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至刚至阳之血 - 天命神相

第一百九十八章 至刚至阳之血

此时此刻蛋蛋被武紫阳一脚踢飞了几十米远生死不明下落不知 周贺自从被武紫阳一把甩出去甩了个四脚朝天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动静估计是昏过去了 但即便是昏过去了那把青铜古剑还是被周贺牢牢的攥在手里 小兰陵和郑海冰都被武紫阳一拳给轰飞了好几米远而且这两个人落地之后都口吐鲜血很显然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因为武紫阳对武顺这个本家格外照顾所以武顺伤的要更重一点小兰陵和郑海冰就吐了一口血但他却连连的喷了好几口鲜血 苏天和貅爷相对来说要好一点并没有受内伤但他们两个连手中的武器都被武紫阳给打飞了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因为有我们这帮男人在前面顶着的缘故秦楚楚和婉安倒是没有受什么伤但武紫阳这会儿却已经桀桀的笑着向她们两个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长的都不错我要把你们两个全都变成僵尸以后等我成了僵尸之王统御万鬼的时候你们就做我的王后做我的女人” 武紫阳这时候认为自己的胜局已定所以并没有在意山坳里已经挂了一阵强劲而有力的阴风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我这会儿虽然因为胳膊脱臼疼的呲牙咧嘴的但在全方位启动了相气的情况之下我却发现了这股阴风的不同寻常 如果说武紫阳出场之时的阴风可以用阴风阵阵这四个字来形容的话这会儿挂起来的阴风却能用阴风怒号这四个字来形容 这股阴风绝对比武紫阳出场之时挂气的那股阴风要强劲的多而且在这股阴风之中我明显的感受到了滔天的怨恨和愤怒 这滔天的怨恨和愤怒已经压抑了将近千年 已经处在了即将要爆发和宣泄的边缘 “武紫阳你看看我是谁” 随着话音一落一个满脸鲜血身体瘦弱甚至有些佝偻穿着一身古代衣服的女人突然现身在了秦楚楚和婉安的身前 这个女人的脸上透着一股紫气一双眼睛里闪烁着幽幽紫光 从这个女人现身的那一刻起整个山坳里的温度瞬间就好像下降了十几二十度一样让我们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身处在南北极一样 脸上透着一股紫气眼睛里闪烁着紫光这女人难道是一个紫面鬼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人死了变为鬼之后成为红厉鬼和慑青鬼还是比较容易的花上几年和十几年时间去吸收阴气就可以做到 但要想成为更高一级的紫面鬼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就像莎莎一样她现在已经快成为一个慑青鬼了但在她成为了慑青鬼之后就算是她能够大量的吞噬厉鬼她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成为紫面鬼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是一种天道法则是不能轻易改变的 天道永远是最公平公正的在你弱小的时候他可以容许你走一点捷径但你要是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天道反而就开始限制你了 没有一定的机缘没有几百年甚至千年以上时间的沉淀是很难成为紫面鬼那个级别的存在的 至于黑脸鬼和鬼中至尊那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机缘了 此时此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个女鬼她应该一个紫面鬼 而这个女鬼的身份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她必定是阿怜无疑 果然在看到这个身穿着古代衣服脸上全是鲜血的女鬼之后武紫阳连连的倒退了好几步然后才有些吃惊的说道:“你是阿怜” 阿怜闻言冷哼了一声然后问着武紫阳道:“武紫阳我再问你一次你可曾为你所做下的事情有过一丁点儿的后悔” 武紫阳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摇着头道:“我武紫阳做事从来都不会后悔我可以对不起你但你绝不能对不起我” 武紫阳此言一出原本充满了滔天怨恨和愤怒的阿怜突然却变的平静了下来 但我却认为这是暴风骤雨降临的前兆 这时只听见阿怜用平静而温和的声音说道:“十岁那年我们村子爆发了瘟疫全村就我一个人活了下来这让我对生命充满了敬意” “所以即便是被你禁锢在了坟墓里过了将近千年暗无天日的日子即便是我的心中充满了怨恨但在那些人盗我墓里的陪葬品甚至连我尸骨上的金银首饰都摘走了之时我都没有去伤害他们” 说到这里阿怜的话锋一转面色一寒然后厉声说道:“可是你这个自私自利无情无义的畜生我却绝对不会放过” 而且随着话音一落阿怜就扑了上去用她的两只手掐住了武紫阳的脖子 相对于我们几个而言武紫阳的实力虽然很强大但做为一个紫面鬼阿怜的鬼体已经凝实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她的实力并不比武紫阳差 被阿怜的双手掐住了脖子武紫阳当时就被弄了个手忙脚乱 但阿怜就像一个牛皮糖一样死死的缠在了武紫阳的身上让武紫阳怎么甩都甩不掉 不过阿怜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而且她还是一个生性善良的女人恐怕她活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跟人动过手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阿怜她只能用掐住武紫阳的脖子这种办法死死的缠住了武紫阳 不过就算阿怜是一个紫面鬼就算她的实力和武紫阳相差不大但在战斗经验上做为一个曾经的将军武紫阳就超过阿怜太多了 所以阿怜这会儿能缠住武紫阳但只要时间一长武紫阳肯定能把她甩掉的 不过阿怜这会儿缠住了武紫阳却给我们创造出了发起反攻的机会 那怕是我们的实力和武紫阳有着相当大的差距那怕是我们一个个都身受重伤我们也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因为这次机会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秦楚楚距离武紫阳最近她从地上一跃而起伸出双剑往武紫阳的后背上刺去 两把剑全部都穿透力武紫阳的盔甲但却并没有刺进武紫阳的身体 武紫阳这个畜生他竟然刀枪不入 貅爷和苏天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分别从地上捡起了他们的金钱剑和三棱军刺往武紫阳的身上刺去但和秦楚楚一样他们的武器同样刺不进武紫阳的身体 武顺和小兰陵从地上捡了块石头挣扎着砸在了武紫阳的身上但这种打击对武紫阳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而就在这时周贺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把他的青铜古剑抛给了我然后对我说道:“姜一你们姜家人的血是至刚至阳之血能克制所有的邪祟之物” “把你的纯阳舌尖血喷在我的剑上肯定能砍掉武紫阳的脑袋” 周家和我们姜家有着比较深的渊源所以周贺对我们姜家人有着一定的了解有些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知道的都比我清楚 而且周贺是我的兄弟在这生死关头他没有任何理由跟我开这种玩笑 所以在接住了周贺的青铜古剑之后我毫不犹豫的咬破了舌尖朝着剑尖和剑身上喷了满满的一口鲜血 随后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快步欺身上前左手持剑一剑就向着武紫阳的脖颈处削了过去 剑光闪现武紫阳那个斗大的头颅瞬间就冲天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