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十三章 传承之物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十三章 传承之物

其实我一直感到有点儿奇怪,为什么银鸽赌坊的人对我的身份和来历会如此的敏感呢? 对于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而言,我不过是一个街头算命的小人物而已,根本不需要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这种人物出面来试探我的虚实。 既然银鸽赌坊对我如此的重视,先是大掌柜亲自来试探,然后又派了十几个杀手来杀我,那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如果仅仅是因为我得罪了银鸽赌坊的大掌柜,绝对不会让银鸽赌坊对我重视到这种程度。 考虑到这一点,我就反问起了闫十三,试图从他那里套话出来。 闫十三毕竟只是一个打手,他的脑回路相对我而言就要简单的多了。 被我一反问,他就顺着我的思路给我做出了回答。 “小子,你都是死到临头的人了,还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呢?” “你到我们银鸽赌坊来捣乱,想找我们银鸽赌坊的麻烦,不就是为了抓住我们公子的把柄,让我们公子做不了城主的女婿吗?” 闫十三瞪了我一眼,做出了一副他早已经看穿了我的样子道。 听到闫十三这话,让我对银鸽坊赌更加感兴趣了,我的目的本来就是接触到至仁之城的城主,既然银鸽赌坊有这个渠道,那我肯定不会舍近而求远。 所以,我装作很是凌乱和不解的样子,又问着闫十三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抓住了你们公子的把柄,就让他做不了城主的女婿呢?” “再说了,你们公子有么什把柄,能被我抓在手里呢?” 闫十三闻言又盯着我打量了一番,以他的眼光自然是不难看出我的表情是装出来的。 所以闫十三自以为是的冷笑着道:“小子,在我们这种聪明人面前,你就不要装腔作势了。” “城主府会在半个月后举行选婿大会,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 “如果我们公子能成为城主的女婿,那只要他和城主之女举行了婚礼,他就会拥有至仁之城的城主身份。” “你到我们银鸽赌坊来捣乱,无非就是想抓住一些对我们公子不利的证据,一旦这些证据被城主掌握,让城主对我们公子不满,他岂不是就做不了城主的女婿?” “做不了至仁之城的一下任城主?” 说到这里,闫十三很是自信的对着我道:“小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背后指使你的人,应该不是吴将军,就是城主的弟弟郭统领吧?” 闫十三自以为看透了一切,但在我的眼中,他的一切表现,都只能用自作聪明这个词语来表达。 不过我还是得继续忽悠闫十三,从他的口中多了解一些和城主有关的情况。 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对着闫十三道:“你说的什么吴将军,郭统领,我连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我倒是觉的很奇怪,为什么城主要给他的女儿选婿呢?而且还要把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传给他的女婿呢?难道他就没有儿子吗?” 至仁之城的社会形态和古代一样,所以在我看来,城主把城主之位传给他的儿子就再也正常不过了,但为什么要传给女婿,这就让我很难理解了? 纵观古今中外,我们那个世界的历史上,好像还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但在我看来很不正常的情况,对于这帮打手们来说却一点都不奇怪。 尤其是当我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这帮打手们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白痴一样。 闫十三表现的很是诧异,因为以他的感觉来判断,我问出这个问题之时,脸上的表情丝毫都不像装出来的。 “小子,你说你和吴将军,郭统领无关,我现在倒是有点儿信了。” “至仁之城的每一代城主,都只能生出一个女儿,只能把城主之位传给女婿,难道你不知道这一点吗?” 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闫十三说出了这话。 而听到闫十三这话,就让我感到更加奇怪了。 每一代的至仁之城城主,都只能生出一个女儿,而且还只能把城主之位传给女婿,这是什么规矩? 这是谁定下来的规矩?难道每一代的至仁之城城主都必须遵守吗? 这个小千世界是女娲娘娘炼妖壶内的世界,难道这个规矩是女娲娘娘定下来的? 一念至此,我对着闫十三道::“你所说的,我还真不知道,如果你能够告诉我缘由,那我就告诉你我的身份和来历。” 我所问的情况在至仁之城的高层人物之中并不算是什么秘密,只是普通老百姓不知道而已,所以闫十三就算是告诉了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在闫十三看来,我很快就成为一个死人了,告诉了我又有何妨? 不过闫十三也感到有些无法理解,如果我连具体的情况都不知道的话,那为什么会有人指使着我到他们银鸽赌坊来捣乱呢? 我背后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居心?他为什么会找了一个对至仁之城的情况完全不了解的人呢? 脑海之中闪现了诸多念头,闫十三在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就给我做起了详详细细的解释。 只见闫十三道:“我们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传承了至少有好几百代,但每一代的城主都只能生下一个女儿出来,而且必须把城主之位传给女婿,这和我们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有着直接的关系。” 听到这里,我的心情就有点激动了,女娲娘娘说女娲石在至仁之城,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闫十三所说的传承之物,必然就是女娲石。 于是我问着闫十三道:“传承之物,是什么样的传承之物?这传承之物有什么用处?” 之前的我一直表现的很是淡定,但此刻的我却表现的有些急躁,让闫十三认为我这种反应肯定是三更断魂水发作了缘故。 所以闫十三的嘴角边浮现了一抹冷笑之色,继续对着我道:“这传承之物来源于亘古之时,据说是一位大能者赐给我们至仁之城的镇城之宝。” “每一代至仁之城的城主,得到了这件传承之物,就会从其中吸取到无穷无尽的力量,成为至仁之城最强大的人物。” “但这传承之物给予的力量却是有限度的,在三十年后会力量消失,而那个时候,只有新任的城主才能从传承之物中吸收力量,成为至仁之城的唯一强者。” “而且吸收了传承之物的力量,终生就只能生一个女儿出来,这已经经过了几百代至仁之城城主的验证。” “如果在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之前,和别的女儿有孩子,甚至和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都不可能被传承之物认可。” 闫十三这么一说,对于至仁之城的情况,我基本上算是了解清楚了。 看来林三公子为了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还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的。 至少在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女婿之前,他对别的女人是不敢有任何想法和行动的。 作为至仁之城执事大人的儿子,银鸽赌坊的真正主人,却是一个连女人都没有碰过的小初哥,还真是难为他了! 不过既然我已经插手了这件事情吗,就冲着林三公子是银鸽赌坊幕后的老板,我就绝不能让他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 看来至仁之城城主的选婿大会,我是很有必要去参加了。 想至此,打定了主意的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闫十三和王十四他们这帮人一直在盯着我,见我在那里默默点头,王十四就有些沉不住气的对着我厉声说道:“小子,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给你说了,现在你可以把你的身份和来历告诉我们了吧?” 在闫十三和王十四看来,中了三更断魂水的我和死人无异,但在我看来,他们这帮人也和死人无异。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不杀人,人就杀你! 既然这帮人对我起了杀心,那他们就应该有被我杀死的觉悟。 双眸之中透射出了两道寒光,当我的目光从这帮打手们的身上一一扫过之后,竟然让他们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我姓姜,名叫姜一,其实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 “我来自另外的世界,对我而言,你们这些所谓的打手,所谓的江湖高手,简直弱小的和蝼蚁无异。” “你们信吗?” 我的声音就如同洪钟大吕响起,震荡着他们的双耳,我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天雷炸响一般,让这帮打手们完全没有了对我出手的勇气。 “你,你,你为什么要找我们的麻烦?” “既然你觉的我们弱小的和蝼蚁无异,那你能不能放过我们?” 王十四战战兢兢的对着我道,在说话之时,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后退,准备夺路而逃。 那怕是会被大掌柜责骂,王十四在这个时候已经打定了主意,他绝对不会向我出手。 不过闫十三还报了一丝幻想,表情有些慌乱的对着我道:“小子,你中了三更断魂水的毒,不管你是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只要你是人,三更天的时候,必定会断魂身死!” 闻言我冷笑着道:“别说就几滴三更断魂水了,就算是给我喝下一大缸,我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说完这话,我突然身形一闪,冲到了一名打手的身边,夺过了他手中的长刀,一刀下去,就砍掉了这名杀手的脑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