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十五章 讨债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十五章 讨债 下

银鸽赌坊虽然还没有到开门营业的时候,但我一脚踹开了银鸽赌坊的大门,还是惊动了银鸽赌坊的人。 在整个至仁之城,银鸽赌坊威名远扬,从来都没有人敢在银鸽赌坊闹事,那怕是有的赌徒输的倾家荡产,也绝不敢在银鸽赌坊撒野。 因为这些赌徒很清楚,如果在银鸽赌坊撒野闹事的话,那他们的下场将会无比凄惨,银鸽赌坊的打手,收拾他们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所以此刻当我一脚踹开了银鸽赌坊的大门,气势汹汹的往里面闯之时,被惊动的那些银鸽赌坊的打手和伙计,把我当成了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小子,你这是想找死吗?” “敢踹我们银鸽赌坊的门,你是不想活了!” 几个打手和伙计手里面拿着家伙,有的拿着棍子,有的拿着长刀,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向着我冲了上来。 银鸽赌坊实力最强大,害人最多的打手已经本基上全部都死在了我的手里,这几个打手和伙计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却不想滥杀无辜。 杀的人要是太多了,总归会欠下一定的因果,而且还会改变我的心性,让我变成一个只会用杀戮手段来解决问题的人。 所以面对着这些打手和伙计时之,我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调动了天地之力,让这些人根本就无法靠近我的身旁。 对于这些打手和伙计们来说,他们只感到一股无形无影的力量冲击到了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在距离我一到两米远之时,就会不由自主的飞起来,或者倒退回去,不是摔了一个狗吃屎,就是撞在了赌场的赌桌上,墙上,等等地方,撞的鼻青脸肿,满身是伤。 本来还有一些打手和赌场的伙计被惊动了,但当看到了前面那帮人的下场之后,这些人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畏惧之色,再也不敢有任何行动。 此时此刻,对于赌场内的这些伙计和打手来说,我直简就是天仙下凡,神灵降世。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如此,二品神相的我本来就相当于中品金仙,说我是神仙也不为过。 就这样,我一路横冲直撞,所有打算拦住我的人要不是被撞到了墙上和楼梯,或者直接从楼上飞了下来,摔的七荤八素的。 没用多长时间,我就已经来到了四楼。 银鸽赌坊的三楼是大掌柜用来见客人,管理赌场的地方,四楼除了一些特殊的房间用来招待顶级贵宾之外,大掌柜平时用来休息的卧室也在赌场的四楼。 此刻的大掌柜正和他的第十八房小妾在一起,刚刚产生了叫几个赌场打手和伙计去银来客栈打探一下消息这个想法,但大掌柜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安排,就听见房间外面传来了无比噪杂的声音。 “你给我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大早的,为什么会吵吵闹闹的?”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你就给我叫几个人过来,我有事情叫他们去做。” 大掌柜因为心情不好,表现的很不耐烦,给他的第十八房小妾安排着道。 “好的,老爷。” 这名小妾也算是一个姿色不俗的女子,在轻声答应了一声之后,就打算往外面走来。 而就在这时,我已经来到了大掌柜住的房间门前。 以我的感知力,只要见过大掌柜一面,就可以从银鸽赌坊之中感知到大掌柜身上的气息。 从进入银鸽赌坊的那一刻,我就已经锁定了大掌柜所在的位置。 “咣!” 被我一脚踹开了房门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惊慌失措,面色发白,瑟瑟发抖的年轻女子。 这名女子自然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光往屋内延伸,很快就见到了满脸震惊和恐惧之色的大掌柜。 “你?怎么是你?” 大掌柜在说话之间往后连连退了几步,但他的身后是墙,受到房间所限,他根本就退无可退。 面色发白的女子同样也退了好几步,退到了距离大掌柜不是很远的地方。 “老爷,我好怕!这个人,他是什么人?” 这名女子说话之时瑟瑟发抖,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她的情绪并不像是真的,好像是假装出来的一样。 看来大掌柜身边的这个女人,并不仅仅是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 不过这女子是什么样的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仅仅瞥了她一眼之后,我就收回了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和大掌柜相顾而视,面带着从容淡定而优雅的微笑,我对着大掌柜道:“为什么不能是我?你是不是认为,我已经死了?” “你的三更断魂水连你的师父都能够毒死,但你的师父,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我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所以你的三更断魂水,对我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神情自若的侃侃而谈,就好像对一个多日不见的老朋友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面对着这样的我之时,大掌柜只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无尽深渊一样,是那么的恐惧,那么的绝望。 “我的三更断魂水是剧毒,就连我师父都解不了,为什么对你没用?”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找我们银鸽赌坊的麻烦?” “闫十三和王十四他们呢?他们十几个人,难道奈何不了你吗?” 大掌柜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他所配置的三更断魂水的毒性有多毒?他的师父不仅赌术高明,而且通晓天下万毒,但结果却还是死在了他配置的三更断魂水之下。 我说三更断魂水对我没用,是王十四那帮蠢货根本没有用上三更断魂水呢?还是三更断魂水之毒,真的对我没用? 想到了这一点,大掌柜就问起了王十四和闫十三那帮打手的情况。 而接下来所上演的一幕,不仅把大掌柜的第十八房小妾给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连久经江湖,杀人如麻的大掌柜,都被吓的冷汗直冒,浑身发抖。 “你说的闫十三和王十四一帮人,是不是他们啊?” 面色阴冷的说着话的同时,我的心念一动,就把王十四和闫十三那帮打手们的尸体,人头,从那枚纳戒之中给放了出来。 可以说在顷刻之间,在房间之内,大掌柜和小妾的眼前,就出现了十七个死不瞑目的人头,还有十七具鲜血淋淋的尸体。 “啊!” 看着那些死不瞑目,狰狞可怕的死人头,小妾毕竟是女人,大喊了一声,捂住了眼睛直接坐在了地上。 大掌柜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身体如同坠入了冰窖之中一般,无穷无尽的恐惧,让他连气都喘不出来。 此刻的我,虽然相貌平凡而普通,但在大掌柜的眼中,我却比无尽地狱之中的恶鬼还要可怕,比十殿阎君更要恐怖。 银鸽赌坊实力最强大的十七个高手,全部都死在了我的手下,这是大掌柜所无法想象的。 我之前施展出来的手段,让这十七个人的尸体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更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从这两方面来做出判断,我是一个他根本就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绝世高人。 像我这样的人,又岂能是他所能惹的起的? 就算是至仁之城的城主,吸收了传承之物的神力,恐怕也未必是我的对手吧? 这些念头在心头闪现,大掌柜镇定了一下心神,对待我的态度就表现的很是恭敬,甚至有些卑微。 “先生,请恕我有眼无珠,把您当成了普通人。” “之前的冒犯,简直是罪不可恕,但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不知道需要我怎么做?才能够化解您的滔天之怒?” 大掌柜对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现的很是态度很是诚恳的道。 在大掌柜看来,任何人都会有需求,都会有欲望和贪婪之心,只要他能够满足我,自然就能够化解我们两个之间的矛盾。 以我的实力和手段,说不定会给到他更大的帮助。 所谓富贵险中求,就是这样的道理。 但大掌柜那里知道,从见到他的那一刻,看了一眼他的面相之时,在我的眼中,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就算是天道不公,不会让他遭受报应,我都会替天行道,帮那些被他迫害之死的人了结因果。 当然,目前还没有到时候,大掌柜这人,还是有一定的利用价值的。 目光表现的很是阴冷,盯着大掌柜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之后,我对着大掌柜伸出了三个手指。 “要想让我饶了你,你只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我的回答让大掌柜暗暗一喜,只要我能够提出条件,无论是要黄金还是美人,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就算是他最爱的这个第十八房小妾,他都可以毫不留恋的送给我。 用黄金和美人,收揽一个拥有着神仙手段的绝世高手,对他来说绝对不是坏事。 “先生,有什么条件您可以尽管提出!” “就算是让我把她送给你,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指着坐在地上还蒙着眼睛的那名年轻女子,大掌柜表情有些猥琐的对着我道。 那名女子听到大掌柜这话,放下了她蒙着眼睛的双手,眼神之中反而流露出了一抹期待之色,向着我看了过来。 但大掌柜的这话,对我来说却相当于对我的侮辱。 “混账东西,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怒叱着大掌柜的同时,我对着空气猛的一挥手。 但这一挥手之下,一个清脆而响亮的巴掌打在了大掌柜的脸上,瞬间就让大掌柜的那张四方脸肿了起来。 接下来,我的声音之中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响彻了整个房间。 “第一个条件,先把欠我的九百两黄金给我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