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五章 是他 - 天命神相

第两千零五章 是他

姚远虽然奇遇连连,气运滔天,有他的手段和底牌,但先天至宝这种东西,却不是谁都能够有的。 自从龙汉大劫之后,随着弑神罗睺和四绝魔神陨落,先天至宝就成了混元大罗圣人和顶级大能的专属品。 但自从巫妖大劫之后,随着妖族皇者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帝俊的陨落,在大千宇宙之中,只有混元大罗圣人,才有先天至宝。 那怕是斩出了三尸的顶级大能,顶多有一件上品先天灵宝,却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顶级大能有先天至宝的。 比如元始天尊的盘古幡,太上道祖的太极图,灵宝天尊的诛仙四剑,接引佛祖的菩提树,准提佛祖的七宝妙树,还有女娲娘娘的炼妖壶,这几件先天至宝都是混元圣人所拥有的,其他的先天至宝,要么是不知所踪,要么是无人能用。 就像东皇钟和河图洛书一样,虽然在帝氏一族手中,但帝氏一族却没有人能够彻底掌控这两件先天至宝。 假如帝氏一族有人能够掌控这两件先天至宝的话,东皇钟就不会落到我的手中,帝氏一族所布下的周天星辰大阵,就不会被秦楚楚所破了。 而现如今却听到女娲娘娘的先天至宝被我所掌控的消息,又岂能不让姚远受到巨大打击? 他的所有底牌和手段那怕是加起来,恐怕都不如一件先天至宝威能的百分之一。 和我这样的人做宿命之敌,岂不是代表着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姚远在这一刻很是绝望,但接下来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却让姚远绝望的心情瞬间得到了改变。 只见我说道:“女娲娘娘的炼妖壶,只是暂时为我所掌控而已。” “在这炼妖壶之中,自成一方小千世界,而在这方小千世界之内,女娲娘娘给我们远古八族留下了一件天大的机缘。” 听见我这话,不光姚远,可以说整个姚家的人全部都被我吸引了注意力。 要知道,女娲娘娘可是圣人级别的存在,是缔造了人族的人族之母,远古八族本身就是女娲娘娘钦点,既然这件天大的机缘是女娲娘娘留给远古八族的,那姚家的人就可以想象,这件机缘代表着什么? 圣人不死不灭,是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存在,圣人所赐下的机缘,让人是何等向往? 这就好比那些街头要饭的乞丐,突然听到了一个世界首富有可能会给自己一笔钱的消息一样,姚家的人此刻就是这种心态。 “姜门主,女娲娘娘究竟给我们远古八族赐下了一件什么样的机缘?” 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对待我的态度很是客气,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的神色,问着我道。 “姓姜的小子,快告诉我,女娲娘娘究竟给我们远古八族赐下了什么机缘?” 姚鹏这老货已经活了一千多岁了,虽然达到了天阶九品,当世之巅的实力境界,但他的阳寿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只要一日不勘破大罗,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他就会和普通人一样身死道消,进入轮回之中。 女娲娘娘缔造了人族,号称造化之母,她最擅长的手段是缔造生命,所以女娲娘娘所赐下的机缘,对姚鹏的吸引力简直是致命的。 如果这机缘之中有延寿之物,或者说能让他勘破大罗飞升到红尘之外,天外天上的宝物,那对他来说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此刻的姚鹏虽然对我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好,但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急切,充满了渴望,就好像一个小孩子看着大人手中的糖果一样。 “姜一,女娲娘娘究竟赐下了什么机缘?你能不能不吊我们的胃口?” 姚远这货虽然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身份和来历很是不凡,但对于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他还是有着极度的渴望。 他前世的身份虽然达到了顶级大能的程度,但只要不成圣就是蝼蚁,和女娲娘娘这种圣人级别的存在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如果能够得到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那必然能够让他锦上添花,缩小甚至追上他和我之间的差距。 其实在姚远看来,如果我没有女娲娘娘的炼妖壶这件先天至宝的话,那我和他之间就没有什么差距了。 甚至有可能他的手段和底牌足以镇压了我。 “姜一,求求你了好吗?快告诉我女娲娘娘赐下了什么机缘?我们远古八族之中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这份机缘?” 姚广虽然在郑海冰他们的手中吃瘪了,但他的野心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在姚广看来,如果他能够得到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说不定会让他的气运更加旺盛,各方面的综合实力更进一步,从而达到和我们五个天命之人争锋的地步。 这种想法,姚广一直都没有断绝过,所以此刻的姚广直接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面对着一个比一个还要着急,一个比一个还要迫切的姚家众人,我实在是感到很无语,我特么的就算是想说,你们也要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一个个像连珠炮一样,七嘴八舌接二连三的向我发问,我特么的那有说话的机会? 好不容易得到姚广问到了最问题的关键,趁着姚家的其他人还没有开口之际,我回答着道:“你们应该知道,女娲娘娘的圣人道场,乃是娲皇宫,而这娲皇宫就在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之中。” 随着我的这话一出口,整个姚家的人全都沸腾了,尤其是姚家的一帮核心人物,一个个全都激动的无以复加。 娲皇宫可是圣人道场,如果女娲娘娘所赐下的这件天大机缘和圣人道场有关的话,那可以想象在圣人道场之中会有什么样的宝物? 混元大罗圣人,那怕是随手赐下的一件东西,对普通人来说都是受用无穷的。 圣人道场之中那怕是最普通的一件东西,恐怕都能够让一群大罗金仙打破头。 如果在圣人道场之中能找到延年益寿,提升实力的天材地宝和灵丹妙药,乃至各种法宝武器,那对于得到这份机缘的人来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姜门主,姓姜的小子,姜一,怎样才能进入娲皇宫之中?” 七嘴八舌,异口同声,姚家的诸多核心人物,全部都向我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我淡然一笑,目光从姚家的核心人物身上扫过,回答着道:“按照我们之前去秦家的结果,能够进入炼妖壶内小千世界之中的人只有一个,这个人必须是远古八族之主的身份。” “而且只有远古八族之主全部聚齐,炼妖壶内小千世界之中的娲皇宫才能够开启。” 听到我这话,姚家的一帮核心人物又是欣喜又是忐忑,心情很是复杂。 他们欣喜的是,炼妖壶内只能有一人进入,这就代表着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只能为一人所得。 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尤其是这种千年世家的人,在面对着女娲圣人所赐予的机缘之时,没有人会有和其他人分享的想法的。 但让他们忐忑不安的是,只有一个人能够进入炼妖壶内,就代表着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被淘汰了的话,那就意味着和女娲娘娘所赐下的天大机缘无缘。 这样的一个结果,是谁都不想要的。 就这样,在看了一眼姚家的其他人之后,姚家的老祖宗姚鹏首先忍不住了。 “从辈分上来说,老夫是整个姚家辈分最高的,所以老夫是最有资格做姚家之主的。” “姚家之主必然是远古八族之主,所以女娲娘娘所赐下的这份机缘,肯定是给老夫的!” 姚鹏倚老卖老,自持身份的说出了这番话,如果换做以前,姚家可能没人敢吭声,但现在的姚家却和往日不同。 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和姚鹏实力境界相同,他是不可能把这件天大机缘让给姚鹏的。 只见姚天匍对着姚鹏摇了摇头道:“老祖宗,你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了,女娲娘娘所说的远古八族之主,肯定是当前的姚家之主。” “自从老祖在洞天福地之中身亡之后,整个姚家都是我在打理,无论是看在我的功劳还是苦劳的份儿上,姚家之主的身份舍我其谁?” 姚天匍的话音刚落,姚远却冷笑了一声道:“女娲娘娘乃是高高在上的圣人,是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存在,但女娲娘娘的地位再高,她还是在天道之下的。” “而我,却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连天道都认可了我,难道女娲娘娘她不会认可我?” “除了我这个当代的天命之子,有资格做姚家的主人之外,你们谁还有资格?” “女娲娘娘所赐下的这件天大机缘,本来就是赐给我的,你们就不要妄想跟我争抢了!” 被姚远这样一说,无论是姚鹏还是姚天匍都感到无法反驳,但他们两个却很是不甘。 姚广这小子更加不甘,在看了我一眼之后,问着我道:“姜一,是不是只有天命之人,才有资格被女娲娘娘所认可?才有资格成为远古八族之主?” 姚广此言一出,整个姚家的人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我,而我却淡然一笑,把目光投向了秦家的秦无敌。 看着秦无敌,我淡然说道:“楚楚是秦家的天命之女,但楚楚却没有资格进入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之中。” “秦家的远古八族之主,是他!” 听到我这话,看到我的手指指向了秦无敌,姚远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很是难看。 但姚家的其他人,却眼睛一亮,眼神之中充满了希望。 尤其是姚广这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只恨不得立刻就验证他是否是远古八族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