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弱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弱

苏樱雪被那位千古一帝种了秦家忠魂在身上,她只能忠于秦家,所以那怕是她对以前的事情都有记忆,但任何事情,对她而言都没有忠于秦家来的重要。 她是秦家的天运之女,关系到秦家的无上气运,所以她绝不能做出任何对秦家不利的行为。 为了尽好自己的本分,苏樱雪彻底的封闭了自己,让自己淡忘了以前的一切。 无论是她的亲人还是我这个师父,乃至天机门的所有人,对苏樱雪来说仅仅成了一段过往和记忆,并且被她封存在了意识之中,从来都不去触碰。 然而此时此刻,当秦家老祖借助那位千古一帝所赐下的符篆破掉了苏樱雪身上的秦家忠魂之后,苏樱雪强行封存的记忆,瞬间就如同潮水一般的浮现在了她的意识之中。 生她养她的父亲母亲,她的爷爷奶奶,家里的亲人们,一个个的面孔出现在了她的意识之中。 我这个她的师父,她曾经最为崇拜的偶像,此刻就在她的面前。 然而苏樱雪却很清楚的记的,上一次我到秦家来之时,她对待我的态度是那么的冷漠,甚至就在之前的一个小时,她把我当成了敌人,对我产生了不小的敌意。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打败了秦无敌,狂虐了秦乾老狗,让秦家的人吃了大亏。 只要对秦家不利的人,就是她苏樱雪的敌人。 但在此刻,想到了她对待我的冷漠,想到了她把我视为仇人,苏樱雪对自己无比的痛恨,抱着我的小腿泪流满面,嚎啕大哭的同时,竟然抽起了自己的嘴巴子。 甚至一边在抽,一边还骂起了自己。 “师父,我真是不应该啊!” “师父,我真是鬼迷了心窍,我怎么会那样对你,把你当成了仇人啊!” “师父,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打我一顿,骂我一顿我会好受一点!” 看着苏樱雪这幅样子,我心疼她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责怪她? 一把拉住了苏樱雪的手,阻止了她自己打自己,顺便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苏樱雪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不能像她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抱住我的大腿耍赖皮了。 “樱雪,你是被人给动了手脚,师父怎么可能会怪你?” “当初要不是你,师父可能都已经死在了秦乾老狗的手里了,我们师徒两个,还有今天的重逢吗?” “现在一切都好了,你重新做回了我的徒弟,和秦家再无关系,秦乾老狗也为他自己当年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在我劝说了一番之后,苏樱雪这才停止了哭泣,抹掉了脸上的泪水,抬起头来用她那双灵动而又迷人的双眸看着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可爱的问着我道:“师父,你真的不会怪我吗?你原谅我了吗?”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樱雪,师父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又何来原谅你之说?” “你是我的徒弟,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看着我一脸凝重的样子,苏樱雪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瞬间就破涕为笑,她毕竟还是个少女,只不过才刚刚长大成人而已。 “师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就在苏樱雪笑颜如花的对着我说出了这句话之时,秦家年轻一代的绝世天骄秦无敌的心在滴血,要知道,苏樱雪可是天运之女,作为他的未婚妻,秦家的那位千古一帝把苏樱雪的无上气运转嫁在了他的身上,所以他这段时间才会奇遇连连,实力暴增。 现如今苏樱雪回归了我的门下,不再是秦家的天运之女,他们两个的婚约也自动作废,这让秦无敌就无法再借助苏樱雪的无上气运,这就代表着他的好运气已经走到了头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秦无敌自然就成了整个秦家最憋屈最愤怒,最受伤的一个人。 但秦无敌在表面上却不敢有任何意见,只能把自己的头低了下去,将两个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 秦乾老狗的下场就在眼前,秦无敌可不会傻到因为苏樱雪来向我挑衅,最终落得一个和秦乾老狗一样的下场。 就在秦无敌和秦家众人感到很是憋屈,无比的愤怒之时,苏樱雪走到了苏天的面前,就像她小时候一样,伸开双臂抱住了苏天。 “天叔,我好想你啊!” “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都还好吗?” “我好想他们,我好想好想见到他们啊!” 苏天和苏樱雪是本族之人,有一定的血缘关系,所以苏樱雪对苏天格外的亲,此刻见到了苏天,立刻就想到了她的亲人,思念的心瞬间就穿越了千山万水,只恨不得立刻见到她的父母家人。 苏天自然能够理解苏樱雪的心情,轻轻的拍着苏樱雪的肩膀道:“樱雪,天叔也想你啊!你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都很好,和你一样,他们都好想你,好想好想见到你。” “不过你放心,等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天叔会立刻带你去见他们,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能见到他们了。” 在安慰了一番苏樱雪之后,苏天拉着苏樱雪的小手,把曾梦倩介绍给了苏樱雪。 “樱雪,这是你婶子曾梦倩,是我媳妇儿,我觉的很有必要让你知道她的身份。” 说起曾梦倩之时,苏天的眼睛里精光闪闪,掩饰不住的喜爱和骄傲,曾梦倩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急忙一把将苏樱雪拉在了她的怀里。 “樱雪,你天叔经常跟我念叨,现在好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苏樱雪依偎在曾梦倩的怀里,就如同在她母亲的怀抱里一样,心情极度的舒畅,抬起头看着曾梦倩道:“婶子,你可真美,我天叔这辈子真是太值了!” 听到苏樱雪这话,曾梦倩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苏天这货却一本正经的道:“岂止是这辈子太值了,上辈子也值了!” 我们当然都懂苏天话里的意思,全都站在一旁笑了起来。 正所谓是秦家的人想哭,我们天机门的人却全都在笑。 郑海冰见苏樱雪依偎在了曾梦倩的怀里,就在一旁做出了一副很是憋屈的样子,对着苏樱雪道:“樱雪,你也太过于厚此薄彼了吧?” “对师父和你天叔婶婶那么亲热,难道我们这些人就成了路人甲了吗?” “我这个大师兄难道对你不好吗?你竟然对我这样?我真是好伤心啊!” 听到郑海冰这话,苏樱雪急忙走到了郑海冰的面前,先对着郑海冰来了一个熊抱,然后才道:“大师兄,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们大家。” 郑海冰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樱雪,我们也和想你啊!我们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记过你,一直在等着你重新回归到师父门下。” 接下来苏樱雪一个一个的走到了天机门的众人面前,跟他们打起了招呼。 “兰陵师叔,我好想你,你还好吗?” “武师叔,我好想你,你越来越帅了!” “小云师叔,你也越来越帅了,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姐姐是谁?是我的小婶子吗?” 苏樱雪打招呼之时只跟她认识的人打招呼,像幽泉和幽丽,宋慈航,闻人倾城她们,苏樱雪仅仅点了点头。 唯独姚唯雨因为是云若风的妻子,在云若风重点介绍了一番之后,苏樱雪跟姚唯雨寒暄了几句,狠狠的赞美了一番姚唯雨,让姚唯雨和云若风这两个又秀了一波恩爱。 最终苏樱雪才走到了秦楚楚的面前,和别人不一样的是,苏樱雪竟然对着秦楚楚重重的一躬到底,表现的很是郑重。 “楚楚阿姨,我要谢谢你,如果不是您的话,我这辈子可能永远都做不回天机一脉门下的樱雪,所以除了我父母和师父之外,您将是我这辈子最感恩的人!” 面对着秦乾老狗之时,秦楚楚冷若冰霜,杀意凌然,但此刻面对着我的徒弟苏樱雪之时,秦楚楚竟然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一把就把苏樱雪拉进了她的怀里,轻轻的抚摸起了她的头发。 “樱雪,只要你是他的徒弟,对我而言,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不用感恩我,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苏樱雪自然明白秦楚楚话里的意思,没有再多说什么,静静的依偎在秦楚楚的怀里,享受着这种久违了的被人宠爱的感觉。 而见此情形,秦家众人全都面如土色,敢怒而不敢言,甚至夸张点来说,秦家众人连怒都不敢怒。 秦家老祖在盯着秦楚楚和苏樱雪看了片刻之后,鼓足了勇气对着秦楚楚道:“楚楚,你之前可是说过的,如果老祖宗他让苏樱雪复原,你会答应他一个要求,你的这话还算数吗?” 秦楚楚闻言,先放开了苏樱雪,随后把目光投向了秦家老祖。 在这一刻,之前还身上充满了母性光辉,眼神柔软的能将人融化的秦楚楚,突然之间面色一变,双眸之中透射出了两道实质一般的寒光,让秦家老祖只感觉自己被死神给盯上了一样,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楚楚,我,我只是问一下你而已,这是那位老祖宗让我问的,你可千万不要认为是我自己想问的。” 秦家老祖因为太过于恐惧,吓的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结结巴巴,战战兢兢的对着秦楚楚做出了一番解释。 而秦楚楚好像并不怎么在意秦家老祖的解释,面无表情的看着秦家老祖说完,她的目光在下一刻竟然投向了秦乾老狗。 此刻的秦乾老狗已经惨不忍睹,完全没有了人样,但他还没有死,嗓子里时不时的还是会发出嘶吼声,这种痛苦,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范畴,任何一个人都宁可死,也绝不愿意承受一分钟这样的痛苦。 “秦乾,今日你所受之苦,都是你当初所种下之因,希望你的下辈子,会记的姜一对你所说的那番话。” “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弱,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 随着秦楚楚的声音响彻在了天地之间,秦乾那惨不忍睹的尸体,竟然瞬间就化为了一团脓血,不过秦楚楚还是给了秦乾一个轮回的机会,只是毁了他的肉身,却放过了他的灵魂。 秦家众人看着秦乾的身体化为了脓血,对秦楚楚的恐惧达到了极致,在这一刻,他们全都不约而同的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和秦楚楚作对,不冒犯我一丝一毫。 甚至秦家的有些核心人物暗暗的在想,他们是不是应该把不冒犯我一丝一毫,写进秦家的家规里面,告诫秦家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