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楚楚立威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楚楚立威

连连十几脚踢在了秦乾老狗的身,如果我用尽全力的话,恐怕秦乾老狗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不过这毕竟是在秦家,无论如何,秦楚楚的这一世是秦家的人。 所以看在秦楚楚的面子,我不能把秦乾老狗直接给弄死。 但算是没有把秦乾老狗弄死,被我连连踢了十几脚,每一脚都把他踢到半空之再落下来,让他的身体还是受了不小的伤害。 秦乾老狗身的不少骨头都被我踢成了粉碎性骨折,五脏六腑受了严重的内伤,估计至少半年之内,秦乾老狗只能躺在床让人伺候了。 “秦乾,在这里我送你一句话,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弱,今日我还给你的,都是你当年种下之因果!” 最终在大声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我放过了秦乾老狗,让秦乾老狗的身体嘭的一声掉落在了地,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秦家的人见秦乾老狗落地,急忙有人跑了过去,将他从地扶了起来。 当秦乾老狗被秦家的人从地扶起来之时,他的脸满是淤青,脑袋肿的以前大了足足两倍,口里鼻子里全部都溢出了鲜血。 不过秦乾老狗却还是不服,怨恨滔天的他眼神之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用无怨毒的目光看着我,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估计秦乾老狗的目光已经把我杀死百次,千次了。 在这一刻,秦乾老狗那叫一个悔啊! 对于我说的话,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什么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弱,全都见鬼去吧!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有生,这才是永恒的真理! 当年的他如果没有放过我,强势碾压杀死了我的话,现在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吃这大亏? 在秦家众人之前一次又一次的被虐成了狗,这是秦乾老狗最无法接受的! 此恨绵绵无绝期,秦乾老狗对我算是彻彻底底的恨了,将来只要有机会,那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机会,秦乾老狗都不可能会放过我! 他一定要让我死,把我碎尸万段,才会解了心头之恨! 秦乾老狗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对我恨之入骨,但秦家的众人却一个个面如土色,眼神里流露出了震惊,恐惧,不可思议,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 尤其是和我正在对战的秦家年轻一代的绝世天骄人物秦无敌,此刻的他已经近乎绝望了。 其实秦无敌的年龄和我相差不大,本来他以为收获了无数遇,尤其是得到了斩仙剑这件顶级后天法宝之后,算是我这个天命之人,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 但让秦无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秦家年轻一代的绝世天骄,在我的面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的顶级后天法宝斩仙剑,根本破不开我的防御,无论是我的功德神旗,还是我的功德金身,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抵御天阶九品的他所催动的斩仙剑。 但我却仅仅用意念力控制着功德身边,让他手忙脚乱,假如我用对付秦乾老狗的办法来对付他,那他的下场和秦乾老狗不会有任何区别。 仅仅二品神相级别的我,竟然恐怖如斯,这叫他情何以堪! 和这样的人做对手,他不相当于自己找虐吗? 秦无敌在这一刻,内心深处竟然对我产生了阴影,为他向我发出挑战这种愚蠢至极的行为感到很是懊悔。 秦家老祖在这一刻竟然有些庆幸,幸好他感觉情况不妙,让秦乾场,如果万一场的是他,被我虐成狗的也是他的话,那叫他这个秦家的老祖宗,以后脸往那里搁? 被一个外人给虐成了狗,让他有何颜面去面对秦家人? 这样,在感到有些庆幸之际,秦家老祖看了一眼被我的功德神鞭逼的手忙脚乱,已经有些体力不支的秦无敌之后,对这秦楚楚毕恭毕敬的道:“楚楚,既然胜负已分,让姜门主罢手如何?” “姜门主神威无敌,我们秦家认输了!” “如果苏樱雪愿意离开我们秦家,重新投入姜门主的门下,做他的徒弟的话,我们秦家肯定不会阻拦。” 秦家老祖虽然代表着秦家认输了,但他还是耍了一个小聪明,额外提出了一个听起来较公平的附加条件。 苏樱雪如果自己愿意的话,她可以离开秦家回归我的门下,但苏樱雪会愿意吗? 被他们秦家动了手脚,苏樱雪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苏樱雪了,她怎么可能愿意? 果不其然,在秦家老祖的话音刚落之后,苏樱雪立刻斩钉截铁,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我苏樱雪生是秦家的人,死是秦家的鬼,想让我离开秦家,背叛秦家,除非我死了!” 听到苏樱雪这话,我们天机门的人全都眉头一皱,感到很难理解,苏天作为苏樱雪的本家族叔,更是大声的叱责着她道:“樱雪,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了邪了?” “你怎么如此的青红不分,好坏不辨?难道你只认秦家,不认我这个叔叔和你师父了吗?” “你的父母亲人,你都不认了吗?” 对于苏天的质问,苏樱雪没有做出任何回答,但她脸的表情却无冷漠,眼神更是无的空洞,好像除了秦家的天运之女这个身份之外,这世间其他的所有一切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秦楚楚在见到苏樱雪的第一时间,已经知道了苏樱雪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此刻见我出了心头的恶气,秦楚楚对着我道:“姜一,可以停手了,像秦无敌这种,欺负他没有什么意思。” 听到秦楚楚这话,秦无敌的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作为秦家的绝世天骄,千年以来最杰出的人物,在秦楚楚口却成了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 算是被我欺负,都没有什么意思,这特么的叫人情何以堪! 秦无敌的心里苦,秦家的其他人心里更苦,如天道门四大公子的秦公子。 秦无敌已经是他仰望的对象了,但秦楚楚却口口声声的说,我欺负秦无敌没什么意思,这才几年的时间,他和我之间的距离,已经大到了让他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特么的真是让人绝望啊! 在秦家众人一脸震惊,绝望,怨恨的看着我之时,秦乾老狗有些歇斯底里,嘶吼着对秦楚楚道:“楚楚,你是我们秦家的天命之女,没有秦家没有你,却让一个外人欺辱我们秦家,你这是什么道理?” “你的身份不凡,岂能是姓姜的所能相提并论的?像他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为他付出!” 秦楚楚的身份和来历,在秦家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只不过秦家的人不方便直接说出来而已。 所以当秦乾老狗说出了这番话之时,在秦家有许多人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作为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在这个世界有什么男人能配的她? 她没有任何理由去迁一个男人! 但秦乾老狗和秦家的人是这样想的,秦楚楚却并不这样想。 对于秦楚楚来说,我是她的天,是她的地,是她的一切,她是绝不容许任何人冒犯于我的。 只见秦楚楚面色一寒,杀气腾腾的对着秦乾老狗道:“姜一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在他的面前,你连做一只蝼蚁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姜一放过了你,但自从你曾经打伤过姜一的那一刻起,在我这里,早已经给你判了死心!” 说完这话,秦楚楚对着秦乾老狗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在下一刻,秦乾老狗的脸,身,开始到处流脓,流血,身体很快变的如同一具腐烂了的尸体一般。 可是秦乾老狗却并没有死去,喉咙之时不时的会发出凄惨无的嚎叫声。 见此情形,包括秦家老祖在内,秦家众人全都感到头皮发麻,身体发冷,连看都不敢向秦楚楚多看一眼。 有着绝美容颜,风采绝世的秦楚楚,这一刻在秦家众人的眼,简直无尽地狱之的恶鬼还要可怕。 可以说用这种方式,秦楚楚在整个秦家竖立了她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