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十六章 新掌柜 - 天命神相

第两千六十六章 新掌柜

被我隔空一巴掌给打的晕头转向,脸上火辣辣的,大掌柜在这个时候,有点儿晕乎乎的状态。 金钱和美人,是世俗中人所无法抗拒的两样东西,他辛辛苦苦的努力了这么多年,为了成为至仁之城的顶尖人物,不就是为了得到的更多的金钱,占有更多的漂亮女人吗? 但我却对他送出的美女丝毫都不感兴趣,而且还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这让大掌柜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 难不成我们这些手段通天的大能者,已经和世俗之人不一样了? 对美女和金钱已经不感兴趣了? 可就在大掌柜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之际,我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双耳之中。 当听到我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要他偿还那笔卦金之时,大掌柜不仅没有为那笔卦金感到肉疼,反而表现的无比激动。 九百两黄金,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但对于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乃至林三公子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这么多年以来,银鸽赌坊巧取豪夺,利用各种手段所赚取到的财富,如果折合成了黄金的话,至少有好几千万两,九百两黄金又能算什么? 只要我对黄金感兴趣,是能够用黄金收买的人,那一切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先生,没有问题,别说九百两黄金了,就算是九千两黄金,只要您能饶了我,我都可以给您啊!” “如果先生您愿意加入我们银鸽赌坊,那我可以让您成为银鸽赌坊的幕后老板之一,每年都分到好几万两黄金的红利。” 捂着火辣辣的腮帮子,大掌柜却一脸激动的对着我开出了他的招揽条件。 在大掌柜看来,就连九百两黄金我都会跟他要,那几万两黄金的分红,肯定会打动我的。 但让大掌柜没有想到的是,对于他所开出的条件,我好像没有任何反应。 在盯着他沉默了片刻之后,我问着大掌柜道:“半个月之后,城主府是不是要召开一个选婿大会,为城主的女儿挑选女婿?” “而这个城主之婿,最终会成为至仁之城的新任城主,会得到至仁之城的城主传承之物。” 和我相顾对视,看着我那双眸之中如同实质一般的冷光,大掌柜不敢对我有任何隐瞒。 “是的,半个月后城主确实要为他的女儿择婿。” “成为了城主女婿,就等于成为了下一任的至仁之城城主。” 点了点头,回答着我的同时,大掌柜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疑惑不解之色。 此刻的大掌柜已经把我定位成了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按道理来说,林三公子的其他竞争对手是请不动我这样的人物的,但我为什么会问起有关城主选婿的情况呢? 难不成我这个神仙一样的人物,对至仁之城城主的女儿产生了兴趣? 或者说,我对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有想法? 可是以我的实力和手段,就算是至仁之城的城主都无法超越,我有必要去争夺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吗? 金钱,美色,权势,难道我想一网打尽? 就在大掌柜从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我阴沉着脸对着大掌柜道:“作为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你应该有办法让我进入城主府,参加城主的选婿大会吧?” 听到我这话,大掌柜暗暗叫苦,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如果我去参加城主的选婿大会,那林三公子和其他人还有希望吗? 一个神仙一样的人物要做城主的女婿,城主他会拒绝吗? 如果我做了至仁之城的城主女婿,成为了至仁之城的下一任城主,那他这么多年的辛苦筹谋,岂不是要雨打风吹而去,化作滚滚长江东逝水了? 可即便是大掌柜有一百万个不愿意,但此刻的他为了保住性命,却只能答应我所提出的条件。 “先生,我只能说,可以带你进入城主府,参加选婿大会,但你是否有资格和其他人竞争,我就不能保证了。” 皱着眉头思考了半天之后,大掌柜这才回应着我道。 我的目的就是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城主府,见到至仁之城的城主,和其他人竞争做城主女婿,这种事情我想都没有想过。 所以我丝毫不在乎的对着大掌柜道:“只要你能把我带进城主府,见到城主就行了,至于和其他人竞争做城主女婿,这种想法我是一点都没有的。” 大掌柜本来自作聪明的认为我想做城主女婿,想做至仁之城的城主,但我的回答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如果我对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没有想法的话,那只要讨好了我,他的计划就还有机会。 换句话说,只要我不参与竞争,那林三公子就还有机会。 仔细想想,以我的实力和手段丝毫不比至仁之城的城主差,甚至比他还要更强,我有什么理由去做城主的女婿呢? 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对我这个神仙一样的人物来说,恐怕不算什么吧? 想至此,大掌柜一脸兴奋的道:“没有问题,先生您只要不想娶城主的女儿,只是想见到城主的话,那我完全可以带您进入城主府。” “不过不知道先生您,见城主有什么事情呢?” 大掌柜旁敲侧击的想弄清楚我的打算和目的,但我却并没有给他做出任何答复。 只见我目光一沉,面色一寒,我对着大掌柜厉声问道:“这银鸽赌坊的真正老板是林三公子,是与不是?” 大掌柜不知道我为何有此一问,但面对着表情严厉的我之时,他却不敢有任何的迟疑。 “是的,先生,银鸽赌坊的真正老板是林三公子,我只是替他打理生意而已。” 大掌柜刚刚做出了回答,我继续问着道:“林三公子的父亲是至仁之城的执事,如此说来,银鸽赌坊其实算是那位至仁之城的执事给他儿子开的了?” 大掌柜连连的点着头道:“先生,您说的一点都没错,这银鸽赌坊,是执事大人拿出来的本钱,让三公子开的。” “当初招揽我的时候,其实是执事大人出面,我才加入了银鸽赌坊。” 为了讨好我,大掌柜可以说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接下来我接着问道:“除了银鸽赌坊之外,在这至仁之城之中,还有其他的产业,是属于银鸽赌坊旗下的吗?” “比如我住的银来客栈。” 银鸽赌坊是至仁之城的那位执事的布局,但借助着那位执事的布局,利用那位执事的权势和名头,大掌柜这些年来敛财无数,几乎把整个至仁之城的各种生意都给控制到了他的手中。 所以此刻当我直视着他问了起来之时,大掌柜心里面在暗自盘算,究竟要不要把真实的情况给我说出来。 其实大掌柜是不想说的,因为一旦说了出来,就等于他在我的面前失去了所有的底牌。 但大掌柜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只要我想知道,瞬间就可以知道他心中所想的一切。 就在大掌柜的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着之时,我已经读取了他的所有记忆,知道了他的一切布局。 “先生,银来客栈确实是银鸽赌坊旗下的产业,除了银来客栈之外,还有其他几间客栈,也是我们银鸽赌坊旗下的产业。” “碰巧的是,先生您正好住进了银来客栈。” “从这方面来说,先生您还真是和我们有缘啊!” 大掌柜在拼命的讨好着我,但他却并没有对我说实话,仅仅说了一部分出来而已。 而见此情形,我立刻面色一凛,释放出了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威压。 “贾掌柜,我劝你在明人面前你最好是不要说暗话。” “整个至仁之城的客栈,有百分之八十是银鸽赌坊旗下的。” “甚至整个至仁之城的商铺,茶楼,酒肆,各种生意场所,有一半以上都是银鸽赌坊旗下的。” “你这个银鸽赌坊的大掌柜,已经在暗中控制了整个至仁之城的经济,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听到我这话,大掌柜满脸骇然,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下巴都快跌落到了地上。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就算是林三公子和执事大人,他们都不可能知道的如此清楚!” 而就在这时,我向大掌柜提出了第三个条件。 “我的第三个条件,就是取代你,成为银鸽赌坊的大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