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我是你大爷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我是你大爷

弥天之阵乃是妖族皇者东皇太一感悟天地至理所创,因为把妖族天帝认为了他的兄长,所以东皇太一把他的轮回之术和弥天之阵全都传授给了妖族天帝。手机端 东皇太一在巫妖大劫之时和玄冥祖巫拼了个同归于尽,妖族天帝本来也陨落在了十二都天神煞阵之。 但妖族天帝有东皇太一传授给他的轮回之术,所以借助轮回之术,妖族天帝一世一世的轮回为人,在慢慢的积蓄和恢复着他前世的巅峰修为。 帝天的一世,作为一个小小的渑池县县令,却能够阻挡武王伐纣的几十万大军,杀死了无数名手段高超之辈。 如云若风的前世土行孙,勇冠三军的武成王黄飞虎等等全都死在了张奎手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妖族天帝的转世之身有妖族的无气运的缘故。 然而此刻,帝天所布下的弥天之阵被我们所破,让帝天大惊失色。 在帝天看来,除了混元圣人之外,当今之世是没有人能够在不沾因果的情况之下,破掉他的弥天之阵的。 当然,前提是创出了弥天之阵这一门阵法的东皇太一出手。 可是东皇太一不是已经陨落在了巫妖大劫之吗? 但帝天又仔细想想,他凭借着东皇太一传给他的轮回之术一世又一世的轮回,最终轮回到了帝世一族,重新执掌了他的先天至宝河图洛书。 东皇太一本身最擅长轮回之术,难道他不会轮回重生吗? 我的名字叫姜一,东皇太一的名字之也有一个一字。 在龙汉大劫之时我帮助过鸿钧老祖,立下了无功德,让鸿钧老祖欠下了我一份人情,所以我的这一世才气运滔天,和他一样拥有了被天道所认可的身份。 可以说在这一刻,在我们把他所布下的弥天之阵给破了这一刻,帝天恍然大悟一般,认定了我是东皇太一转世。 能够轻而易举的破了他所布下的弥天之阵,这天地之间除了东皇太一之外还能有谁? “你们快布下周天星辰大阵。” 给帝氏一族和东方家族的人交代了一番之后,帝天一个闪身来到了陈婉秋所化的那座雕像之前。 而此刻的我们,在破了弥天之阵后,帝氏一族的宗族所在,对我们来说一目了然,很快我们弄清楚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所在的位置。 等到我们催动了缩地成寸之法,来到了陈婉秋所化的那座雕像之前时,第一眼看到帝天背着双手表情凝重的站在那里。 陈婉秋所化的雕像无高大,但帝天背着双手往那里一站,在他的身竟然散发出了一股强烈无的位者威严。 对于普通人来说,帝天所散发出来的这种威严,会让他们有一种高山仰止,只恨不得跪拜的感觉。 算是我们这些人,面对着威严无的帝天之时,都隐隐约约的有一种压迫感。 由此看来,帝天已经彻底觉醒了他妖族天帝的记忆,此刻他身所散发出出来的气势和威严,正是妖族天帝之威。 “帝天,你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以为,你还能阻止我们吗?” 云若风的前世死在了帝天的前世张奎之手,所以那怕是帝天的气势袭人,威严盖世,云若风却对他充满着敌意,丝毫不受他的气势和威严的影响。 但让我们都感到很是意外的是,面对着云若风之时,帝天这货脸的表情却很是复杂,他连搭理都没有搭理云若风,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云若风一眼。 只见帝天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我的身,放佛从来都没有见过我这个人一样,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我。 我完全搞不懂帝天他为什么要这样看我,被他这样一看,看的我浑身不舒服,心里面有些发毛的感觉。 特么的,帝天这小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难不成这才几个月没见,他的取向发生了变化? 这尼玛妖族天帝转世的绝世人物,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要是取向发生了变化,那叫人情何以堪! 而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帝天的语气之饱含着感情,好像见到了他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 “想当年你我兄弟共同执掌妖族,亲如一体,不分彼此,没想到在历经轮回之后,你我兄弟却在此情此景之下见面!” “太一吾弟,是你吗?” “你是本帝的左膀右臂,不会连你大哥都忘了吧?” 听到帝天这话,看着帝天脸的表情,我很清楚的知道,帝天这小子百分百是认错人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破了弥天之阵的缘故,他把我当成了东皇太一转世。 “帝天,我不是你的什么二弟,你给我滚到一边去,不要阻碍我救婉秋。” “你布下弥天之阵,想把我们困入其,这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狠狠的瞪了一眼帝天,我怒斥着他道。 云若风更是毫不客气的对着帝天道:“我说帝天,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老大怎么成了你的二弟?还说是你的左膀右臂,我看你是得了妄想症了吧?” 帝天这货在这个时候已经认定了我是东皇太一转世,那怕是我不承认,那怕是云若风在使劲儿的嘲讽他,帝天却固执的坚持他的看法。 “二弟,你我兄弟相识于远古洪荒之时,因为我帮了你一点小忙,你一直都感念我的恩德,认我为兄。” “在远古洪荒之时你辅佐于我,甚至连妖族天帝之位都让给了我。” “现如今你我全都轮回转世,同时被天道认可为天命之人,你我兄弟更应该联起手来,共同夺取其他天命之人的鸿蒙紫气和无气运。” “一世你把妖族天帝之位让给了我,这一世我会把救世之主的身份让给你。” “二弟,你我兄弟目前最重要的是团结,我们两个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把其他的天命之人全部都杀死。” “巫妖两族有不共戴天之仇,秦楚楚和陈婉秋都是祖巫转世之人,以你的身份又岂能和她们纠缠不清?” “只要你我兄弟联手,必然可以斩杀了玄冥和后土转世的秦楚楚和陈婉秋。” “二弟,你不要再犹豫了!你不要再被玄冥祖巫转世的妖女给蛊惑了!” 此刻的帝天表现的很是诚恳,如果我真的是妖族皇者东皇太一转世,如果我没有听到女娲娘娘对妖族天帝的评价,或许很有可能会被他所说的这一番话给误导了。 帝天连鸿蒙紫气,连救世之主的身份都能够让出来,这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不过仔细想想,帝天又何尝不是打算利用东皇太一呢? 远古洪荒之时,妖族天帝利用东皇太一利用的还少吗? 东皇太一这个傻子,不仅被妖族天帝给利用了,而且还对人死心塌地的。 要不是这些年来自己反思了一番,可能到现在为止,东皇太一始终都还蒙在鼓里,把妖族天帝当成了他可敬可亲的兄长看待。 一念至此,我狠狠的白了帝天一眼。 “帝天,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是你的二弟,不是东皇太一转世。” 听到我这话,帝天仍然不愿意相信,他始终认为我是东皇太一转世。 只见帝天表现的很是激动的道:“不,你不用不承认,你肯定是我二弟转世。” “二弟,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你说出来啊!我如果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这一世我一定给你补偿。” 而看着帝天装腔作势的这幅样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帝天,我不是你二弟,我是你大爷,你特么的别想占我便宜!”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