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拍皮球的小男孩 - 天命神相

第二百零八章 拍皮球的小男孩

其实每个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难免会遇到一些小灾小难 而对稍微高明一点儿的相师来说帮人消除这些小灾小难其实并不难其实很多相师就是靠这个混饭吃的 但对于我们姜家人来说我们反而却并不会去刻意帮人消除小灾小难而是任其自然发展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上天是很公平的一旦小灾小难都被你消除了在积少成多之下他迟早会给你降下一个大灾大难来的 小灾小难好消除但大灾大难就没有那么好消除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即便是我算出了陈婉秋她有可能会受到一些惊吓但在她并没有生命之忧的情况之下我仅仅是让苏天画了个驱鬼符给她并没有刻意去保护她让她不受到一丝一毫的惊扰 这会儿根据杨姐在电话中所说的情况陈婉秋应该是受到了一定的惊吓 在告诉杨姐我会尽快赶到之后我就挂了杨姐的电话然后马上给小萝莉许宜花打了个电话让她给郑教授说一声就说我今天会带她出去玩然后到她住的小区门口等我 许宜花一大早就起来在等着我的电话了这会儿自然是在电话里面连声的答应着我佰渡亿下嘿、言、哥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我之所以要带上许宜花当然是为了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好让许宜花这个先天灵体心甘情愿的做我们姜氏一脉的外姓门人 秦楚楚一大早起来一直都黑着个脸但这会儿我已经没功夫哄她开心了我干脆就什么都没说直接叫上了苏天一起打了个车先接了许宜花然后直奔索菲亚大酒店而去 郑教授住的小区距离钟楼不是很远在接了许宜花之后没多长时间我们就来到了索菲亚大酒店 这会儿当我们到索菲亚大酒店门口的时候陈婉秋的助理杨姐早已经在索菲亚大酒店门口等着我们了 一看到我们三个人从出租车上下来她急忙就带着我们去了陈婉秋住的房间 在房间外我们三个人就听到了陈婉秋的哭声但在看到我们三个人到了之后陈婉秋的情绪一下子就变的安定了许多就连哭声也都止住了 陈婉秋这会儿还穿着一身睡衣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尤其是在她刚刚大哭了一场之后让人颇有一番我见犹怜的感觉 许宜花看到她的偶像显的这么憔悴和可怜这小丫头的眼圈儿当时就红了急忙走上前去安慰起了陈婉秋 “婉婉不要怕其实我经常能看到那些东西只要习惯了你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许宜花毕竟是个小孩子她虽然想安慰陈婉秋但她的话却起到了反作用而在听到许宜花所说的话之后刚刚止住了啼哭的陈婉秋又开始哭了起来 这才见了一次鬼陈婉秋都快要被吓死了要是和许宜花所说的一样经常能够看到的话估计陈婉秋不是被吓死就是被吓成神经病 像许宜花那样经常看到一些正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但却能习以为常的人其实并不多见 或许这正是她这个先天灵体身上的一些特殊之处吧 这时苏天就问陈婉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陈婉秋她真的见到了鬼的话难道他画的那张符没有起到作用吗 见苏天问到了他画的那张驱鬼符陈婉秋就哭哭啼啼的给我们讲起了她昨天晚上所遇到的情况 原来昨天晚上我们离开之后不久陈婉秋在换了一身睡衣之后就睡了不过在睡觉之前她还是按照苏天所说把苏天画的那张驱鬼符用丝巾包了起来贴身戴在了她的身上 而在她睡到后半夜的时候她却被砰砰砰的声音给吵醒了 这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儿像一个小孩子在拍皮球的声音 她当时在想这半夜三更的谁家的孩子不好好睡觉在她住的房间外拍皮球呢 不过或许是因为她当时睡的有点儿迷迷糊糊的缘故她并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 本来陈婉秋打算眯上眼睛继续睡的随着外面传来的拍皮球的声音越来越响让她连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心烦意乱之下陈婉秋就决定打开门去看看到底是住在那个房间的小孩子这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在她的房门口拍皮球 做为五星级酒店而且还是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陈婉秋并不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她就从里面打开了房门 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刹拉她就感到一股冷风嗖嗖的吹的她身体只哆嗦 走出房门循声看去她就看到一个大概有四五岁的小男孩在她住的房门右边正低着头拍皮球 这几天来她做梦的时候经常会梦到一个脸色发青眼珠子发绿的小男孩而且我还告诉她说她之所以从舞台上跌倒是因为有个小男孩抱住了她的腿的缘故 但当时的她却迷迷糊糊的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而是用很柔和的语气问着那个小男孩说他为什么不好好睡觉这大半夜的在拍皮球呢 那个小男孩连头都没有抬继续拍着他的皮球一边拍着一边说没有人陪他玩 听到小男孩的话陈婉秋就问他为什么没有人陪他玩难道他的爸爸妈妈也不陪他吗 小男孩没有回答陈婉秋所提出的问题他反而问着陈婉秋说她能陪他玩吗 陈婉秋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子这会儿听到小男孩说没人陪他玩她觉的这个小男孩有点儿可怜所以她就决定陪这个小男孩玩一会儿 于是她就弯下腰告诉小男孩说她陪他玩一会儿可以但在玩一会儿之后他一定要回自己住的房间去睡觉 而就在陈婉秋弯下腰说着话的同时那个小男孩把他一直都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这个小男孩的整张脸竟然是青色的他的一双眼睛竟然泛着绿光 此时此刻站在她身前的小男孩和她最近这段时间梦中所梦到的那个小男孩一模一样 陈婉秋当时就被吓的大叫了起来然后连连的倒退了好几步退到了她住的房间的门口 而就在这时那个小男孩却对她说道:“阿姨你答应了要陪我玩的你要是不陪我玩我会让你死” 听到小男孩的这句话陈婉秋当时就退进了房间直接从里面关上了门而且她生怕那个小男孩会进来刻意用她的后背顶住了房门 在陈婉秋关上了房门之后房间外和之前一样又响起了拍皮球的声音但更让陈婉秋感到恐惧的是她的房间里面也响起了拍皮球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去陈婉秋却看到那个小男孩正站在她睡的床前拍着皮球 根据声音来判断在房间外有一个小男孩在拍皮球而在房间内也有一个小男孩在拍皮球 这外面一个里面一个的让她如何是好 当时的陈婉秋已经处在即将崩溃的边缘了 而这时房间内的那个拍皮球的小男孩却露出了一脸的凶相说既然答应了他却不陪他玩那她就得死 说完话后那个小男孩就张牙舞爪的向着她扑了过来 而见此情形陈婉秋当时就被吓的昏了过去至于在她昏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陈婉秋就不知道了 天亮之后杨姐在外面敲她的房门敲了很久都没有动静打她的手机也不接最后找酒店的人打开了房门这才发现她昏倒在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