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十三章 姚鹏的请求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十三章 姚鹏的请求

姚远的祖龙金身不如我的功德金身,他的祖龙碑遇到了我的混沌金钱就相当于一件废品,在这种情况之下,姚远对上我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可让姚远给姚辉下跪磕头,是姚远万万不能接受的。 可以说在这一刻,姚远无比的纠结,他只感到天道不公,为什么会给他安排一个我这样的对手? 为什么每次和我作对,他从来都是只会吃亏,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鸿钧老祖以身合道,代表着一部分的天道意志,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他的前世为帮助鸿钧老祖而死,鸿钧老祖欠下了他的因果,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偿还的吗? 被我一拳轰飞,像个死狗一样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姚远的意识之中闪现了诸多想法,对鸿钧老祖产生了不小的怨恨。 而就在这时,秦楚楚看着躺在地上的姚远,声音之中透露出了无尽的杀意,如同寒风一般凌冽的道:“姜一,你可不要忘了,姚远是天命之人,他和你之间是注定了的宿命之敌。” “杀了姚远,你就可以得到他身上的鸿蒙紫气,夺了他身上的无上气运。” “你的鸿蒙紫气越多,气运越加旺盛,你成为救世之主,混元圣人的机会就越大。” “既然姚远不履行赌约,非要死撑着,你为何不借这个机会把他给杀了?” 秦楚楚说到这里,躺在地上的姚远只感觉到一股让他透体生寒的杀意锁定了他的身体,让他发自内心的产生了一股恐惧之感。 自从明确了自己祖龙转世的身份之后,姚远的意识之中有了祖龙的记忆,在祖龙这个远古洪荒之时的顶级大能的记忆之中,根本就没有恐惧这两个字。 那怕是祖龙死在四绝魔神的手下之时,都没有产生过这种感觉。 可是此时此刻,当秦楚楚释放出的杀机封锁了他的身体之时,姚远内心深处的恐惧,竟然无法自抑。 而就在这时,秦楚楚紧接着道:“如果你觉的下不了手的话,就让我来动手,帮你把他给杀了吧!” “不过如果是我下的手,那姚远的鸿蒙紫气和无上气运,恐怕就要归我了!” 姚远虽然是天命之人,祖龙转世,但秦楚楚在言语之间,杀死他就好像杀死一只蝼蚁一般,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但秦楚楚所说的这番话,听在我的耳中,却让我很不是滋味。 如果我们五个天命之人之间必须互相残杀的话,姚远和帝天还好说,周杰和秦楚楚,叫我该如何是好? 周杰这人是一个忠厚之人,在我看来是一个值得做朋友的人,让我为了成为所谓的救世之主和周杰互相残杀,这是我无法做到的。 秦楚楚就更不用说了,让我杀死秦楚楚,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我内心深处的情感,我和秦楚楚关系,以及很多很多,无数理由,都不容许我伤害秦楚楚一根头发,更不用说杀死她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愿意接受天道给我们天命之人所安排的宿命,那怕是姚远,我都不愿意杀死他。 虽然姚远这个人让人很憎恶,他的一举一动,很多行为都让我很不舒服,但我却还是不愿意开了这个杀戒,接受命运的安排。 但我是这样想的,姚远却不这样想,对于姚远来说,或者说对于大千宇宙之中的所有生灵来说,活着总要比死了的强。 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 只要活着,才会有机会! 所以在听到了秦楚楚饱含着杀意的声音之后,姚远瞬间就从地上坐起了身子。 “我愿赌服输!” “我给姚辉磕头还不行吗?我承认姚辉的姚家之主身份还不行吗?” “只求你们不要杀我!” “我是祖龙转世的天命之人,已经死过一次的我,再也不想死了!” 姚远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之色,对着我和秦楚楚哀求了起来。 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杀死姚远,既然姚远服软,愿意兑现赌约,我就没有必要杀死姚远了。 先看了一眼秦楚楚,见秦楚楚没有再坚持,非要杀死姚远之后,我这才对着姚远道:“既然你愿赌服输,那你只需要兑现赌约,给姚辉下跪磕头,承认他姚家之主的身份,我们就放过你。” 听到我这话,姚远诚惶诚恐的看了秦楚楚一眼,发现秦楚楚已经撤回了她身上的那股让他心惊胆寒的杀意之后,姚远这才安心了下来。 虽然秦楚楚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过,把他两次打落到尘埃的是我,但不知道为什么,姚远却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在场的众人之中,只有秦楚楚能够杀死他。 对秦楚楚的这种恐惧,好像是他与生俱来的一样! 这种感觉,姚远无法理解,但却挥之不去,成了他心里的阴影。 或许只有杀死秦楚楚,或者秦楚楚死在他的面前,才能够消除姚远心里的阴影。 然而当前,在秦楚楚的注视之下,他却不得不走到了姚辉的面前,对着姚辉双膝跪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姚家子弟姚远,见过家主!” 随着姚远对姚辉下跪磕头,承认了姚辉姚家之主的身份,姚辉在整个姚家,就竖立了他的威严,确定了他的地位。 既然姚远这个天命之子都承认了姚辉的身份,而且姚辉还是女娲娘娘所认定的姚家之主,姚家的其他人自然也要认可姚远的身份。 就连姚家的老祖宗姚鹏,在姚辉下跪磕头之后,竟然也走到了姚辉的身前,对着姚辉跪了下来。 “姚鹏见过家主。” 姚远跪在他的面前给他磕了三个响头,让姚辉很是欣慰,甚至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毕竟姚远曾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一口一个废物的称呼他。 但姚家的老祖宗姚鹏跪在了他的面前,就让姚辉有些招架不住了。 姚鹏活了上千年之久,是姚家正儿八经的老祖宗,让自己的老祖宗跪在面前,这是姚辉所不能承受的。 “老祖宗请起,万万不可如此!” 理会都没有理会姚远,姚辉走上前去,急忙想扶起姚鹏。 但姚鹏却跪在了地上死活都不肯起来。 这时见姚远这个天命之人和老祖宗级别的姚鹏都跪在了姚辉的面前,姚家的其他人又岂敢造次? 对于姚辉的姚家之主身份,他们还那里敢有异议? “姚天匍见过家主!” “姚天正见过家主!” “姚天凌见过家主!” 一时之间,姚家的几大长老,各个辈分的人物,全部都哗啦啦的跪了一地,主动承认了姚辉的身份。 姚广这货很是不甘,对姚辉羡慕嫉妒恨的要死,但连姚远都跪了他那里还敢再死撑着? “姚广见过家主!” 就在姚广跪了下来之后,整个姚家的人除了姚唯雨的父亲没有跪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全部都跪了下来。 而姚唯雨的父亲之所以没有跪,是因为姚辉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对他而言,姚辉和他的儿子没有什么区别,他要是给姚辉下跪,姚辉肯定无法接受。 以他对姚辉的了解,这一跪根本就没有任何必要。 看着姚家的人跪了一堆,要说姚辉没有成就感是不可能,任何一个人对权势,对地位都会有一定的追求的,此刻的姚辉,只想仰天长啸一声,以此来表达他舒爽的心情。 不过总是让姚家的这些人跪在他的面前肯定不行,现如今他竖立了威严,确定了地位,下一步就到了笼络人心的时候了。 “姚远,你我之间的过去就烟消云散吧!” “你是姚家的天命之人,我是姚家之主,只有我们两个团结一心,才能让我们姚家度过灭世大劫,维护天道公正,保护人族安危,让远古八族的传奇永世流传下去!” 在姚辉对着姚远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姚远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但却并没有做出具体的回应,在看了一眼我和秦楚楚,见我们两个没有什么反应,姚远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姚辉本来也没指望姚远能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见姚远从地上站了起来,就用了一点力气,想把姚鹏从地上扶起来。 “老祖宗,你这一礼我有点受不起啊!” “赶紧起来吧,你大可不必如此!” 姚辉一边说着话,一边想把姚鹏从地上扶起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姚鹏却用足了力气,死死的固定住了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打算从地上起来。 “家主,您要是不答应我一件事,那我就一直都跪在这里,直到你答应为止!” 让自己保持跪在地上的同时,姚鹏说出了这番话。 听到姚鹏这话,姚辉不由的眉头一皱,心想到原来姚鹏是有他的打算和主意的。 于是姚辉问着姚鹏道:“老祖宗,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 姚鹏就等着姚辉的这句话,在姚辉的话音一落之后,他立马装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对着姚辉道:“家主,我活了一千多年,阳寿已经剩余不多,难免要落得一个身死道消,进入轮回的下场。” “可怜我修行了上千年,最终却要进入轮回之中重新开始,这让我又岂能甘心?” “女娲娘娘是混元圣人,她最擅长造化之术,可以让人返老还童,死而复生,如果你在女娲娘娘的娲皇宫之中能够得到女娲娘娘的造化之法,或者说能够延年益寿,免去轮回之苦的灵丹妙药,天材地宝,可以给我一份吗?” “家主,如若你能给我一个免去轮回之苦的机会,或者说让我多活上几百年,那在整个姚家我唯你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