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十章 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十章 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

这间客栈叫银来客栈,里面的房间分为天字号,地字号,人字号,天字号房,就相当于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有独立的院子,独立的花园,独立客厅卧室等等。 就算是每天的三餐,天字号房都有客栈的厨师专门服务,会按照客人的要求,烹制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我的纳戒之中有不少的黄金,而且我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住客栈之时,我刻意选了最高档的天字号房来住。 对于客栈的伙计来说,我是一个出手大方的土豪人物,但即便如此,面对着银鸽赌坊的打手之时,客栈的伙计却把有关我的情况说了个一清二楚。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家客栈是银鸽赌坊旗下的客栈,银鸽赌坊的打手,只要亮出代表着银鸽赌坊身份的腰牌,在地位上就相当于客栈的老板,如此一来,客栈的伙计自然是不敢对他有任何隐瞒。 而就在从客栈的伙计那里对我的情况了解清楚了之后,两名打手留下了一名,另外一名以最快的度速返回了银鸽赌坊。 虽然我带着这两名打手兜了一大圈,但银来客栈距离银鸽赌坊并不是很远,只有不到两里路的距离。 用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间,那名伙计就返回了银鸽赌坊。 大掌柜此刻在银鸽赌坊三楼他的房间之中,但因为我说的那番话,让大掌柜一直都感到是很不安,只要眼睛一闭,他就感觉好像阴森森的,有几百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在远处盯着他一样。 尤其是养育了他,教他一身本事的他师父,临死之前脸上的表情时不时的会闪现在他的意识之中。 这几十年来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但为什么在我给他看了相算了命之后,他就会有这种感觉了呢? 其实大掌柜并不知道,从他接触到我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他的气运开始由盛转衰。 因为气运转衰,三阴绝煞命格带的煞气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所以那些跟随在他附近的冤魂所产生的阴气能够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才会让他产生了这种感觉。 “该死的!都是那混蛋的鸦乌嘴,才会让我有这种念头!” “只有杀了他,才会让我除掉心魔,不再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所影响!” “那两个混账东西出去都半天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们不会让那小子给跑了吧?” 就在大掌柜生着闷气自言自语着之时,那名打手已经来到了他的房间门前。 “邦邦邦.....” 按照以往的惯例,那名打手敲了三下房门。 “掌柜的,我是阎十三。” 听到这声音,本来坐在椅子上的大掌柜连坐都坐不稳了,站起身子一个箭步就跨步到了门前。 打开了房门,一把就将闫十三从外面给拉了进来。 “闫十三,你怎么到现在才来?那小子不会跑了吧?” 大掌柜这时候表现的很是紧张,拽着闫十三的手都没有放开,问着闫十三道。 闫十三跟了大掌柜这么久,但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大掌柜如此紧张,在他的印象之中,大掌柜从来都是淡定自若,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 能让大掌柜如此的不淡定,看来那小子算是有点本事。 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闫十三满脸恭敬的对着大掌柜道:“掌柜的,那小子带着我和王十四兜了很大的一个圈子,他可能是认为自己安全了,才返回了住的地方。” 说到这里,闫十三微微一笑,问着大掌柜道:“掌柜的,你能不能猜一下,那小子他住在那里?” 本来大掌柜很是紧张,生怕我给跑了,但闫十三这样一说,让他立马就打消了顾虑,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作为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他不应该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表现出这幅样子。 想到了这些之后,大掌柜装作甩了一下袖子,放开了拉着闫十三的手,脚步轻轻一动,刹那之间就坐回了房间内的那张太师椅上。 “这至仁之城内百分之八十的客栈是我们银鸽赌坊开的,其实不要说百分之八十的客栈了,整个至仁之城,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店铺,都和我们银鸽赌坊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这是三公子和执事大人手上最大的底牌,也是我们银鸽赌坊在至仁之城一直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 “那小子既然返回了客栈,想必他住的客栈,应该是我们银鸽赌坊旗下的客栈吧?” 此刻的大掌柜又恢复了平时那种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气势,这让闫十三在他的面前就表现的更加恭敬和谦卑了。 “大掌柜您真是神机妙算,看来任何情况都逃脱不了你的算计啊!” “那小子虽然带着我们哥俩兜了一大圈,但最终他返回的客栈,却是银来客栈。” 说出了客栈的名称之后,闫十三露出了一脸的笑意,而大掌柜在听到银来客栈的名称之后,同样也是面有得色。 “哼哼!” 冷笑了两声之后,大掌柜面露杀机的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投,住进了银来客栈,那明天的太阳你肯定是看不到了!” “你说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剩下不到一个月了,我却要说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连一晚上都没有了,究竟我们两个,谁说的准确呢?” “哈哈哈......” 说到最后,大掌柜放声狂笑了起来,在他看来,我住进了银来客栈,一切就全部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就在大掌柜笑完了之后,闫十三往前凑了两步,弯着腰对着大掌柜道:“启禀大掌柜,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大掌柜此刻的心情比较愉悦,点了点头对着闫十三道:“说吧,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对我不要有任何隐瞒。” 而见此情形,闫十三急忙道:“掌柜的,那小子应该是个有来头的人,因为他在银来客栈所住的房间,竟然是天字号房。” 作为银来客栈真正的老板,大掌柜自然知道,银来客栈天字号房代表着什么? 能住的起天字号的人,肯定是大富大贵之人。 但闫十三给他提供的这个消息,却让大掌柜的心情更加好了许多。 只见大掌柜眉飞色舞的道:“能住的起银来客栈的天字号房,那说明那小子肯定是一个有来头的人物。” “那小子他故意找我们银鸽赌坊的麻烦,对着我胡说八道了一堆,看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哈哈,原来那小子是在胡说八道,他给我说的那些,肯定是他猜测出来的,或者是瞎蒙的!” 大掌柜在这个时候已经消除了心头的顾虑,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闫十三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着大掌柜道:“掌柜的,既然那小子是一个有来头的人物,那我们要是把他给除掉,会不会惹到他背后的人呢?” “如果万一他背后的人是个大人物,会不会对三公子不利呢?” 大掌柜在这个时候心情大好,略微一思考之后,回应着闫十三道:“无妨,我认为除掉了那小子,反而会让他背后的人对我们产生忌惮之心,不会在背后搞这种小动作。” “而且以我的布局,以三公子和执事大人在至仁之城的地位,就算是除掉了那小子,他背后的人又能把我们怎样?” “这一次,不管用什么方式,我都要让三公子成为城主的女婿!” 听到大掌柜的这番回应,闫十三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作为大掌柜的心腹手下,他自然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掌柜的,那今天晚上,我就带兄弟们去银来客栈,把那小子给做了?” 带着满脸的杀意,闫十三问着大掌柜道。 大掌柜点了点头道:“为了以防万一期间,多带几个人过去,让银来客栈那边配合你一下,最好是给他吃的东西里面先下毒,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越少人知道越好。” 说到这里,大掌柜杀意满面的强调着道:“还有,等做掉了那小子之后,把和他有关的人全部都除掉,一个后活口都不要留下!” “那个什么叫陆老四的,还有我们场子里的那几个,全部都给我除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