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十章 三不算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十章 三不算

既然大掌柜已经收买了我,让我成了他手下的人,那在林三公子看来,大掌柜叫我前来,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但如果按照大掌柜的计划,让我去参加城主府的选婿大会,当着至仁之城的城主和当权人物配合他表演一番,替他营造声势的话,他必须对我这个人有一定的了解。 首先,他要能够确定我会不会把事情搞砸了? 其次,他更想确定,我会不会成为他的竞争对手? 综合考虑到这两方面,林三公子要求大掌柜把我叫来,跟他见上一面。 但林三公子提出的这个要求,却让大掌柜很是为难。 在大掌柜的眼中,我简直就是恶魔一样的人物,只要一想起来我,他就会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像我这样的人,是他能随随便便就叫来的吗? 以林三公子的身份,有什么资格让我来见他? 当然,大掌柜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他却不能当着林三公子的面说出来。 “公子,你有所不知,那位姜先生是一位脾气特别古怪的人。” “我之所以能够收买了他,让他入加银鸽赌坊,是因为我正好能帮到他做一件事情。” “但如果你想见他,恐怕他未必会答应来见你。” “而且就算是会见你,以他那桀骜不驯的性格和脾气,恐怕会给你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 “但公子你要知道,江湖中人,脾气越大,性格越是古怪,样这的人就越有本事。” 大掌柜这个戏精为了不让林三公子见我也算是蛮拼的,他说了大堆的推托之词和理由出来。 但林三公子还是不太放心,大掌柜越说,他对我这个人反而更加好奇。 “老贾,既然那个姓姜的如此难请,那不如我们去见他一下?” “他不是在摆摊给人看相算命吗?那就让他给我看一下相,算一下命。”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我们看看他有没有真本事?” 既然林三公子把话说到了这种程度,那大掌柜就无法再推辞了。 如果他再推辞的话,那林三公子恐怕就会对他产生怀疑了。 不过大掌柜还是提前给林三公子打着预防针道:“公子,姜先生他每天只限个三名额,我们现在去他那里,说不定他的名额早就已经用完了。” “你最多只能见一下他这个人,和他交流沟通一番,对他做一个侧面的了解。” 林三公子对此并不以为然,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我只是对这个人有点好奇,想对他多一些了解而已。” 在这种情况之下,大掌柜就只能带着林三公子离开了银鸽赌坊,向着我所在的那条街道而来。 这几天以来,除了给有需要的行善之人散财之外,我把每天三个的名额分别放在了上午中午和下午。 换句话说,如果要找我看相算命,只能每天上午一个,中午一个,下午一个。 在这三个时间段,我会随意找一个有缘之人给他看相算命,指点他一生的命运前程。 而此刻,恰好是中午时分,我刚刚给一个中年男子看相算命完毕。 这个中年男子也算是一个行善积德之人,就我给他看相算命完毕之后,这中年男子对我信服的五体投地,说他的下半辈子一定会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会帮助更多的人,做更多的善事。 让这名中年男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本来打算给我一笔卦金,我却拒绝了他,反而给了他一锭足足有五两的黄金,让他用这笔黄金去扩大他的生意,赚取更多的钱财。 只要有了更多的钱财,将来的他才能够能有更多的资金做更多的善事。 如此一来,这名中年男子根本就无法拒绝我,让他对我的佩服和敬仰,瞬间就达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姜先生,您真是一个功德无量之人!” “我在这里对天发誓,一定会善用您赐给我的这笔钱,做更多的善事,让更多的人受到帮助。” 跪在了地上,对着我重重的磕了几个头之后,这名中年男子表情郑重的发下了誓言。 这种情况这几天来我基本上已经见惯不怪了,有太多太多的人在拿了我的黄金之后,对着我做出了这种举动。 不过这些人我都看过他们的面相,推演过他们的命运,他们确实能够知行合一,能够按照自己所发下的誓言去做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把黄金赠给他们。 而就在这名中年男子对着我磕头之时,林三公子和大掌柜已经走到了距离我们不足五十米的位置。 大掌柜带了两名银鸽赌坊的打手,林三公子的身边跟随着两名随从,总共八个人走在了街道上,立刻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这是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还有执事大人的三公子,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难道他们也想找姜先生算命吗?” “大掌柜不是找过姜先生算命,还欠了姜先生九百两黄金吗?” “我可是很清楚的记的,姜先生那天可是对大掌柜出言不逊,他说大掌柜在一个月之内会必死。” “难道大掌柜和林三公子是来找姜先生的麻烦的?” 一帮人在那里窃窃私语着,有些人说话的声音比较大,听在了林三公子的耳朵里。 看了一眼正在和那个中年男子说话的我,当看到我的长相比较平凡,远远无法和他相比之时,林三公子瞬间就产生了十足的优越感。 以我的这种相貌如果和他竞争城主之女的话,那肯定不是他的竞争对手。 但周围的这些人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老贾,你找这个姓姜的看过相和算过命?而且他还说你在一个月之内必死无疑?” 眉头一皱,林三公子看着大掌柜问道。 面对着林三公子的这个问题,大掌柜很是尴尬,而且他的心里还隐隐约约的产生了一个很不详的念头。 如果我所说的是真的,难道他在一个月之内,真的会死吗? 辛辛苦苦努力付出了这么多年,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生活,他怎么甘心在一个月之内死去? 在大掌柜看来,他的生死全在我的一念之间,只要能够讨好我,做好我交代的事情,那他自然就能够保住性命。 想至此,大掌柜看了一眼我,然后刻意压低了声音,对着林三公子道:“公子,我那是为了故弄玄虚,为了给姜先生造势才让姜先生故意这样说的。” “现在表面上,我和姜先生之间还是水火不容的仇人,但越是这样,相信姜先生的人就会越多。” 大掌柜这样一说,林三公子就更加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就算是此刻跪在我的面前,对我千恩万谢的那个人,都很有可能是大掌柜或者我请来的托儿。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我会限定每天看相算命的次数,每天只限三个人呢? 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如果来看相算命的人太多,难免会有不准的情况出现,那样的话,就很容易被人所识破。 大掌柜花了好几千两黄金,辛辛苦苦替我宣传出来的名声,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一念至此,在林三公子的眼中,我这个江湖中人就成了一个道貌岸然的骗子。 什么行善积德,因果缠身,我所营造出来的一切,全都是在演戏。 不过既然来了,他肯定要亲自和我交流一番,对我这个人做一个深入的了解。 接下来,等到那个中年男子拿了我给他的五两银子之后千恩万谢的转身离开,林三公子挥了挥手不让大掌柜和他的随从跟随在他的身后,独自一个人走到了我摆摊的长桌之前。 “久闻姜先生的大名,我想请姜先生替我看个相,帮我算上一卦,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机缘?” 林三公子尽量让他对我说话的态度和语气很是客气,但他脸上的傲然之色,和他骨子里面对普通人的不屑却是掩饰不住的。 对于林三公子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人,是我一直最为厌恶的。 而且就在他进入了我的感知范围之后,他和大掌柜之间的对话,全都被我给听在了耳中。 所以此刻,在表情淡漠的看了一眼林三公子之后,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他。 “这位公子,实在抱歉,我这里有三不算,你恰好在我的三不算之内,所以无论是你出多少钱,我都无法给你看相算命。” “你我之间,实在是无缘!” 看着我冷漠无比,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让林三公子有些不太爽快。 皱了皱眉头之后,林三公子问着我道:“姜先生,什么叫你的三不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