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十章 祖龙金身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十章 祖龙金身

曾经的姚辉在姚远的眼中就是一个废物,让姚远堂堂的天命之人跪在姚辉的面前,给他磕三个响头,这是姚远绝对不能接受的。 所以此刻当面对着声色俱厉的我之时,姚远这货跟我对顶了起来。 “姜一,就算女娲娘娘认可姚辉,这也是我们姚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就算是你动了手脚,我也承认姚辉的身份算了,就让他做姚家之主吧。” 姚远这货明知理亏,所以他还是嘴上承认了姚辉的身份,不过让他给姚辉下跪磕头,这是不可能的。 但我既然替姚辉做了见证,而且在姚家众人面前必须让姚辉树立威严,我又岂能放过姚远,错过这个机会。 那怕你是天命之人,在姚家之主的面前,你仍然是姚家的人。 打赌既然输了,你就必须在姚辉的面前下跪。 想至此,我面色一沉,表情肃穆而又郑重的对着姚远道:“姚远,我再给你说一遍,既然你打赌输了,就愿赌服输,该跪下就跪下,该磕头就磕头。” “如果你要耍赖的话,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出这话之时,我满脸的凌然之色,一股杀意在无形之间从我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让姚远瞬间就感受到了。 “姜一,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让我对他下跪,给他磕头,他能受的起吗?” 姚远这货死鸭子嘴硬,仗着自己天命之人的身份,挖空心思的给自己找着借口。 而我却冷冷的一笑,看了一眼姚辉,然后道:“天命之人又能怎样?只要你是姚家的人,在姚家之主面前,有什么不能跪的?有什么头不能磕的?” “除非姚辉这个姚家之主放过你,不然的话,今天你跪也得跪,不跪也得跪。” “这个头,你磕定了!” 被我这样一说,无论是姚远还是姚家众人,全都把目光投向了姚辉,想看看姚辉是什么态度? 姚远是天命之人,对姚家来说至关重要,但姚辉是姚家之主,对姚家来说同样重要。 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姚家是否能够安全的度过灭世大劫,和姚远姚辉的关系很大。 姚远能给姚家带来无上气运,但姚家却需要在姚辉的统领之下,才能够度过灭世大劫,女娲娘娘之所以选择姚辉为姚家之主,恐怕就是这个意思。 在当前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姚辉放过了姚远,姚辉在姚家的地位就很难确立,他在姚家的威严就很难形成。 但如果姚辉让姚远对他下跪磕头,会不会让姚远这个天命之人对姚家产生怨恨,从而对姚家的气运有所影响呢? 姚家的几个老一辈的核心人物全都有些凌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但姚辉的态度却很是坚定,从他跟姚远打赌的那一刻起,甚至可以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在祈盼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面色一寒,释放出了他天阶九品当世之巅高手的威压,姚辉冷冷的道:“既然我是女娲娘娘所认定的姚家之主,那让一个姚家子弟在我的面前下跪磕头,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姚远,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既然天道选你为天命之人,你就不应该做出让姚家蒙羞,违背诺言,忤逆天道的事情!” 我们不得不承认,姚辉还真姚家之主的风范,他这番大义凛然的话一出口,姚家的一帮核心人物全都连连的点头,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 姚远赖以自豪的天命之人身份,反而却被姚辉当做一顶大帽子扣在了姚远的头上,让姚远根本就无法反驳。 违背诺言,忤逆天道,这八个字简直重逾泰山! “不!我绝不会给你下跪磕头!姚辉,你算什么东西,那有这个资格?” “想让我给你下跪磕头,除非你能打败我,让我信服于你!” 姚远这货摆明了要耍赖,在那里胡搅蛮缠了起来,但姚辉虽然达到了当世之巅的实力境界,底牌和手段恐怕远远不如姚远。 站在这个角度,我是不可能让姚辉和姚远一战,用这种方式让姚远这货低头的。 “姚远,看来你真是要耍赖了!” “我刚才已经说了,如果你非要耍赖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能保证了!” 就在我的话音一落之后,小兰陵他们为了配合我,给姚远这货制造压力,一个个全部都把他们的先天灵宝祭了出来。 顿时就见霞光万道,宝光四射,先天灵宝的威能四处弥漫,让姚家众人全都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秦楚楚冷哼了一声道:“姚远,你可要弄清楚,在你身上的鸿蒙紫气对其他的天命之人来说代表着什么意义。” “如果你非要耍赖,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夺了你身上的鸿蒙紫气。” “这道鸿蒙紫气无论是给姜一还是给我,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说出这话之时,秦楚楚表现的很是淡然,但听在姚远的耳朵里,却让他浑身发冷,如坠冰窖一般。 虽然姚远有他的底牌,但我们这帮人却有好几件上品先天灵宝,一个个实力不凡,一旦我们跟他翻脸,他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三千混沌魔神之中的上等混沌魔神,都被我们给诛灭了十来个,他的实力虽然不凡,但和上等混沌魔神能相提并论吗? 就算是上等混沌魔神受到了天道意志的压制,以他的手段和底牌,也不可能凌驾于上等混沌魔神之上。 所以姚远仔细一想,如果他惹恼了我们,让我们这帮人对他出手的话,他很有可能很秦楚楚所说的一样,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就连他的鸿蒙紫气,都要被我和秦楚楚所夺。 可即便是如此,让他跪在姚辉的面前,给姚辉磕三个响头,姚远还是不甘心! “姜一,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如果你觉的姚辉不行,那你就跟我单挑!” “你要是能打败我,我就兑现诺言,给姚辉下跪,给他磕三个响头!” “大家都是天命之人,你不会没有胆量跟我战一场吧?” 在姚辉看来,我的实力等级不过是二品神相,中品金仙的级别。 而且我并没有先天灵宝在手,以他的实力和底牌,是不可能输给我的。 所以姚远就主动向我发起了挑战,在言语之间故意刺激着我。 而对于我来说,同为天命之人,姚远是我的宿命之敌,我们两个之间,迟早必有一战,借着这个机会对姚远有一个了解,对我来说没有坏处。 相师等阶提升到了二品神相,功德金身同样有所提升,我正想对自己的综合实力做一个测试,姚远这货就主动送上了门来,我肯定不会拒绝他的。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跟你单挑!” “如果你败在了我的手下,你就必须遵守诺言,给姚辉下跪磕头。” 和姚远相顾对立而视,我点了点头正色回应着道。 听到我的回应,姚远的面色一喜,在姚远看来,只要他动用了他的手段和底牌,打败我是不在话下的。 当然,考虑到天机门的其他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姚远肯定不敢对我下杀手。 对我的鸿蒙紫气他虽然垂涎无比,这个时候他却丝毫都不敢有觊觎抢夺之心。 或许只有在灭世大劫降临之际,天道最混乱之时,才是他跟我抢夺鸿蒙紫气的最佳时机吧! “好!只要你能打败我,能让我心服口服,我就给姚辉下跪磕头!” “但如果你无法打败我,或者输给了我,那我和姚辉之前的赌约就此作罢!” 就在姚远答应了一声之后,姚家众人全部都退到了两边,天机门的其他人也纷纷往后退去,给我和姚远腾出战斗的场地。 之前姚远和我交手过好几次,他从来都没有赢过一次,这一次姚远可是憋足了劲儿,一定要在我的身上一雪前耻。 所以当两边的人腾出了场地之后,姚远把身上的上衣脱了下来,往后一丢,缓步往前走了几步。 而就在姚远往前走了几步的这个过程之中,姚远的上半身竟然开始长出了鳞片,把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甚至在姚远的头顶上,竟然长出了一对犄角,这对犄角看上去和传说之中四神兽之首的龙的犄角一样。 转眼之间,等到姚远的整个上半身被鳞片彻底覆盖之后,他身体上的那些鳞片,竟然全部都变成了金色,头顶上的一对犄角,同样也变成了璀璨夺目的金色。 闻人倾城看着姚远,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道:“这是,祖龙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