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开启娲皇宫的条件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开启娲皇宫的条件

女娲娘娘把炼妖壶化成了女娲令赐给了我们远古八族,现如今当女娲令聚合而成的炼妖壶恢复了正常运转之后,从炼妖壶之中竟然有一个声音会传出来。 通过这个声音我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按照这个声音所说,要想进入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之中,必须是远古八族嫡系正统血脉。 第二件事,则是我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掌控炼妖壶,炼妖壶这件先天至宝的主人,还是女娲娘娘。 其实仔细想想根本就不难理解,女娲娘娘乃是混元大罗的圣人,是不死不灭之身,炼妖壶是她的先天至宝,她又怎么可能会把先天至宝这种圣人的成道之宝送给我? 而我之所以能够暂时性的掌控炼妖壶,肯定是女娲娘娘做了手脚。 至于女娲娘娘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安排,肯定有她的算计和道理。 甚至我暗暗的在想,炼妖壶之中那个听起来无比委婉,无比温柔动听的声音,会不会是人族圣母女娲娘娘所留下来的呢? 但有一点让我感到很是奇怪,秦楚楚也是远古八族嫡系血脉,为什么小兰陵能够进入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秦楚楚却不能呢? 难不成是因为秦楚楚玄冥祖巫转世的身份? 要知道,女娲娘娘是妖族出身,她和妖族皇者东皇太一关系很不一般,当初女娲娘娘缔造人族之时,所用的先天神魂,就是用东皇太一的神魂。 天地之间的第一个男人,其实就是按照东皇太一的形象,女娲娘娘所造出来的。 但巫妖大劫的终极决战之中,东皇太一却死在了玄冥祖巫的手下,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女娲娘娘才不让秦楚楚进入炼妖壶之中呢? 女娲娘娘是混元大罗的圣人,以她的手段肯定能够推算出秦楚楚的身份就是玄冥祖巫转世,对秦楚楚心存怨恨的情况之下,把她排斥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外就很正常了。 想到这里,我有些无奈的看了看秦楚楚,决定还是再尝试一番。 如果我们之中的其他人都能够进入炼妖壶之中,唯独秦楚楚不行,那说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如果有别的状况发生,那说明我的猜测并不正确。 “海冰,放开心神,让我试一试你能不能进去?” 在我对着郑海冰说出了这话之后,郑海冰立刻就放开了心神,任凭我催动炼妖壶,想把他收入到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 然而炼妖壶之中的那个声音又响彻了起来。 “非远古八族嫡系正统血脉,不得进入炼妖壶之内。” 这时候的小兰陵已经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内了,所以当这个声音响起之时,整个小千世界之中全部都是这个声音,小兰陵自然也能够听到,这让小兰陵对自己远古八族传人的身份很是得意。 “看来我这个远古八族嫡系的身份,还是有一定的用处的。” 就在小兰陵沾沾自喜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之时,我又一次催动了炼妖壶,在苏天和曾梦倩的身上尝试了起来。 苏天是远古八族嫡系,所以苏天很轻松的就被我收入到了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 但曾梦倩虽然前世是天帝之女,她和远古八族却没有任何血脉关系,所以曾梦倩自然而然的被炼妖壶给拒绝了。 “非远古八族嫡系正统血脉,不得进入炼妖壶之内。” 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又传来了这个声音,代表着曾梦倩无法进入,让苏天很是无奈。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向着云若风和姚唯雨两个看了过去。 他们两个都是远古八族的嫡系血脉,想来应该不会被炼妖壶所排斥。 “小云,小雨,你们两个做好准备。” 在我的话音一落之后,云若风和姚唯雨都对着我点了点头。 下一刻,我就催动了炼妖壶,想把云若风和姚唯雨收进其中。 然而,让我很是意外的是,云若风没有任何问题,被我轻而易举的收入了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但姚唯雨竟然被炼妖壶给排斥了出来。 “非远古八族嫡系正统血脉,不得进入炼妖壶之内。” 那个声音又一次的响了起来,这让云若风很是不忿。 “小雨怎么不是远古八族的嫡系血脉了?她是远古八族之中姚家的嫡系,你有没有搞错啊?” 云若风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大喊大叫,但那个声音却再也没有响起。 这让我很是想不通,要说秦楚楚会被炼妖壶排斥,可能和秦楚楚的身份有关,那姚唯雨是怎么回事呢? 想了许久,始终都没有头绪,我决定亲自进入到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之中查探一番,看看问题究竟在那里?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能由我们几个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去寻找娲皇宫的下落了。 “楚楚,我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吧。” 在给秦楚楚交代了一番,她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之后,我心念一动就让我的身体进入了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 不得不说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很是神奇,就算我能掌控炼妖壶,但在进入到了小千世界其中之后,对于这个小千世界有多大?我却一点概念都没有。 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一样,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有茫茫戈壁,无垠大海,连绵雪山,茂密无比的原始森林。 给我的感觉,炼妖壶内的这个小千世界,比我们目前所在的这块末法之地还要大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如果不知道娲皇宫的具体位置,在这个小千世界之中漫无目的的寻找,恐怕就算是用上几十年的时间,我们都未必能够找到。 这叫我们如何是好? 我们不可能在炼妖壶之中浪费几十年的时间,而且即便是浪费了时间,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娲皇宫的存在。 更何况让陈婉秋风吹雨淋几十年,我断然不能接受。 灭世大劫随时都可能会降临,我们那有几十年时间浪费? 这些因素夹杂在了一起,让我很是焦虑,但身处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中,我们几个只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简直和小千世界内的那些动物们差不了多少。 就在我正感到很是无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脸无奈的向着小兰陵和云若风他们几个看去之时,那个久违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只有远古八族正统嫡系齐聚,才能让娲皇宫开启。” “既然远古八族正统嫡系不全,尔等就不要停留在这炼妖壶之中了。” 随着这个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中,我们就感到一股浩瀚磅礴,让我们根本就无法抗拒的力量把我们直接从炼妖壶之中给送了出来。 等到我们一睁开眼之时,已经在炼妖壶之外,还在南极洲的雪山上面。 “云,发生了什么事?” 一看到云若风,姚唯雨立刻就问着道。 “天哥,你们怎么出来了?” 曾梦倩同样也问着苏天道。 “姜一,里面是什么情况?” 秦楚楚同样也是一脸关切的问着我道。 整个过程之中我简直如同做了一场梦一样,愣神了许久我才清醒了过来。 “我们被驱逐了出来,说只有远古八族的正统嫡系齐聚,才能够让娲皇宫开启。” “但你和小雨都是远古八族的正统嫡系,炼妖壶却不让你们两个进入啊!” “倾城,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先给秦楚楚解释了一番,随后我就问起了闻人倾城,而闻人倾城在闻言后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