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十九章 重操旧业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三十九章 重操旧业

小千世界相当于一个小型宇宙,在这个小型宇宙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星系乃至星球的存在。 我目前所在的这至仁之城,仅仅是小千世界之内,某个星系中的某个星球之上而已。 其他的七个远古八族之主,被女娲娘娘送去了其他的七座城池,但这七座城池却并没有和我在同一个星球,甚至同一个星系之内。 总体来说,女娲娘娘用她的无上法力,把我们八个远古八族之主,送到了相互之间相隔亿万里的距离。 此时此刻,我站在至仁之城的城门外,看着熙熙攘攘从城门口进出的人群,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股很是孤独寂寞和惆怅的感觉。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有了记忆以来,我的身边一直都有人陪伴,从我爸到武顺和秦楚楚,再到后来的小兰陵郑海冰陈婉秋天机门的众人等等。 那怕是我的人生之中最落寞,最失意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般的孤独。 在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怀念和秦楚楚在一起,和陈婉秋在一起,和我的朋友,亲人们在一起的时间。 但为了早日拿到女娲石,为了让陈婉秋解除禁术,我必须尽快熟悉这个陌生的环境,好制定出得到女娲石的计划。 就这样,在城门口站了一会儿,打定了主意之后,我迈步走进了城池之中。 女娲娘娘用这座城池来作为对我的最后考验,肯定有她的用意,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通过女娲娘娘的考验,我必须得弄清楚有关这座城池的一切情况。 这座城池中的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有点儿像宋唐时代的风格,甚至连说话的口音,都是陕西关中一代的口音。 如此一来,对于我这个西北人来说,在沟通上就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随便听了几句来来往往进出城门的那些人的对话,我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人的语言风格。 和古代时候一样,在城门口的左右两边站着几个城门卫,这让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我的前世,根据查马斯丹诺家族的宋金峰所说,我的前世不就是一个城门卫吗? 不知道这些我前世的同行,会不会为难我?不让我进入至仁之城呢? 但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些城门卫虽然守卫在城门两边,但每一个进出城门的人,他们却根本就不做检查,随随便便任其进出。 是因为这些城门卫认识这些进出城门的人呢?还是这至仁之城根本就不用检查,可以随便进出呢? 抱着这种想法,我慢慢的走到了城门之前,准备进入城门之内。 虽然这些城门卫只是普通人而已,如果我要进入城内的话,他们肯定是挡不住我的,但女娲娘娘可是交代过,让我们一定要凭本心本性做事,绝对不能使用蛮力达到目的。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使用蛮力去达到目的,肯定是得不到女娲娘娘的认可,反而会被她驱逐出小千世界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在进入城门之时,我的心情还是比较忐忑的,生怕被守在城门口的城门卫给挡住,不让我进入城门之内。 这些前世的同行啊,你们可千万不要为难我啊!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长的太过于平凡的缘故,还是因为这至仁之城的规矩本来就如此,在我进入城门的时候,那几个城门卫就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就让我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城内。 进城之后我长出了一口气,就开始打量起了城内的情况。 这座城市的社会形态,应该处在汉唐之时的那个水平,但有所不同的是,这座城池的城市规模,简直是汉唐之时的城市规模所无法相提并论的。 唐朝之时,号称万国来朝,但那个时候的古都长安,却只有几百万人口,而且就算是这几百万人口的城市,在当时来说已经算是世界第一大城市了。 可是这座至仁之城,我用了半天时间,连这座城的十分之一都没有逛到,要论人口密集程度,商业繁华程度,就算是我们当前的一线城市,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根据我大概的预估,在这座至仁城之中所居住的人口,恐怕至少有两三亿人之多。 换句话说,这座至仁之城的城主,差不多统治了有两三亿人。 别说从至仁之城的城主手中得到女娲石,就算是想见到至仁之城的城主,我觉的都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不过好在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和我们那个世界的时间流速有所不同,那怕是在至仁之城花上一年时间,秦楚楚他们最多也就等一个星期而已。 从时间上来说,我还是耗的起的。 要得到城主手中的女娲石,我就得做一个长远规划了。 怎样才能得到城主手中的女娲石呢? 要想得到城主手中的女娲石,我首先得让城主认识我,和他之间产生一定的交集吧。 只有和城主产生了一定的交集,我才有机会得到女娲石。 但怎样才能让城主和我之间产生一定的交集呢? 仔细观察和了解了一番,我发现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有所相同也有所不同。 有所相同的是,在这个世界所流通的货币,和我们那个世界的古代是差不多的,黄金白银什么的,在这个世界照样能够通用。 而在我的纳戒之中,白银没有,但黄金却有不少,按照这个世界的物价水平,以我纳戒之中的黄金数量,应该能算的上是一个土豪人物了。 除此之外,和我们那个世界有所不同的是,在这座城池之中,好像没有什么看相算命之类的。 至少我用了差不多一天时间,把这座城池逛了三分之一,却连一个看相算命的人都没有见到。 如果说我用祖传的看相算命的手段在这座城池之中摆个摊儿,相信以我的手段,很快就能够在这座城池之中产生一定的影响力。 用这种方式,说不定能够让至仁之城的城主注意到我的存在,和我之间产生一定的交集。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我又用了半天时间,逛了许多至仁之城的地方,最终我完全能够确定在至仁之城确实没有人懂的看相算命的手段。 接下来我在至仁之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通过和客栈老板,伙计,以及一些在客栈居住的客人们之间旁敲侧击的沟通,对于至仁之城,我算是有了一个全方位的了解。 原来这座至仁之城,在这方天地之中是最大的一座城池,至仁之城的城主,就相当于这方天地的最高统治者。 至仁之城的城主姓郭,名字就叫做郭仁,他治理至仁之城乃至整个这方天地的理念,和他的名字一样,总的来说,就是一个仁字。 郭仁对这方天地的所有人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以仁为本。 无论遇到任何问题,解决问题之时,都必须建立在以仁为本的基础之上。 按照郭仁的这个理念来治理这方天地,把这方天地给他治理的井井有条,整座至仁之城内一片祥和,老百姓全部都能够安居乐业,简直可以说是一个王道乐土。 这就让我在想,在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之中,竟然有这样的一个地方,为什么和我们所处的那个世界有所不同呢? 虽然我们那个世界的上古先贤们有过同样的或者类似的理念,什么仁义礼智,孝悌忠贤的,但对我们那个世界的人,却没有什么约束力呢? 这座至仁之城,城主仅仅用了一个仁的理念,就能够让整座城池之内的两三亿人全都信奉以仁为本,把整座城池治理的秩序井然,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难不成,这座小千世界之内的人族,和我们那个世界之内的人族有所不同吗? 我们那个世界之内的人族比较复杂,这方天地的人族思想比较简单吗?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在这方天地之中,真的每一个人都信奉以仁为本的理念吗? 我始终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用了三天的时间对这个世界以及至仁之城做了一个了解之后,我更加肯定了我的观念。 于是接下来,我就在至仁之城最繁华的地段找了一个位置,摆了一张八仙桌,在八仙桌的两边放了两张椅子,一张由我来坐,另外一张是给客人来坐的。 而且除了八仙桌和椅子之外,我还专门买了一块白布,在白布上用蝌蚪文写了几个大字上去,把这块白布挂在了我的身后。 在白布之上,我用蝌蚪文写几个大字是:“看前程命运,测人生吉凶。” 除了这几个大字之外,我还在最下面写了两行小字。 这两行小字的内容是:“行善积德者分文不取,因果缠身者黄金百两。” “不准不要钱,每日限三人。” 就在弄好了这一切之后,我买了一身至仁之城内比较常见的衣服,坐在了椅子上面,等着那些好奇宝宝们前来询问。 果不其然,就在我把白布挂了起来没多久之后,很快就被一群好奇宝宝给围了起来。 “看前程命运,测人生凶吉,你这是干什么的啊?” “因果缠身者黄金百两,你这是什么意思?黄金百两都可以在城里最好的地段买一栋住宅了,你以为钱那么好赚?” “不准不要钱,每日限三人,你这究竟是干什么的?” 就在这帮好奇宝宝们围着我七嘴八舌的问着我之时,我表现的很是淡定,给他们解释了起来。 “简单来说,我只需要看一下面相,就可以大概对这个人的命运有所判断。” “如果能给到我准确的生辰八字,这个人一生的命运,我就可以给他推演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找我看相算命的,如果是好人,那我分文不取,但如果是坏人,那必须给我支付一百两黄金的报酬。” “还有,我每天只做三次生意,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人而破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