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十六章 欠账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五十六章 欠账

在大掌柜的眼中,人与人之间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作为一名赌术高手,甚至是他这个级别的赌术高手,却和一帮升斗小民混在一起,给这帮社会最底层的人看相算命,这让大掌柜很是看不起我。 而且就算是看相算命,我连钱都不收他们的,这让大掌柜就更加看不起我了。 至于我之前给那两个看相算命无比准确,一来大掌柜没有亲身经历,二来大掌柜始终都不会相信,在他看来,我肯定是用了江湖手段,在笼络人心罢了。 我之所以会这样做的目的,恐怕是想对银鸽赌坊不利,想对银鸽赌坊之后的林三公子不利。 因为毕竟,被他们银鸽赌坊所坑害的人,绝大多数是被他所看不起的这些市井小民。 基于这些原因,大掌柜一上来就质问起了我。 在这同时,大掌柜将他多年以来所养成的气势释放了出来。 作为一名在至仁之城凶威赫赫的人物,大掌柜身上的气势确实不凡,如果普通人面对着他,肯定会被他的气势所震慑,带来巨大的压力。 但对于我来说,大掌柜虽然在普通人之中算是一个顶尖强者,在我的前面却如同一只蝼蚁一般。 准确来说,大掌柜只能算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蝼蚁而已。 一只蝼蚁身上的气势,是不可能对一个人造成影响的。 所以面对着气势逼人的大掌柜,我却不动如山,云淡风轻一般,斜眼瞥了大掌柜一眼。 “我是什么来头,你是有没资格知道的。” “如果你是来看相算命的,请先看清楚我的规矩。” “如果你只是想弄清楚我的来历,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挡在我的面前,影响我做生意。” 这么多年以来,自从他执掌了银鸽赌坊之后,已经很少有人面对着他之时表现的如此淡定从容了。 见我丝毫都不受他的气势影响,大掌柜对我反而有些忌惮了起来。 以大掌柜的眼力是根本就看不透我的实力等级的,所以在盯着我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大掌柜幽幽说道:“好,既然你不愿意说出你是什么来头,那就让我来揭穿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是看相算命的吗?那你就给我看一下相,算一下命!” “我倒要看看,你能从我的面相上看出么什?是否能推算到我后半生的命运?” 在大掌柜看来,我肯定是个江湖骗子,我之所以会让那些人对我崇拜的五体投地,是因为我用了江湖手段的缘故,但在他这个江湖中人面前,我的那一套肯定瞒不过他。 如果他揭露了我骗人的伎俩,让我无法在这条街混下去,那我的身份来历和背景就不难被他查出来了。 就在大掌柜自信满满的看着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我却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对着他指了指我撑在桌子上面的白布。 “请问这位大掌柜,你识字吗?” 当我一脸疑问,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对着他问出了这话之后,让大掌柜很是不爽。 这些年来作为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他已经习惯了被人敬畏,被人尊重,从来都没有人对他投以这种目光了,我竟然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哼!” 冷哼了一声之后,大掌柜的目光扫向了白布上我写下的那几行字。 “行善积德者分文不取,因果缠身者黄金百两!” 看到这两行字,大掌柜忍不住的心头一颤,行善积德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遥远,这些年来他已经忘记了有多少人被他给逼的家破人亡,要说因果缠身这四个字,还真是太符合他了。 “看来给我看相算命之前,你是打算跟我要钱了?” 目光之中闪现了两道寒光,大掌柜沉声问着我道。 闻言,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是因果缠身之人,按照我的规矩自然要收你的钱。” “而且因为你牵扯的因果太大,我必须要多收你钱!” “如果你真的要让我给你看相算命,那我每回答一个问题,你都必须给我一百两黄金!” 听到我的回答,周围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一个个倒吸了一口冷气,在一旁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要知道,在至仁之城黄金和白银是按照一比一百的比例兑换的,一百两黄金,就相当于一万两白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一万两白银可以很奢侈的过上一辈子,但我却向大掌柜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每一个问题要收他一百两黄金,这简直太夸张了一点! 在这些人看来,我是典型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逮住了一个人傻钱多的主儿,可劲儿往死里坑! 但银鸽赌坊的大掌柜是人傻钱多的主儿吗?像他这种人的钱,是我能坑的到的吗? 就在这些人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法之时,跟随大掌柜一起来的那几个彪形大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他们银鸽赌坊的人敲诈别人的份儿,但此时此刻的我,竟然对大掌柜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这简直比敲诈还要更加过分! “小子,你真是癞蛤蟆打喷嚏,口气不小啊!” “你觉的,凭你的本事,能赚到我们大掌柜的钱吗?” 一名站在大掌柜右边的大汉恶狠狠的对着我道。 站在大掌柜左边的一名大汉冷笑着道:“就算是你能赚到我们大掌柜的钱,你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你觉的,你能有命花吗?” 说出这话之时,这几名彪形大汉面色狰狞,看上去杀气腾腾的,吓的周围的那些人胆颤心惊,又连连的倒退了好几步,尽量离他们这些人远了一点。 这些银鸽赌坊的打手,砍人的四肢,挑人的手筋和脚筋的事儿可是没有少做,在整个至仁之城之中,有谁不怕他们这些人? 在这个时候,围观的这些人都在替我担心,生怕我和大掌柜他们这些人硬扛,万一我要是吃了什么亏,不能给他们看相算命了,那对他们来说就太可惜了! 不过对我而言,银鸽赌坊的这些打手不过是几个蝼蚁而已,就算是我站着让他们打,打上个十年八年的,他们都伤不到我一根头发,我怎么可能会怕他们的威胁? 所以连看都没有看这两个打手一眼,我直接对着大掌柜道:“这位掌柜,请问你想好了没有?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请不要和你手下的人挡在我的前面。” “我这每日只限三人,还剩最后一个名额了!” 大掌柜其实一直在试探我,之前他的两个手下威胁我,大掌柜一直在一旁默默的观察,但见我丝毫都没有把他的两个手下放在眼里,让大掌柜对我就更加忌惮了。 我能够表现的如此淡定从容,要么说明我的实力非凡,艺高人胆大。 要么说明我的背景非凡,在我的身后有强硬的靠山。 想到了这些之后,大掌柜决定继续试探下去。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先生给我看个相,算个命如何?” “只不过每一个问题一百两黄金,我的身上没有那么多黄金付给你,这可如何是好?” 和我相顾对视着,大掌柜装出了一副比较为难的样子,对着我笑着说道。 而见此情形,我同样笑着对大掌柜道:“既然如此,那可以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了!” “至于钱嘛,你可以先欠着,到时候一起结算给我就行了!” 听到我这话,大掌柜身边的几个打手全都露出了一脸的冷笑之色,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他们去收别人欠账,从来都没有人敢收银鸽赌坊的大掌柜的欠账。 让大掌柜先欠着,不就等于不收他的钱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