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符篆破法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符篆破法

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整个秦家的人虽然很是震撼,却并不足以让他们感到恐惧。 那怕是有恐惧,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但秦楚楚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手段,却让整个秦家的人都对她畏之如虎,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仅仅在一弹指之间,就让一个天阶八品的中品金仙变成了一副半死不活,比死还要痛苦的样子,这样的手段,有何人不惧? 如果惹到了秦楚楚,恐怕她在一念之间,把整个秦家满门上下,全部给灭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还有,按照秦楚楚所说,仅仅因为秦乾老狗曾经伤害过我,她就给秦乾老狗判了死刑,让秦乾老狗落得了一个如此凄惨的下场,那以后秦家之人,还有谁敢对我不敬? 在这一刻,从秦家老祖到秦家的每一个人,就算是经常对我抛媚眼放电的秦秀秀,再也丝毫不敢对我有任何不良居心了。 秦秀秀以前对秦楚楚始终不服,但此刻的秦秀秀却早已经把自己对秦楚楚的不服和怨恨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里面暗暗的打定了主意,以后绝对不会和秦楚楚有任何冲突。 如果秦楚楚还念在她们是一母同胞的份儿上,那她一定要想办法修复秦楚楚和她之间的关系。 秦楚楚她爸也是如此,同样也暗暗的打定了主意,以后绝不会和秦楚楚有任何冲突,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挽回他在秦楚楚心里的形象。 而就在秦家众人表情复杂而又紧张的看着秦楚楚,想着各自的心事之时,秦楚楚的目光却投向了秦家老祖。 见秦楚楚的目光向他看来,秦家老祖只感觉两柄利刃穿透了他的身体一样,不由自主的冷汗直冒,就连说话都战战兢兢的,吐字不清了。 “楚楚,我,我记的我好像没有伤害过姜门主。” “就算是有,那也是误会,我可以向姜门主道歉。” 秦家老祖很是心虚,急忙给秦楚楚做起了解释。 让秦乾老狗的身体腐烂的像一具尸体一样,却处在了生不如死的状态,秦楚楚已经达到了在秦家立威的目的。 恐怕从此以后,秦家上下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拿秦楚楚的话不当回事。 秦楚楚在整个秦家,也自然而然的成了最具话语权的人。 实力决定地位,这是亘古以来不变的道理。 见秦家老祖对她做起了解释,秦楚楚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指着苏樱雪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苏樱雪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应该和那位有关吧?” “本来我以为那位早已作古,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存在于秦家。” 听到秦楚楚这话,除了秦家老祖之外我们所有人全都云里雾里的,根本就不知道秦楚楚究竟在说什么? 按照秦楚楚话里的意思,难道在秦家还存在着一位比秦家老祖地位还要更高,实力更加强大的人物吗? 秦家老祖本来不愿意对秦楚楚做出回应,但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他却不敢不对秦楚楚做出回应。 点了点头之后,秦家老祖回应着秦楚楚道:“是的,那位老祖宗他一直存在于我们秦家,如果没有他老人家的庇佑,恐怕我们秦家早已经灰飞烟灭了!” “我们秦家的十二金人,其实是那位老祖宗耗尽了人力物力,动用了无数资源才炼制出来的。” “当年那位老祖宗让徐福出海去寻访长生不老之术,其实并不是如此,那位老祖宗他让徐福驾船出海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寻找炼制十二金人的核心材料。” “长生不老之术,那位老祖宗他本身就有,但炼制十二金人,成就十二具万古不灭金身,却是一件极难做到的事情。” “徐福欺骗了那位老祖宗,让老祖宗多花费了好几千年的时间,最终才把十二金人炼制成功。” 秦家老祖说了一大堆,听到最后之时,对于秦家的这位人物,我们已经完全猜到了他的身份。 派徐福驾船出海,炼制了十二金人的,除了历史上的那位千古一帝,始皇帝之外还能有谁? 原来千古一帝一直都没有死,秦家就是由他所创立,他一直都坐镇在秦家。 但这位千古一帝所炼制的十二金人,为什么会是巫族的万古不灭金身呢? 难不成这位千古一帝和巫族之间有什么关系? 难道和大魔王蚩尤一样,当年这位千古一帝能够横扫六合,一统天下,是因为他学到了巫族的修炼之法,实力无比强大的缘故? 恐怕这位千古一帝相对蚩尤而言就没有那么高调,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实力,没有让自己突破到大巫级别,所以才没有引起天道的注意,这才让秦家统一了六国,获得了无上气运加成。 在确定了秦家那位的身份之后,针对那位的所作所为,我就做出了一个判断。 估计具体情况和我所做出的这个判断相差不大,那位千古一帝虽然掌握了巫族的修炼法门,但碍于天道规则,他却一直都不敢做出突破,压制着自己实力的同时,在暗中经营着秦家。 就在我想到了这些之时,秦楚楚对着秦家老祖道:“我不管那位他究竟想做什么?看在他帮我炼制出了十二金人的份儿上,我会给他一个面子。” “他所施的法,让他自己来破掉。” “如果让我出手破法,恐怕到时候在法术反噬之下,反而会让他吃一个大亏。” 秦楚楚的这番话已经很明显了,那位千古一帝的手段秦楚楚肯定能够破掉,但却碍于那位千古一帝炼制出了十二金人,帮了秦楚楚不小的忙,所以秦楚楚才给他一个面子。 如果不是因为那位千古一帝让秦楚楚都欠了人情的话,他这个千古一帝对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来说,比一个蝼蚁强不到那里去。 对于秦楚楚的手段,秦家老祖恐惧到了极点,但那位千古一帝,在秦家老祖的心目之中却相当于圣人一般的存在。 所以面对着咄咄逼人的秦楚楚之时,秦家老祖显的很是纠结。 终于,在沉默了片刻,咬了咬牙之后,秦家老祖对着秦楚楚道:“楚楚,我们秦家之所以能延续数千年,拥有着无上气运,皆是因为那位老祖宗苦心经营的结果。” “现如今灭世大劫即将降临,我们秦家统一六国建立皇朝的无上气运却已经消耗殆尽,如果失去了这个天运之女,当灭世大劫降临之时,我们秦家能够挺过去吗?” “不管怎样,你都是我们秦家的天命之女,难道你就不应该替我们秦家着想一下吗?” 秦家老祖在说出这番话之时,是鼓足了勇气,冒着天大的风险说的。 如果因为他的这番话惹怒了秦楚楚,让他和秦乾老狗落得同样的下场的话,那将是他这辈子做出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其实在鼓足勇气对着秦楚楚说出这番话之后,秦家老祖就已经后悔了,当面对着秦楚楚之时,他的双腿在不停的打颤,生怕惹怒了这位姑奶奶,让她痛下杀手。 不过好在秦楚楚并没有被惹怒,在略微一思考之后,只见秦楚楚对着秦家老祖道:“你说的也算是有几分道理,就冲着我这一世姓秦,你可以告诉那位,我能够答应他一个要求。” “他可以向我提出一个要求,但他必须破了樱雪身上之法,让樱雪回归本性,成为原来的那个樱雪。” “如果他还是不答应的话,那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了!” 秦楚楚此言一出,秦家老祖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放下了最大的心理负担。 只要没有惹怒秦楚楚,他就算是躲过了一劫,而且秦楚楚还能够答应一个要求,算是他的冒险和努力没有白费。 如果那位千古一帝知道了他所做的这一切,肯定会表扬他的这一行为,给到他一定的奖励的。 但秦家老祖在这个时候却完全能够肯定,秦楚楚给到的条件已经是她的底限,如果他再跟秦楚楚胡搅蛮缠的话,反而很有可能会激怒秦楚楚。 这个结果可是他一点都不想要的,他可不想落得一个秦乾老狗的下场。 “楚楚,我这就去找老祖宗,相信他肯定会给你面子的,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去去就回。” 说完这话,秦家老祖转身就走,催动了缩地成寸之法,直接走出了秦家的洞府所在。 看来秦家的那位千古一帝并不在秦家,不过秦家老祖说他去去就回,说明那位千古一帝所在的位置距离秦家并不会太远。 就这样,等到秦家老祖离开之后,我们一帮人站在那里静等着秦家老祖返回,秦家的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我们。 唯独苏樱雪这丫头,她把自己当成了秦家的一份子,对秦家忠诚不二,见我非要让她做回我的徒弟,就把我当成了仇人看待,时不时的对着我翻个白眼,冲着我挥一挥她的拳头。 这让我感到很是无奈,很是伤感,当初跟我最为亲昵,整天黏着我的苏樱雪,为什么会变成了这幅样子? 秦家的那位千古一帝,究竟对苏樱雪做了什么? 就在我不胜唏嘘的看着苏樱雪,看了片刻之后,大约有四十分钟的样子,秦家老祖从外面匆匆的赶了回来。 一来到我们面前,秦家老祖径直走到了苏樱雪的身边,还没等苏樱雪反应过来,秦家老祖就把他的右手放在了苏樱雪的头顶。 在这同时,秦家老祖朗声说道:“老祖宗给苏樱雪种下了秦家忠魂,所以苏樱雪对我们秦家忠贞不二,现在我借助老祖宗赐给我的这道符篆,破了苏樱雪身上的秦家忠魂,用不了多久之后,苏樱雪就会恢复她以前的样子。” 秦家老祖这样一说,我们总算是明白了苏樱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 原来苏樱雪被秦家的那位千古一帝在她的灵魂之中动了手脚,这就难怪苏樱雪的变化如此之大。 不过秦家的那位千古一帝竟然连人的灵魂上都能动手脚,这手段还真是不凡啊! 就在我正暗自感慨着之时,秦家老祖已经把他的右手从苏樱雪的身上移开,苏樱雪之前那空洞无比的眼神,瞬间就恢复了清明,变的和以前的她一样。 “师父,我好想你啊!” 一看到我,苏樱雪立马就跪在了我的面前,抱住了我的小腿,双目之中泪如雨下。 “樱雪,师父也想你啊!” 在这一刻,我欣喜无比,竟然忍不住的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