关系,我却并不知道。” “至于我义父宋金峰和我,究竟是不是佛门的两位圣人所布下的棋子?我也无法告知于尔等。” “茫茫天道,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任何事情,或许都会发生,但最终的结果,你们两个却注定了是看不到的。” 听到宋慈航这话,大力魔神和大秽魔神被气了个半死,在他们看来,就算是宋慈航的十二品功德金莲能抵挡大秽魔神的污秽之力,他们奈何不了我们,我们也奈何不了他们。 我们双方之间,最多算是打成了平局,宋慈航他凭什么就一口断定,他们两个看不到最终的结果? 难不成我们这帮人还有什么手段能对付他们,让他们的混沌魔体化为混沌本源吗? “大秽,催动你的混元金斗到极致,如若实在破不了他的功德金莲,那我们就此罢手吧!” “那就说明鸿蒙紫气与我们无缘,我们就只能等世界之主功行圆满,彻底参悟了大恶之道的时候了!” 大力魔神对着大秽魔神说出了这番话,基于对鸿蒙紫气的渴望,大秽魔神又一次的催动了他的混元金斗,只见无穷无尽的黑色污秽之气从混元金斗之中源源不断,汹涌澎湃的涌了出来,简直就如同黄河泛滥,长江决堤一般。 这些污秽之力,可是大秽魔神用了好几个纪元的时间所积累的,普通人要是沾染到一丝一毫,恐怕下场比中了艾滋病的病毒还要严重百倍。 然而宋慈航却浑然不惧,双手合十,如同高僧大德一般,催动了他座下的十二品功德金莲,顿时就有无数瓣七彩莲花四处飞扬,那黑色的污秽之力一遇到七彩莲花,瞬间就会被净化成为白色透明的气体。 污秽之力源源不断,七彩莲花绵绵不绝,两者胶着在了一起,短时间内是很难分出高低的。 而见此情形,大力魔神就决定再一次催动庚金之刀。 只要庚金之刀能够斩杀了宋慈航,那宋慈航的十二品功德金莲就成了一个摆设,大秽魔神的污秽之力就会势如破竹的玷污了苏天和曾梦倩他们的先天灵宝。 甚至就算是我们,也会被污秽之力玷污,像昆仑十二金仙一样,损了修为,毁了道行。 然而,就在大力魔神刚刚动了这个念头之际,突然间有无穷无尽的煞气升腾而起,笼罩住了天地四方,大力魔神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天地间的庚金之力,竟然不受他的控制了。 除了他的混元魔刀之外,所有庚金之力化成的利刃,竟然脱离了他的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