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十二章 套话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十二章 套话

对于银鸽赌坊的这些打手们来说,杀人夺命的事情他们做的多了,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反而,在听到我所中的三更断魂水会在二更天发作之时,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一个个的双眸之中流露出了嗜血的神色。 对于这帮已经失去了人性的打手们来说,他们以杀人为乐,以折磨弱者为乐,就像猫捉老鼠一般,他们杀人之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将人折磨一番,让人痛苦无比的死去。 此刻的这帮打手,对中了三更断魂水的我怎么死去很是期待。 “那小子说大掌柜活不过一个月,但他却那里知道,只要惹了我们大掌柜,他连一个晚上都活不过去。” “中了大掌柜的三更断魂水,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熬过三更天的!” “本来我还有点儿信了那小子,认为他是一个有点本事的人物,但现在看来,他就是一个满口谎话,最擅长胡说八道的骗子!” 闫十三在这个时候才算是放松了戒备,认为一切都处在了他的掌控之中,面露着得意之色,对着一帮杀手们侃侃而谈的道。 “不知道那小子是什么来头?他的背后是什么人?等一下我们去问他一下,趁着他死临之前,从他身上探听出一些有价值的消息来。” “如果那小子是三公子的竞争对手派来的,那我们就很有必要去敲打敲打那个派他来的人了。” 王十四同样侃侃而谈,在自认为已经掌控了一切局面的情况之下,提出了他的看法。 闫十三对此表示认可,笑着了点点头。 接下来这帮杀手们就在客栈的另外一间天字号房里面静静的等待,等到进入了午夜时分,绝大多数人陷入了梦乡之后,这才起身来到了我住的天字第八号房门前。 “老大,我们从大门进去?还是翻墙进去?” 十几个打手将我住的天字第八号房围了起来之后,王十四问着闫十三道。 闫十三闻言大概估摸了一下时间,然后道:“现在距离二更天应该没多久了,我估计过一会儿三更断魂水的药性就会发作。” “我们翻墙进去到那小子住的房间外面等着,等药性一发作,那小子痛不欲生的时候,我们就往间房里面冲。” 就在闫十三做出了安排之后,这帮打手们就翻墙进入了我住的院内。 闫十三和王十四的实力比较强大,他们两个轻轻一跃,就从外面跳到了院子里面。 但就在闫十三和王十四这帮人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我住的房间外面之时,房间之内的灯突然被我点亮,灯光瞬间就照满了整个房间。 在这同时,我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 “你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既然来了就进来说话!”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闫十三和王十四这帮打手们有些措不及防,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按道理来说,剧本不应该是这样演的,但为什么会发生变化呢?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心头闪现了这样的念头,闫十三和王十四借着屋内的灯光相顾对视了一眼,毅然推门走进了我住的房间之内。 毕竟他们人多,而且他们两个是银鸽赌坊实力最强大的两位,在整个至仁之城,有资格做他们两个对手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他们两个和十几名银鸽赌坊的打手一起联手,按道理来说是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 就算是整个至仁之城号称勇武第一,实力最强的吴将军,也未必能够招架的住他们这帮人。 正是仗着他们这帮人的实力,闫十三和王十四才推门进入了我所住的房间。 而就在闫十三和王十四进入了房间之后,其他的十几名杀手同样也跟了进来。 一进入房门,就看到我悠然自得的坐在房间内大厅的长椅之上,面上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好像故意在等着他们到来一样。 除了闫十三和王十四之外,其他的一帮打手们立刻把身上携带的武器亮了出来,呈一个半圆形把我围了起来。 只要王十四和闫十三一声令下,这帮打手们就会一拥而上,把我大卸八块,砍成肉酱。 像这种事情,他们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也不知道有多少赌徒,有多少的无辜之人,被这帮打手们残害致死。 但无论是闫十三还是王十四,他们两个都没有下达命令,这两个全都一脸忌惮的看着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按道理来说,只要吃了那些饭菜,我必然会中了三更断魂水的毒,中了三更断魂水的毒,是不可能像现在的我一样一点事都没有的。 二更天发作,三更天死,但通常在一更天的时候,就已经感到浑身难受,表现出中毒的症状了。 但此刻的我,看上去神采奕奕,好像一点事都没有,这是王十四和闫十三完全所无法理解的。 就在盯着我打量了片刻之后,闫十三问着我道:“晚上的饭菜,你是不是没有吃?” 在闫十三看来,我没有中毒的迹象,原因只有一个,肯定是没有吃晚上的饭菜。 客栈的两个伙计和掌柜的,肯定骗了他,或者说我骗了那两个伙计。 但让闫十三感到很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摇了摇头。 “吃了啊!客栈的大厨特意给我做的菜,味道有那么好,我为何不吃?” “总共四个菜一个汤,还有两碗米饭,全都被我给吃的一干二净了!” 听到我说出这话,闫十三和王十四长出了一口气,只要我吃了饭菜,那怕是现在还没有发作,但迟早都会有发作的时候。 三更断魂水发作之时,就是我丧命之时。 当然在我临死之前,他们必须弄清楚我的身份和背景。 “既然你吃了饭菜,那你注定了活不过今天晚上。” “我们大掌柜的三更断魂水,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想来你应该是听说过吧?” 闫十三自认为掌控了一切,就当着我的面掀开了底牌。 在闫十三他们看来,作为江湖中人,我肯定听说过三更断魂水的威名,但又一次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的是,我却表现的很是淡定,又一次的摇了摇头。 “三更断魂水很有名吗?我怎么就没听说过?” “不过我算到你们大掌柜毒杀了他的师父,难道他毒死他师父所用的,就是三更断魂水吗?” 我的表现让闫十三和王十四这帮人简直无法理解,中了三更断魂水的毒都快要死了,我还在关心这些不相干的问题。 大掌柜用什么毒死了他的师父,对一个将死之人来说,这很重要吗? 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闫十三对着我道:“既然叫三更断魂水,顾名思义,中了这毒你必然活不过三更。” “解药现在就在我的手中,如果你想活的话,那就说出你的身份,还有指使你让你给我们银鸽赌坊找麻烦的人。” 三更断魂水其实是没有解药的,但为了达到他的目的,闫十三这货竟然忽悠起了我。 但闫十三那里知道,要论忽悠人的本事,他是没法和我这个现代社会的人相提并论的。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之后,我反问着闫十三道:“照你的话说,有人想找你们银鸽赌坊的麻烦,那会是什么人呢?” “银鸽赌坊的背后是执事大人的三公子,找银鸽赌坊的麻烦,不就相当于找执事大人三公子的麻烦?找执事大人的麻烦吗?” “在至仁之城,能有几个这样的人?” “而且为什么会有人要找你们银鸽赌坊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