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十四章 一试便知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十四章 一试便知

既然修义不愿意跟随老修,那老修肯定不会把他当成自己人看待。 所以想通过修义对老修要做的事情做一个了解,显然是没有意义的。 既然没有意义,那就不用多此一问。 更何况以修义和老修的关系,如果我问的太多了,反而会让修义有所忌惮,对我们产生防范心理。 对我来说,修义是不是女娲娘娘所认定的远古八族之主,这才是最关键的。 只要修义能够被女娲娘娘认可,那远古八族之主就算是凑齐了,我们八个人进入了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就可以开启娲皇宫。 一念至此,我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然后对着修义道:“修义,我们之所以到修家寨来,一来是为了跟你打听老修的情况,二来是还有一件天大的机缘,看看你们修氏一族是否有机会得到?” 听到我这话,对于我们来找他打听老修的情况,修义并没有感到特别奇怪。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老修没有和我们在一起,就足以说明他要做的事情不一定能够被我们认同。 更何况以修义所感受到的老修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就连修义对老修都产生了一种不认同之感。 所以此刻的修义并没有关注我们和老修之间发生了什么,而是直接问着我道:“姜大哥,你说有一件天大的机缘,究竟是什么机缘呢?” 作为修氏一族的族长,只要牵扯到修氏一族,修义肯定要弄个清楚明白。 那怕是修氏一族目前只剩下了一帮老人和孩子,和他在同一年龄段的人不超过十个,修义还是对我所说的天大机缘,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对于修义的反应,我丝毫都没有感到意外,作为修氏一族的族长,他有这个反应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于是我对着修义道:“修义,你应该知道,我们远古八族是女娲娘娘亲自选定的,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这是我们远古八族传承了无数代的责任和义务。” 牵扯到了我们远古八族,对修义说这话之时我表情很是凝重,而修义同样也表现的很是严肃,重重的点了点头对着我道:“姜大哥,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作为远古八族的传人,从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我,我们远古八族一脉,肩负的责任和义务,是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 “无论我是不是修氏一族的族长,作为远古八族的一员,我都不可能忘了女娲娘娘所赐予我们的这个身份,和我们所肩负的责任。” 修义的回答让我对他更加认同,如果远古八族一脉的人都和修义一样,那由远古八族来守护人族,守护这个世界的话,恐怕这个世界就不会变成现在的这幅样子。 修义能够有这种想法,我相信他肯定能够得到女娲娘娘的认可。 接下来在重重的拍了拍修义的肩膀之后,我对着他道:“上一次我们到你们修家寨来,其实是为了你们修氏一族的女娲令而来。” “从老修父亲的手中得到了女娲令之后,八枚女娲令聚合到了一起,就生成了女娲娘娘的先天至宝炼妖壶。” 作为远古八族的传人,修义对选定了远古八族的女娲娘娘肯定有一定的了解,甚至可以说,修义从小就是听着女娲娘娘的故事长大的,所以此刻当听到我说到了女娲娘娘的炼妖壶之时,修义的眼睛瞪的老大,嘴巴也情不自禁的张开了。 猛的倒吸了一口气之后,修义还是有些不大相信的问着我道:“姜大哥,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按照你的意思,女娲娘娘把她的先天至宝炼妖壶,化成了八枚女娲令,传给了我们远古八族?” “那可是先天至宝啊!就算是女娲娘娘都只有一件的先天至宝,她竟然会赐给我们远古八族?” “如此说来,女娲娘娘她为了我们人族,真是用心良苦啊!” 被修义这样一说,就连我都觉的女娲娘娘简直太伟大了。 先天至宝这样的宝物,就算是混元圣人都只有一件,但女娲娘娘竟然赐给了远古八族来守护人族,这就足见女娲娘娘对我们人族的关爱之心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真不愧是人族圣母,因为只有母亲才能对自己的子女有这样的关爱! 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声附和着修义道:“当然,女娲娘娘缔造了我们人族,她老人家自然对我们人族关爱有加。” 接下来我给修义详详细细的说道:“女娲令虽然被我们聚合到了一起,恢复成了炼妖壶,但因为炼妖壶运转需要大量的混沌本源,所以我们只能四处寻找和诛杀妖魔鬼怪,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算是让炼妖壶恢复了正常运转,在炼妖壶的空间之内,重新衍生出了小千世界。” 听我说到这里,修义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因为以他的见识,根本就无法想象,在一件先天至宝之内,衍生出一个小千世界是什么样的概念? 而看着一脸好奇的修义,我继续说道:“就在炼妖壶恢复了正常运转,在炼妖壶的空间之内重新衍生出了小千世界之后,通过炼妖壶我得到了一个信息,而这个信息,我估计十有八九应该是女娲娘娘所留下的。” “甚至可以说,把炼妖壶化作女娲令赐给我们远古八族,到现如今女娲娘娘赐给我们远古八族的这场天大机缘,所有的一切,应该全都在女娲娘娘的算计之中。” 修义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但修义却不难想到,以女娲娘娘的圣人手段,做出这种安排和算计,也不算是什么太过于惊世骇俗的事情。 毕竟圣人是无所不能的,是仅次于天道的至高存在。 “姜大哥,你说的那件天大机缘,是不是和女娲娘娘在炼妖壶之内所留下的信息有关?” 直视着我,修义很是坦诚,丝毫都没有把我当做外人的问着我道。 我自然是点了点头,回答着道:“是的,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根据女娲娘娘在炼妖壶之中所留下的信息,我们只需要凑齐了远古八族之主,就能够开启在炼妖壶内小千世界之中的娲皇宫。” 听我说到这里,修义又一次的被震惊到了。 “娲皇宫?姜大哥,你确定说的是娲皇宫?是女娲娘娘的圣人道场的那个娲皇宫?” 以修义对女娲娘娘的了解,他肯定知道女娲娘娘的圣人道场就是娲皇宫,如果我们要开启的娲皇宫是女娲娘娘的圣人道场的话,那这场机缘所代表的意义,简直就超乎了他的想象。 圣人道场之中,肯定是圣人之物,而对于普通人,或者说大罗之下的人物来说,圣人所赐的每一件东西,都能够算的上是无上之宝。 如果在圣人道场之中能够得到圣人所留下的灵丹妙药,或者天材地宝,那对于他们修氏一族来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不说别的,他被老修灌注了法力,达到了天阶九品,成就了上品金仙之体,但他深爱的女人却是一个普通人之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以金仙之体最少能活千年以上,但他所心爱的女人,寿命肯定不会超过百年。 如果他所心爱的女人死了,叫他剩下的几百年,甚至一千多年的无情岁月该如何度过?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困扰了修义很久了,甚至有时候修义在想,如果老修没有给他灌注法力,他仍然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作为修氏一族的族长,为了保护修氏一族,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他却不能够舍弃他的一身法力,变成弱小的普通人。 所以此时此刻,在听到娲皇宫这三个字之后,修义彻底的无法淡定了。 对于修义的心情我自然是能够理解,所以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当然了,除了女娲娘娘的娲皇宫之外,还有那个娲皇宫可以存在于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之中?” “只要凑齐远古八族之主,就可以开启娲皇宫,这就是女娲娘娘赐给我们远古八族的一场天大机缘。” 看着修义,我正色说道,在我看来,修义肯定能够得到女娲娘娘的认可,以他的品行,必然是远古八族之主。 但修义对自己却没有什么信心,面上的表情有些纠结,看着我小声的道:“姜大哥,我虽然是修氏一族的族长,但能被女娲娘娘认定的远古八族之主,恐怕应该是轩哥吧?” 修义把老修当成了他崇拜的偶像,所以他自然而然的认为老修才应该是远古八族之主,但我在这时却直接把炼妖壶给祭了出来。 “修义,放开你的心神,你是不是女娲娘娘所认定的远古八族之主,我只需要一试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