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十四章 郭义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七十四章 郭义

当年女娲娘娘炼石补天,仅仅一块她所留下的女娲石吸收天地灵气所孕育出来的灵明石猴,都能够修炼到大罗金仙境界,成为天地之间的顶级大能。 由此可见,圣人手段果然是非同寻常,那怕是圣人炼制出来的一块石头,都会蕴含有无穷无尽之力。 我们远古八族之主所寻找的八块女娲石,仅仅只是一块女娲石分割而成而已,但这一块女娲石之中,究竟蕴含了多少的能量呢? 这块女娲石能够在至仁之城传承了无数年,让一代又一代的城主拥有强大无敌的力量,这就让我在想,每一代的至仁之城城主,能够从女娲石之中吸取到多少力量呢? 力量可以决定实力,所以至仁之城的城主达到了什么样的实力境界,基本上就可以让我对女娲石的力量做出相应的判断。 而此刻,走在最前面的穿着一身黄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必然是至仁之城的城主无疑。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且不论他身上的气势和在场的诸人看到他之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仅仅他的实力等级,就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这人的实力达到了天阶一品,可以说是整个至仁之城唯一的一名天阶高手。 天阶之下皆为蝼蚁,虽然至仁之城的城主在我的面前同样也是蝼蚁,但以他天阶一品的实力,却足以在整个至仁之城横着走了。 吸取了女娲石的力量,实力仅仅达到了天阶一品,也不知道是因为女娲石中所蕴含的力量越来越少了,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而就在我看着至仁之城的城主,意识之中闪现了诸多念头之时,大掌柜却在我的身边给我小声的做起了介绍。 只见大掌柜道:“先生,我相信你肯定能够看出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就是我们至仁之城的城主。” “城主吸收了传承之物中的力量,他是我们至仁之城的第一高手,凭借着他的实力,才能够让他的地位屹立不倒。” 任何一个地方都遵循丛林法则,只有实力才能决定地位,所以对大掌柜的这番话我并没有异议,默默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大掌柜给我介绍起了林执事和他的三个儿子。 “紧跟在城主之后的,是林执事,先生您肯定也猜到了。” “但先生您有所不知,在城主没有成为城主之前,林执事是城主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如果没有林执事的帮助,城主是不可能成为前任城主的女婿,坐上城主之位的。” “而且据我所知,当年城主和林执事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约定,说如果他们将来有了子女,必然会让他们的子女结为夫妻,让他们两个不仅做好兄弟好伙伴,还要做儿女亲家。” 听大掌柜如此一说,对于城主府为什么会举办选婿大会,我就基本上能够猜到原因了。 看来城主他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是有一定的苦衷的。 人生往往就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改变,地位的改变,人的性格,心态,各方面都会发生变化。 估计至仁之城的城主已经发现了什么,他不想履行当年的约定,或者说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所以才想出了一个这样的办法。 如此一来,如果林执事的儿子能够堂堂正正的通过竞争成为城主女婿,那无论是城主还是城主之女都没有什么话说,但如果林执事的儿子输给了其他人,那城主也算是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不至于承担一个违背诺言的骂名。 且不论是城主变了,还是林执事变了,总而言之,任何一个人的一生之中都充满了变数,稍一不慎就会铸下大错,连后悔都没有机会。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 就在大掌柜给我介绍着的功夫,城主已经来到了宴会厅之中最显眼的那个位置,坐到了一张黄金打造的长椅之上,仪态威严,气势不凡,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座的诸人。 林执事带着他的三个儿子,同样也坐到了黄金座椅之上。 一见林执事坐了下来,吴将军和郭统领都和林执事主动打起了招呼。 “老林,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城主选女婿,你怎么把你的三个儿子都带来了?难不成你想让你的三个儿子都参加选婿吗?” 吴将军扫了一眼林执事的三个儿子,直接问着林执事道。 郭统领对待林执事的态度看上去不是特别友好,斜眼看着林执事道:“老林,当年你确实帮了我哥,但这些年来我哥对你怎样?难道你就心里没数吗?” “秀丽和小义从小就青梅竹马,你为什么非要让你的儿子掺和进来?” “你是为了和我大哥结成亲家呢?还是为了让你的儿子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 “难不成在几十年以前,你就已经开始布局,在算计我大哥了?” 郭统领这样一说,让我不得不承认,这位至仁之城的执事大人还真是一个心思缜密,细极恐怖之人。 恐怕当年在和城主称兄道弟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算计城主了。 他当年帮助城主,让城主向他许诺,提前把女儿许配给了他,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的儿子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 当然,在此时此刻,当前的这种场合之下,林执事肯定是不会承认他当年就有了这种打算和算计的。 只见林执事瞪了郭统领一眼,语气就如同一个长辈叱责一名晚辈一样,对着郭统领道:“小勇,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就算是城主,他也不会把我当成这样的人吧?” “当年我和城主结拜为兄弟,一起闯天下的时候,你在那里?”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这个城主之弟,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吗?” “当年我帮助城主,完全是因为兄弟之情,朋友之义,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竟然会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 “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岂有此理!” “就冲着你的这番话,我认为秀丽那丫头绝对不能嫁给你的儿子。” “你说我是为了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难道你让你的义子娶城主之女,就不是为了城主之位吗?” “如果不是为了城主之位,那你为何不自己生一个儿子,非要收一个干儿子呢?” 林执事咄咄逼人,很是不忿的怒叱起了郭统领,但他的这番话让郭统领根本就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其实郭统领有苦难言,如果不是因为他老婆无法生育,但他老婆却是一个悍妇,以死相逼不让他娶小妾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收养一个儿子。 不过自从收养了郭义之后,他们两口子倒是把郭义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一点都没有亏待于他。 郭义喜欢城主之女,那他们两口子一定要帮郭义争取一番。 至于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郭统领其实并没有什么想法。 吴将军同样也是如此,他的儿子吴迪之所以会参加选婿大会,完全是因为对城主之女的喜欢,和城主之位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此刻,就在林执事怒气冲冲的斥责了一通郭统领之后,坐在黄金座椅上的城主挥了挥手,表现的很是不满,同样也叱责起了郭统领。 “小勇,本来我是不打算干预他们几个年轻人之间的竞争的,但如果你再给我胡说八道,我就取消小义的资格,让他这辈子永远都没有机会和秀丽在一起。” 听到城主这话,郭义一下子就慌了,急忙摆了摆手,对着城主道:“大伯,我爹他是为我心急才会这样的,您可千万不要跟他计较。”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爹他再也不会乱说话了!” 郭义的这话一出口,林执事身边站着的三个儿子全都露出了一脸的鄙夷之色,向着郭义看了过去。 “郭义,我劝你还是死心吧!秀丽不会喜欢你这种大老粗的!” 只见林执事的大儿子冷笑着对郭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