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十六章 银鸽赌坊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四十六章 银鸽赌坊

陆老四本来就追悔莫及,对他自己以前的行为感到十分的痛恨,如果给他后悔的机会的话,他肯定不会走上现在的这条道路的。 所以此时此刻,当我要求陆老四对天发誓,戒掉他的恶习之时,陆老四丝毫都没有犹豫,立刻举起了右手,面朝着苍天发下了重誓。 如果陆老四没有遇到我,那他们一家的命运就会无比的悲惨,最终会在饥寒交迫之下,饿死街头。 但好在陆老四遇到了我,或者说在女娲娘娘的安排之下,我来到了至仁之城。 既然陆老四发下了重誓,确实有改过之心,他碰到了我也算是和我有缘,我自然是要帮他一把。 “走吧,带我去你输钱的那个赌场,我帮你把钱赢回来就是!” 说话之间,我把陆老四从地上拉了起来。 而听到我这话,陆老四一脸的激动,对我的手段有所了解的情况之下,在陆老四的眼中我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以我的手段,必然能赢回他输掉的钱。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只要您能帮我赢回输掉的钱,我一定会好好做人,一会定行善积德!” 连连的点着头,毕恭毕敬的答应着我的同时,陆老四不忘交代了王大妈母子两个一声。 “王大妈,柱子,你们等下回去之时千万不要告诉我爹娘,说我把家宅地契给输了的事情。” “等先生帮我赢回了本钱,我一定会好好做人的!” 就在陆老四跟王大妈她和儿子交代着之时,王大妈却一脸担心的向我看了过来。 在王大妈看来,赌场是一个很复杂,很危险的地方,就算是我手段非凡,在赌场的那些人手中能沾到便宜吗? 别说陆老四输掉的本钱了,以我看相算命的手段,能够帮陆老四赢回房屋地契吗? 我自然能够理解王大妈的担心,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她道:“王大妈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帮老四赢回本钱的。” “你回去之后什么都不用说,最多傍晚的时候,老四他就可以回家了!” 见我表现的如此自信,想起了我那非凡的手段之后,王大妈的担心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那好吧,先生,您一定要小心一点!” “不过你去要去赌场给老四翻本的话,有没本钱怎么可以呢?” “我这里有些银两,不如你拿着当本钱有用吧!” “赢了就让老四还我,万一要是输了,就输了吧!” 在说话之间,王大妈又把篮子里的白银拿了出来。 考虑到我身上没有白银,只有黄金,如果一下子拿黄金出来,会在赌场引起的反响会比较大,所以我点了点头,让陆老四接过了王大妈手中的白银。 “既然这样,那老四你拿着王大妈手中的白银吧!” “等晚上回去的时候,王大妈给了你多少白银,你按五倍返还给她!” 陆老四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一脸自信的表情,心里面却在暗暗的嘀咕,这要是给王大妈按五倍返还白银的话,那得赢多少钱回来才会不亏本啊! 如果赢的钱不够多的话,别说是把他们家的房屋地契给赎回来,就算是给王大妈返还五倍的钱都未必够啊! 进赌场之前,每一个人不都是抱着和我一样的想法,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世界,能够大杀四方吗? 但从赌场出来之后,却往往觉的自己被全世界给抛弃了! 此刻的我表现的如此自信,最终的下场会不会和他一样呢? 就在陆老四心情忐忑的胡思乱想着之时,我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走吧,在前面带路,我们去你赌钱的那个赌场!” 说完这话,我对着王大妈和她儿子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向他们道别。 “先生,您一定要小心一点,我那点银两,输了就输了吧!” 王大妈还是很不放心,在给我打着预防针,但我这时却已经转过了身子,跟在了陆老四的身后向着赌场而去。 除了王大妈之外,那些吃瓜群众们同样看着我和陆老四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显的比较复杂。 “小姜先生他会赢吗?”一名年轻男子看着我的背影问道。 一名年龄在七十岁左右的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银鸽赌坊可是我们至仁之城最大的赌坊,我活了这么多年,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在银鸽赌坊真正的赢到钱!” “前两天跟着老四的那几个人,其实都是银鸽赌坊的狗腿子,老四之所以会输钱,和那几个人脱不了干系!” “小姜先生对银鸽赌坊不了解,就冒冒然的想替老四出头,恐怕小姜先生会吃大亏啊!” “要知道银鸽赌坊的背后,可是执事大人的公子啊!” 这老者见多识广,对至仁之城的情况了若指掌,看着我和陆老四远去的背影,在那里表现的很是担忧。 周围的几个人听到这老者所说,全都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王大妈和她的儿子,更是为我们担心不已。 “那怎么办呢?小姜先生去银鸽赌坊,不是白白的去给他们送钱吗?” “老四这个不争气的孩子,把自己家输了个倾家荡产,现在又把小姜先生给拉下了水,真是可恶啊!” 就在王大妈叨叨着之时,那名老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而见此情形,吃瓜群众们对我并不是很看好,在他们看来,如果我输掉了王大妈给的银两,那估计就没脸再到这里来摆摊了。 弄的不好的话,我的下场会和陆老四一样,说不定以后在街道上行乞,我和陆老四会成为伙伴。 当然,这些人的想法我肯定不会在意,对我而言,这些人不过是凡人而已,在整个至仁之城,到目前为止我连一个实力强大的人物都没有遇到过。 这让我甚至有点怀疑,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内,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修炼者?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女娲娘娘才再三告诫,让我们不要用蛮力去解决问题。 就这样,在跟着陆老四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座修建的富丽堂皇,门口的牌匾上写着银鸽赌坊四个大字的建筑之前。 至仁之城有两三亿人口,作为至仁之城最大的赌坊,可以说这里是赌徒的集中营。 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要么是赌徒,要么是赌场内部的人员。 以我的眼光来看,进去的时候意气风发,出来的时候垂头丧气,这种人必然是赌徒无疑。 “先生,我的钱全部都输在了这个赌坊!” “我们家的房屋地契,现在就押在了这个赌坊,等过了今天晚上,我要是没有钱赎回房契,赌坊的人明天就去收我们家的房子!” 陆老四指了指赌坊的大门,一脸沮丧的对着我道。 以前的陆老四来到这里之时,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之感,但这一刻,看到这银鸽赌坊的大门之时,陆老四却突然觉的他非常厌恶这个地方。 银鸽赌坊的大门,就如同一只荒古凶兽张开了大嘴,无论任何一个人进去,都会被其吞噬,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看了一眼陆老四脸上的表情,我完全能够感受到他的心情,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之后,我淡定自若的道:“走吧,跟我进去把应该属于你的钱拿回来!” 此言一出,我昂首挺胸的就往银鸽赌坊里面走去,陆老四虽然心情很是忐忑,但他却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这银鸽赌坊分为四层,每一层的赌客身份不一样,能够拿出来的赌注也不一样。 陆老四输掉房契的赌局,是在赌坊的二楼,但目前的他身上只有区区几十两白银,所以我们只能在赌坊的一楼先玩一些赌注比较小的赌局,赢够了钱之后才能上二楼。 而就在我和陆老四来到了一楼最简单的一种赌局之前时,前两天跟着陆老四的那几个小伙伴主动向着我们迎了过来。 之前这几个人对待陆老四的态度很是热情,但这一刻,当看到陆老四和我之时,他们看着陆老四的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明显的鄙夷和不屑之色。 “老四,你这速度还真够快的啊!” “是不是借到了钱,想回来翻本啊?” “在一楼这种地方什么时候能赢够钱翻本啊?我看你不如直接去二楼得了!” 几个小伙伴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调侃着陆老四,但我却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到了一桌赌大小的赌桌之前。 “老四,把所有的银子拿出来,全部都押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