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九章 真是天佑我妖族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百三十九章 真是天佑我妖族

帝言老货的这是阳谋,他的目的就是激我们进阵,而一旦我们进入了弥天之阵,必然会被弥天之阵所困。 但陈婉秋有危险,我们又不可能坐视不理。 不管别人怎么样?就冲着帝天这个人渣对陈婉秋有觊觎之心,我就非要闯一闯这弥天之阵不可。 “帝言老狗,既然你们帝氏一族非要作死,那我闯一闯这弥天之阵又如何?” “如果被我破了弥天之阵,断然不会放过你们帝氏一族。” 面色一凛,对着弥天之阵内的帝言老狗做出了回答,我就打算闯入弥天之阵内部。 作为陈婉秋的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遇到危险之时,我没有别的选择。 不管怎样,不管这弥天之阵是否能破?我都必须要这么做。 弥天之阵内部的帝言老货最想要的结果无非是这样,所以听到我的回答,看到我的表现,让他的心情很是愉悦。 “姜门主,有本事你先破了弥天之阵再说吧,至于我们帝氏一族,会不会任你屠戮,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 “哈哈哈哈......” 帝言老货在弥天之阵内无比狂妄和嚣张的道,在他看来,我根本就破不了弥天之阵,根本就没有机会找他们帝氏一族的麻烦。 一旦我头脑发热,或者说被他相激进入了弥天之阵,那我的命运就等于被他们帝氏一族所掌控。 如果我们这一帮人全部都进入了弥天之阵,那他们帝氏一族的天命之人帝天,就一下子能搞定两个竞争对手,这简直是上天赐给他们帝氏一族的绝佳机会。 帝天是否能够成为救世之主,证道混元,主要就看我会不会进入弥天之阵了。 而就在帝言老货得意忘形的狂笑着,像看戏一样的看着我之时,闻人倾城却一个闪身挡在了我的身前。 “姜一,你不要莽撞行事。” 先挡住了我之后,闻人倾城表情肃穆而又凝重的道。 而见此情形,我对着闻人倾城道:“倾城,难道你没有听见吗?帝天那混蛋在打婉秋的主意,我要进阵去救婉秋出来。” 闻人倾城摇了摇头,劝着我道:“姜一,越是关键的时刻,就越是要冷静,你平时很冷静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变的这么鲁莽?” “你要是就这样闯进了弥天之阵,正好就中了他们的算计了。” 闻人倾城的这番话我自然是能够理解,但陈婉秋处在危险之中,我又岂能冷静的下来? “倾城,我.....” 我刚想跟闻人倾城解释一二,但闻人倾城却打断了我说话。 只见闻人倾城紧皱着眉头道:“姜一,就算帝天是妖族天帝转世,他能够调动河图洛书的威能,但毕竟在我们这个世界之中受到天道规则的限制,帝天他不可能把河图洛书的全部威能都发挥出来的。” “帝天想破解婉秋的后土守护,在我看来可能性不大。” “估计十有八九,是帝言那老货在吓唬你,刺激你。” 闻人倾城此言一出,秦楚楚点了点头,随声附和着道:“这个我认为倾城说的有道理,如果不受天道规则的限制,帝天能够调动河图洛书的全部威能的话,他早就破了婉秋的后土守护了,那里还再需要七天时间?” “帝言这老家伙,他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我们,让我们冒冒然的闯阵。” 秦楚楚和闻人倾城这样一说,让我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点,但弥天之阵内的帝言老货,却冷笑了一声道:“姜门主,他们所说的话,只是给你找一个做懦夫的理由,只是在自己安慰自己,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作为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天机门的门主,在听到自己的妻子处于危险境地之时却无动于衷,你还算个男人吗?” 听到帝言老货这话,我顿时就有一种气冲斗牛,鲜血涌上了脑门的感觉。 虽然明知道帝言老货是在激我,但他所说的话,我却根本就无法忍受。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自己的妻子处在危险境地,我还给自己找什么理由? “倾城,你让开!” “我要进阵!” 头脑发热之下,我对着闻人倾城大声的道。 但闻人倾城却还是摇了摇头,继续挡在了我的面前。 “姜一,这弥天之阵是妖族皇者东皇太一所创,一旦进入弥天之阵内部,就如同进入了一方世界,除了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之外,这个阵是无法破解的。” “进阵救婉秋,我们都想,但如果没有破阵之法,冒冒然的闯进去,恐怕进阵容易出阵难啊!” “到时候婉秋救不了,连我们都得搭进去。” 听到闻人倾城说出这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什么狗屁的弥天之阵,竟然有这么厉害吗?”武顺很不服气的问道。 “楚楚,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如果你用十二都天神煞阵,来个以阵破阵呢?” 苏天的脑子比较灵活,在看了一眼表情凝重的秦楚楚之后,主动问着她道。 在苏天看来,秦楚楚毕竟是玄冥祖巫转世,巫族和妖族之间多次对阵,这弥天之阵秦楚楚的前世肯定见识过,按道理说应该有破阵之法。 此刻在苏天提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包括我在内,基本上所有人全部都把目光汇聚在了秦楚楚身上,等着秦楚楚作出回答。 但秦楚楚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 听到这声叹息,我竟然忍不住的心头一沉,难道秦楚楚对这弥天之阵也没有办法吗? 那可如何是好啊? 就在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只见秦楚楚道:“当年巫妖大战之时,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经常会布下弥天之阵,我们巫族一脉,因为弥天之阵可是吃了不少亏的。” “但当年的远古洪荒和当前不同,只要我们十二祖巫以力破阵,自然就可以打穿弥天之阵。” “远古洪荒有无穷之大,那怕是以力破阵的过程之中会打的天翻地覆,也不会对远古洪荒造成太大的影响。” “可现如今,如果用以力破阵之法,恐怕天道规则是不会容许的。” “纵然是能够破了此阵,也要牵扯到巨大因果。” 秦楚楚说到这里之时,她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 从秦楚楚所说的话来看,就算是她也破不了这弥天之阵。 如果非要破阵的话,她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她和我们这帮人,甚至我们这个世界都不能够承受的。 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要放弃救陈婉秋吗? 就算是帝言老货在胡说八道,但那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无法接受让陈婉秋置于危险境地。 陈婉秋的脾气我是了解的,如果帝天这人渣对她造成了威胁,那她会作出的选择,必然是对她极其不利的。 如果陈婉秋出了什么问题,我简直不敢想象,那个时候的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做什么天命之子,救世之主? 一念至此,我下定了决心,别说弥天之阵只是一个能困住人的困阵了,那怕是刀山火海,我都要去闯他一闯。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我,让我进阵去救婉秋。” “倾城,你不要再阻拦我了。” “我和婉秋之间,曾经理智过一回,但那一次的理智,让我一直都觉的愧疚,一直都觉的对不起婉秋。” “这一次,你就让我鲁莽一回,让我闯一闯这弥天之阵吧。”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一脸决绝的表情,帝言老货面色一喜。 只要我能够进阵,那帝天交给他的任务,就等于完成了一半了。 而此刻的闻人倾城,见我铁了心的要进阵,只能把目光投向了秦楚楚,希望秦楚楚能劝我改变主意。 “楚楚,看来只有你能劝住姜一了。” “你赶快劝一下他,让他不要着急,我们从长计议。” 闻人倾城希望秦楚楚劝我,但出乎她意料的是,秦楚楚竟然目光坚定的摇了摇头。 “婉秋是我的姐姐,这一世我能够轮回为人,都是因为婉秋的缘故,眼看着她处在危险境地,我又如何能坐视不理呢?” “既然姜一要闯这弥天之阵,那就让我陪着他一起闯阵吧。” “我希望我姐姐在脱困之时,第一眼就能够看到她。” 秦楚楚说出这话之时,表现的很是平静,但她话里的决绝之心却是不用质疑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闻人倾城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而对于帝言老货来说,秦楚楚和我全都要闯阵,只要困住了我们两个天命之人,那他就算是达到了目的,这又让他岂能不欣喜若狂? “真是天佑我妖族一脉啊!” 就在帝言老货暗自感慨着之时,武顺这小子往前走了一步,同样态度坚决的对着我道:“老大,既然你要跟楚楚要闯阵,那我没什么可说的,无论你们两个去那里,都会有我武顺跟着。” 武顺的话音刚落,郑海冰这小子立刻就拍着胸脯道:“师父,我是天机一脉的弟子,你闯阵要是不带我,这就说不过去了。” “为了救师娘出来,我一定要尽一份力的。” 郑海冰和武顺的语气全都是不能否定的,接下来小兰陵,苏天两口子,云若风两口子,全部都表达了他们的态度。 总而言之,只要是我们天机门的人,全都要和我共同进退,如果我闯阵的话,他们一定要进去。 闻人倾城虽然明知道弥天之阵的厉害,但见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都要闯阵,她还能有什么说的? 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之后,只见闻人倾城道:“既然你们都要闯阵,那就算我一个吧。” 如此一来,只剩下了宋慈航和幽丽幽泉这三个。 在表情凝重的看了一眼被大雾笼罩的帝氏一族之后,宋慈航摇了摇头道:“这弥天之阵,就算是我都看不透,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进去了。” 宋慈航发表了他的态度,丑逼幽泉同样也摇了摇头道:“我才不会去为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冒这个险。” “你们要闯阵就闯吧,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幽丽对救出陈婉秋没有什么想法,甚至她期盼的事情,是陈婉秋永远都不会脱困。 但在幽丽的心情,却始终都有一个执念,她不希望和我分开。 所以此刻见我要闯弥天之阵,在看了一眼我之后,幽丽咬了咬嘴唇道:“既然你非要闯阵,那就算我一个吧。” 见幽丽做出了这个决定,丑逼幽泉忍不住的撇了撇嘴,但幽泉却很清楚的知道,一旦幽丽做出了决定,是他根本就无法改变的。 “唉,希望你们能破了这弥天之阵吧!” 就在幽泉发出了感叹之时,见众人全都下定了决心,我也没有跟他们客气,迈开脚步进入了大雾之中。 秦楚楚和其他人也全部都跟在我身后进入了阵中。 而见此情形,弥天之阵中的帝言老货发出了得意无比的狂笑之声。 “哈哈哈.....” “这阵法只有东皇太一和我妖族天帝能破,你们只要进了弥天之阵,就别想着能出去了!” “真是天佑我妖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