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十章 最后一名远古八族之主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十章 最后一名远古八族之主

秦楚楚说这话之时,眼神之中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好像周杰在她的眼里,已经成了一个死人一样。 欧阳寒冰虽然是天运之女,但对于秦楚楚来说,她不过是蝼蚁一只,根本就不值得她去关注。 要不是因为欧阳寒冰有着天运之女的身份,秦楚楚早就已经让欧阳寒冰回归天地之间了,不可能会让她伤害到秦美美。 就在气势凌人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秦楚楚撤回了她的庚金之剑,让庚金之力重新回归了天地之间。 接下来,秦楚楚走到了闻人倾城和姚唯雨她们几个的身边,将她二姐秦美美的尸体抱了起来。 抱着秦美美的尸体,秦楚楚向周家的人身上扫视了一圈,然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我会按照我二姐的心愿把她葬在距离你们周家不远的一座山头上,让她时时刻刻都能够看到那个辜负了她的人。” “但如果你们周家的人,或者周家以外的人敢对我二姐的墓地有任何损坏,让我二姐的阴魂不得安生的话,我秦楚楚对天发誓,必定会把你们周家的人,杀的一干二净,鸡犬不留!” 随着秦楚楚此言一出,一股凌然如天威一般的杀意从她的身上释放了出来,向着整个周家的人,还有昆仑派的人碾压而去。 感受到了这股杀意,无论是周家的人还是昆仑派的人都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此时此刻,昆仑派和周家的人才算是真正感受到了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她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在秦楚楚的面前,他们就是蝼蚁,秦楚楚在一念之间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周杰在这一刻更是感受深刻,在他看来,以秦楚楚的真正实力,就算是他动用了混沌鞭,照样也不是秦楚楚的对手,反而会让秦楚楚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了他,让他和秦美美去作伴。 除非灭世大劫降临,他能够调动紫薇大帝的所有神道之力,或许才有可能是秦楚楚的对手,否则的话,秦楚楚随时随地,都可以灭杀了他。 就这样,在感受到了秦楚楚的强大之后,周家的人和昆仑派的人全部都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只有周贺这个周家之主,表现的很不服气,始终用眼睛瞪着秦楚楚。 但秦楚楚或许是看在周贺和我们同学一场的份儿上,并没有跟他计较,抱着秦美美的身体向距离周家洞府最近的一座山峰而去。 而见此情形,我们一帮人跟在了秦楚楚的身后,周贺因为要跟我们开启娲皇宫,自然也跟随在了一起。 周家的老祖宗周楚先表情凝重的看了一眼秦楚楚的背影,又看了一眼被秦楚楚给吓的瑟瑟发抖,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欧阳寒冰,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 “派几个人跟着他们,确定了秦美美的墓地之后,让人不分昼夜的看着墓地,千万不要惊扰到秦美美的阴魂,不要让她的墓地受到破坏。” 周楚先之所以会做出这个决定,很显然是被秦楚楚给吓到了,而周家的其他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在周家的大长老周天棋安排了一番之后,在两名周家长老的带领之下,几个周家的人远远的跟随在了我们的身后。 洞天福地之中的自然环境绝非外界能比,生长了百年千年的古树到处都是,在抱着秦美美的尸体爬到了山峰最高处之后,秦楚楚就让我们砍倒了一棵四五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的巨大古树,利用这棵古树现做了一个棺材出来。 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有着神兵利器在手,做一个棺材并不是难事,可以说仅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做好了棺材,利用山石给秦美美搭建了一个墓地出来。 弄好了这一切之后,秦楚楚把她二姐秦美美仔细打扮了一番,恋恋不舍的看着她,将她的软玉温香之体放进了棺材之中。 虽然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但这一世她和秦美美却是血浓于水的亲生姐妹,所以当我们合上了棺材盖,把装着秦美美尸体的棺材往墓穴之中放下之时,秦楚楚和秦秀秀姐妹两个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二姐,你可真是傻啊!” “周杰那样的男人,值得你这样吗?” 秦楚楚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二妹,为周杰那样的男人,你有必要去死吗?” “姜一有功德金丹,郑海冰有生死玄门,只要你想活,在这个世界上,有谁能让你死?” 秦秀秀同样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在她看来,只要秦美美不想死,就算是现在我们都可以让她活过来。 但秦秀秀那里懂得,有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秦美美的心已经死了,让她活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什么意义?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易,秦美美本来就是一个很偏激的人,她就算是死,也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来。 对于秦美美来说,她现在唯一的执念,就是有朝一日周杰会死在秦楚楚的手上,让周杰的阴魂陪伴于她。 就这样,在秦楚楚和秦秀秀姐妹两个痛苦了一场,姚唯雨和曾梦倩还有闻人倾城陪着她们哭了个不亦乐乎之后,我在秦美美的墓地布下了几个风水法阵,可以用来封锁住秦美美的阴魂,不至于被阴曹地府的鬼差发现。 而且这几个风水法阵不仅可以封锁住阴魂,还可以滋养鬼体,让变成了鬼的秦美美不至于太过于弱小。 在安排好了这一切之后,这一次的周家之行算是告一段落。 因为秦楚楚和我是他大哥周杰的宿命之敌的缘故,周贺基本上把我和秦楚楚当成了他的敌人来看待,不过为了女娲娘娘所赐下的机缘,为了让自己更加强大,能够帮助到他大哥周杰,周贺即便是很不情愿跟我们在一起,却不得不跟我们在一起。 不过有句话叫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周贺已经把我们当成了他的敌人,对我们有着强烈的敌意,他自然就很少跟我们交流。 不要说我和秦楚楚了,就算是苏天郑海冰和小兰陵他们,周贺都爱理不理的。 对于苏天和郑海冰他们来说,周贺本来就和他们的关系一般,既然周贺在他们的面前始终摆着一副臭脸,不大愿意跟他们交流,他们自然也不愿意跟周贺往来。 如此一来,周贺就好像被孤立了一样,那怕是在苏天的混沌金殿之中,周贺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跟谁都不愿意交流。 我虽然在内心深处把周贺还是当成了朋友,毕竟周贺曾经帮过我,但周贺对待我的态度,却让我只能和他保持距离。 曾经的同学和朋友,竟然弄成了这个样子,这让我很是伤感,但却无可奈何。 就这样,我们一帮人在洞天福地之中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乘坐着苏天的混沌金丹,离开了洞天福地,返回到了天机门总部。 一返回天机门总部,在第一时间我就问起了老修的情况,如果有老修的消息,只要确定了老修是远古八族之主,那就算是达成了开启娲皇宫的条件。 可让我感到无比失望的是,无论是天机门还是赖老那边,都没有收到老修的任何消息。 天机门和赖老通过多个渠道放出了风声,让老修跟天机门联系,或者跟灵异调研局联系,但老修却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失踪了一般。 这让我很是心焦,如果老修始终不现身,远古八族之主无法聚齐的话,那娲皇宫就无法开启,陈婉秋就永远都没有机会恢复自由。 灭世大劫眼看着即将降临,甚至随时都有可能降临,但我却连自己的女人都救不了,这让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又一次的让我深刻认识到了那句至理名言。 人之一生,之所以会痛苦,绝大多数时候,是因为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但老修不出现,不跟我们联系,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等待之外,还能怎样? 就这样,我们等了足足有三天时间,老修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让秦家的秦无敌和姚辉还有周贺都有些等不住了,他们都是被女娲娘娘所认可的一家之主,如果不能为家族和自己得到女娲娘娘所赐下的天大机缘,那他们有什么必要跟着我浪费时间呢? 情急之下,姚辉和秦无敌还有周贺三个人同时找上了我。 “姜一,老修还是联系不上吗?” 姚辉虽然有些焦急,但他还是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语态平和的问着我道。 “姜门主,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途径和渠道,能够联系到最后一个远古八族之主呢?” 秦家的秦无敌或许是因为秦楚楚的缘故,对待我的态度很是客气,毕恭毕敬的问着我道。 但周贺这小子本身就把我当成了敌人,所以他跟我说话之时就表现的一点都不客气。 只见周贺瞪着他的那双眼睛,语气很是生硬的对着我道:“姜一,那个修宇轩只能算是远古八族的传人而已,我看他并不一定是远古八族之主。” “不如我们去修宇轩的家族所在,找修宇轩同族同宗的人来试一下,说不定真正的远古八族之主,就在修宇轩的同族之人中。” 本来我已经有点儿乱了方寸,被周贺这样一说,一下子就让我如梦初醒一般。 “对啊!周贺,你说的很对,我们应该去找老修同族同宗的人试一下,说不定能在老修的族人里面,找到一个替代他的人,做远古八族之主。” “我们这就去修家寨,找老修同族同宗的人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