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十二章 运交华盖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四十二章 运交华盖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中年男子的一番分析是很有道理的,而且其实很多江湖骗子就是用这种方式骗人的。 但我和那些江湖骗子肯定不能相提并论,所以这个中年男子,只能算是自作聪明。 就在这个自作聪明的中年男子发表了一番他的分析之后,我淡定自若的看着他,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冷笑之色。 “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无非是想证明我是一个骗子罢了!”直视着中年男子,我淡淡的道。 听到我这话,中年男子表现的很是得意,冷笑着对我道:“难道你不是一个骗子吗?” 闻言,面对着得意洋洋的这名中年男子,我回应着道:“我是不是骗子,你说了不算,你的那些分析也不一定是对的。” “如果你想证明我是骗子,不如让我来替你看一下相,推演一下你的命运如何?” “虽然你不是什么行善积德的好人,但你也没有什么因果缠身,不算是什么坏人,我就不收你的钱了!” 周围的人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淡定自若的表情,就在一旁撺掇起了这名中年男子。 “陆老四,既然他这样说,你就让他给你看一下相,把你的生辰八字给他,推演一下你的命运啊!” “反正你的命不好,运气总是那么差,就让他推演一下又有何妨?”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应该认识自作聪明的位这,在一旁笑着调侃着他,撺掇着他,这帮人都想看热闹,想弄清楚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究竟是一个手段高明的骗子呢?还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就在被这人撺掇了一番之后,叫陆老四的这名中年男子狠狠的对着撺掇他的那人翻了一个白眼。 “杨老三,你特么的么什都说了,还让他给我推演个鬼啊!” 在骂了一句那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之后,陆老四直视着我,好像他已经看穿了我这个人一样。 在这同时,陆老四对着我道:“小子,你不是看相很厉害吗?你能从王大妈的面相上看出她死了男人有一儿两女,那你能看出我的家庭情况吗?” 其实在和陆老四打照面的时候,对于他的情况我早已经了然于胸了,所以此刻他问了起来,我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直接给他回答了出来。 只见我淡淡的道:“你的名字虽然叫陆老四,但这却并不代表着你有四个,甚至四个以上的兄弟。” “其实你们家世代单传,只有你这一根独苗而已!” 我这话一出口,陆老四的色面微微一变,周围有几个认识陆老四,知道陆老四情况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觉的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但陆老四还是不服气,死鸭子嘴硬的道:“我们家世代单传,所以我老爹才给我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这条街上的人谁不知道啊!” “你能够知道王大妈的情况,自然能够知道我的情况。” 陆老四还是用他的逻辑在看待我这个人,但我却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随后我说道:“陆老四,你爹给你取这个名字,其实有着人丁兴旺,家族昌盛的意思,但你到这个年龄了,还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连个媳妇都没有,长此以往下去,恐怕你爹的希望会变成绝望,你们家的传承都会断掉。” 我这话一出口,陆老四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面红耳赤的跳了起来。 “你这个江湖骗子,在胡说些什么?” “我什么时候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了?我连个媳妇都没有,是因为我的眼光高,太差的女人看不上的缘故,不是我不想娶媳妇好不好?” “在这条街上,想嫁给我的黄花大闺女不知道有多少!” “你说我们家的传承都会断掉,是在诅咒我吗?” “就因为我揭穿了你的本来面目,你就恼羞成怒的诅咒我,你这个骗子,真是太卑鄙了!” 陆老四在那里情绪激动的表达着他的愤怒,但周围的人看着他的表情却十分耐人寻味。 不管我是通过什么方式对陆老四如此了解的,但我所说的情况,却和陆老四的真实情况一模一样。 至于陆老四所说的想嫁给他的黄花大闺女不知道有多少,这种话估计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所以,当陆老四暴跳如雷的对着我咆哮了一番之后,我却面带着微笑,对着陆老四反问着他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如果我说的不对,请问那里不对了?” 被我这样一说,陆老四很是尴尬,只能还是用他之前的理由自圆其说的道:“你肯定是调查了我,才会对我的情况了解的如此清楚。” “这条街上谁不认识我啊?想知道我的情况太容易了!” “你要是有本事,就来点儿高难度的!” 陆老四此言一出,我立刻回应着他道:“怎样才算是高难度的?不妨说来听听。” 而见此情形,陆老四露出了一脸的奸笑之色,盯着我从头到脚又打量了一番,然后道:“你不是会看相吗?那你告诉我,待会儿我会去那里?我要去干什么?” 其实那怕是再高明的相师,也不可能从一个人的面相上看出这个人要去那里? 要是换做了别人,肯定会被陆老四出的这个难题给难住。 但陆老四他偏偏遇到了我。 以我现在的手段,对于陆老四这样的普通人,我只需要看他一眼,就可以了解他的所有一切。 就算是他想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都能够知道的一清二楚。 准确来说,如果我想知道的话,陆老四在我的面前是没有任何隐私的。 就这样,在同样盯着陆老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之后,我回应着道:“待会儿你想去的地方,是赌场。” “你去赌场的目的,自然是去赌钱了。” 周围的人对陆老四再也了解不过了,陆老四这个败家子,他平日里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赌场,所以当我说出这话之后,周围有好几个人连连点头。 不过以陆老四的逻辑,他还是认为我调查了他的情况。 “哼!” 在哼了一声之后,陆老四很不服气的道:“你对我了解的那么清楚,自然是知道我每天都在干什么?”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今天去赌场,是赢还是输?” “如果你能说对我是赢还是输,才能证明你不是一个骗子!” 赌博所牵扯到的因果巨大,相师一般都不会去推算赌博的输赢。 但陆老四的头顶上乌云笼罩,很显然交的华盖之运,这种运气虽然不是大凶大煞,却会让人特别倒霉。 总而言之,运交华盖之人,做什么都做不成,诸事不顺,如果去赌博的话,估计会输的连裤子都不剩。 所以当看到陆老四头顶上的那一片黑气凝聚而成的乌云之后,我连连的摇着头道:“陆老四,我奉劝你一句,在七天之内,千万不要进入赌场半步,否则的话,你老爹辛辛苦苦攒下的那点家业,会让你全部都输的一干二净的!” 我的话音刚落,陆老四立刻冷笑着道:“我这几天赌运滔天,已经赢了不少钱了,你竟然说我会输,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有种你就在这里不要走,等我下午赢了钱,会到这里来打肿你的脸!” 周围有几个看热闹的,估计也和陆老四一样是赌徒,在一旁也凑起了热闹。 “老四这段时间真的是赌运滔天,这小哥竟然说他会输,看来他真的是想被老四把脸给打肿啊!” “老四,我们走,去赢了钱回来打这小子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