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圣人道场 上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圣人道场 上

作为远古八族一脉,对女娲娘娘炼石补天的传说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 确实和玄老所说的一样,当时为了不让天地重归混沌,女娲娘娘把一头玄武砍掉了四肢,用无上之法和玄武的四肢顶住了天,镇住了地,让远古洪荒恢复了正常运转。 正是因为女娲娘娘让远古洪荒恢复了正常运转,才能够让远古洪荒衍化出了现在的大千宇宙。 但当年的那只玄武被女娲娘娘砍掉了四肢,它还能活下来吗? 玄老说就是那只玄武,但为何玄老的四肢是齐全的呢? 这个老乌龟不会是在忽悠我吧? 产生了这个念头,有些不解的看着玄老,我忍不住的问着他道:“玄老,既然你说你是当年的那只玄武,那为何你的肢四是齐全的呢?” 玄老自然是明白我心中的想法,装作对我很是不满的白了我一眼,然后道:“姜族长,你是女娲娘娘亲自选定的远古八族之主,难道你对女娲娘娘的手段就一点都不了解吗?” “女娲娘娘最擅长的是造物之法,连人族这种生命体都能够缔造出来,就算是砍掉了我的四肢,他让我重新再长出四肢,难道就做不到吗?” “以女娲娘娘的圣人手段,这又算什么难事呢?” “我然虽牺牲了四肢,但却帮了女娲娘娘,她不可能会让我白白的牺牲吧?” 本来我对玄老和这几个神兽确实是有点儿不太信任的,但被玄老这样一说,倒是让我没法再怀疑他了。 以女娲娘娘的手段,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这个玄老他真的是当年的那只被女娲娘娘砍掉了四肢的玄武,那他算起来还是一只身具大功德的玄武。 他的四肢镇住了天地,让远古洪荒恢复了正常运转,衍生出了大千宇宙,保住了远古荒洪之中的亿万种族,这只玄武可不得了啊! 这就难怪其他的三个神兽在面对着这只老玄武之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要恭敬许多。 要知道,神兽一族乃是天地的宠儿,是天地之间最早诞生的种族,每一只神兽都是无比高傲的,很少会把其他种族放在眼里的。 就算是神兽之间也互相不服,互相看不顺眼,但这三个神兽对待玄老的态度,却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东西了。 想至此,我对着玄老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道:“原来玄老您有大功德于天地,既然如此,那我就没有任何理由对您有所怀疑了。” “我相信,您对我是不会有恶意的。” 我这会儿表现出来的态度让玄老很是满意,在面带着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玄老对着我道:“姜族长,其实我之所以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说我们对你没有恶意,是因为你是我们等待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有缘之人。” 听到玄老这话,我的目光从四个神兽的身上扫过,忍不住的暗自揣测,这四个神兽在这个山谷之中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了,怎么我就成了他们的有缘之人呢? 是不是只要进入了神兽岭的人,都会成为他们的有缘之人呢? 玄老就好像能看透我的心思一样,见我的目光闪烁,盯着他们打量,立马就给我解释着道:“姜先生,你是女娲娘娘选定的远古八族之主,此刻你出现在了神兽岭,很显然是为了娲皇宫而来。” “而我们,其实和你一样,这些年来只有一个执念,就是进入娲皇宫之中。” 随着玄老的话音一落,无论是青龙所化的年轻男子,还是火凤所化的女子,白虎所化的中年大汉,他们每一个的眼神之中全都流露出了极度的渴望之色。 进入娲皇宫是女娲娘娘赐给我们远古八族的机缘,这四个神兽想进入娲皇宫是什么目的呢? 难不成他们想分一杯羹,想分走一份属于我们的机缘? 或者说,这四个神兽想夺了我们的机缘? 在这一刻,我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玄老的一双眼睛虽然看上去有些浑浊,但他的这双眼睛却好像能够看透一切一样。 我刚刚产生了这个念头,就好像被玄老给感应到了一样。 只见玄老对着我道:“姜族长,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之所以想进入娲皇宫,绝对不是为了和你们争夺女娲娘娘所赐给你们的机缘,而是为了给我们争取一个追随女娲娘娘的机会而已。” “只要能够追随在女娲娘娘身边,在娲皇宫之中听女娲娘娘讲道,那我们的修为就才有可能更进一步,在这个天地之间活的更久一点。” “如若不能进入娲皇宫,不能够听到女娲娘娘讲道,我们的修为无法再突破,不能斩出三尸的话,天人五衰迟早会降临到我们的身上,这是我们绝对不想要的结果。” 玄老此言一出,我总算是明白了他们四个急于进入娲皇宫的真正原因了。 原来他们的目的,是追随在女娲圣人身边,每日聆听圣人之道,让自己的修为境界再上层楼。 这个理由合乎情理,我并不认为玄老在骗我。 不过由此看来,追随在女娲圣人的身边,被女娲娘娘所认可,先得能进入娲皇宫才行。 玄老当年被女娲娘娘斩去了四肢,都没有资格追随在女娲娘娘身边,看来想得到圣人的认可,很不容易啊! “玄老,是不是只有进入娲皇宫之中,才能够追随在女娲娘娘的身边,聆听她讲述大道?” 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之后,我问着玄老道。 玄老闻言点了点头,然后道:“经历了龙汉大劫和巫妖大劫之后,我们四个是四神兽一族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可即便我们是神兽一族,想突破到斩尸境界,却是难上加难之事。” “如果没有圣人指点,不能够听到圣人所讲述的大道,我们是根本就无法突破到斩尸境界的。” “可是天地之间的圣人,除了女娲娘娘和我们四神兽一族有一定的渊源之外,其他的五位圣人,只会把我们当成妖族,当成坐骑,是不可能传授我们斩尸之法的。” “所以我们只能试图得到女娲娘娘的认可,想追随在女娲娘娘的身边。” “然而女娲娘娘作为人族圣母,混元圣人,乃是天地之间的至高存在,就算我们是神兽一族,也未必会被女娲娘娘放在眼里。” “直到巫妖大劫的终极决战,共工撞断了不周山之后,女娲娘娘用我的四肢镇压了天地,才算是欠下了我一段因果。” “因为有这段因果,女娲娘娘给了我们四个一个承诺,说假如我们四个能够进入娲皇宫之中,就可以追随于她。” “就在给到了我们这个承诺之后,女娲娘娘把我们送进了她的这个小千世界之中。” “而女娲娘娘的圣人道场娲皇宫,虽然就在这个小千世界之中,在这个山谷深处,但要进入娲皇宫之中,却必须打开八道女娲娘娘所布下的禁制。” “这些年来,我们四个不知道用了多少办法,却始终都无法破解女娲娘娘的圣人手段,那八道禁制,只有用女娲娘娘亲赐的女娲石才能够打开。” “姜先生你有女娲石在手,难道不是我们苦苦等待的有缘之人吗?” “只要你打开了那八道禁制,带我们进入娲皇宫之中,那我们四个,就欠下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日后姜先生但有所差遣,我们四个绝不会拒绝。” 玄老慢慢说来,把所有的来龙去脉全部都说了一个一清二楚。 说到最后之时,无论是玄老还是其他的三个神兽,对待我的态度全都变的比之前要友好了许多。 傲慢无比的火凤和青龙,低下了他们傲慢的头,向我投以了友好的微笑。 就连气势逼人的中年大汉白虎,都刻意收敛了他身上的煞气,对着我点了点头。 能让白虎做到这一点,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但我仅仅只有一块女娲石,想开启娲皇宫的禁制,却是无法做到的。 如果这四个神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那注定了会让他们失望的。 “几位前辈,我的身上只有一块女娲石,但我却相信,我们其他的七个远古八族之主肯定能够拿到另外七块女娲石。” “不如我们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只要其他的七个远古八族之主拿到了女娲石,应该都会被女娲娘娘送到这里来的。” 既然玄老对我如此的坦诚,那我对他们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所以我很爽快的把我们八个远古八族之主的情况给这四个神兽说了出来。 听到我这话之后,除了玄老之外,其他的三个神兽都表现的略微有点失望,但玄老却好像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了。 “几十万年我们都等过来了,再等一段时间又有何妨?” “姜族长,既然你已经来到了神兽岭,那我们就带你前去,到娲皇宫的门口去看一下,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圣人道场?” 表情很是坦然的对我说出了这番话,随后玄老竟然往地上一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乌龟。 虽然不像之前一样,像一座移动的小山丘,但玄老所化的这个巨大乌龟,仅仅龟背就有二三十个平方米,也算是我生平仅见了。 这让我实在是难以想象,如果玄老显现出了它的真正本体,会大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四肢可以做镇压天地的柱子,那这只玄武的身体,岂不是和远古洪荒的面积一样大小了? 恐怕是女娲娘娘用了她的圣人手段,才能够让玄武的四肢来镇压天地吧? 圣人手段,果然是现在的我,所无法想象和无法理解的。 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玄老所化的那只大乌龟发出了声音。 “姜族长,跳到我的背上来,不然靠你的修为你,是很难靠近娲皇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