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山河图和社稷图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山河图和社稷图 下

*我一直认为我祖爷爷只是图方便,说山河社稷图的时候少说了两个字而已。 *或者说他老人家有点老糊涂了,把山河社稷图这件赫赫有名的先天灵宝的名字记错了。 *当让我颇感意外的是,此刻我祖爷爷一脸认真的问我爷爷之时,问的还是山河图。 *在当前的这种场合之下,难道我祖爷爷还会弄错不成? *于是我提醒着我祖爷爷道:“祖爷爷,万妖谷镇压万妖的,应该是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吧?” *“你说成了山河图,是不是说错了?” *对于我的提醒,我祖爷爷表现的有些无奈,苦笑着摇了摇头。 *随后只见我祖爷爷对着我道:“一一啊,如果说放在以前,我也认为万妖谷用来镇压万妖的,是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但你爷爷却打电话告诉我,说原来镇压万妖谷的先天灵宝,只是山河社稷图的一部分而已。” *“所以这件先天灵宝,只能称之为山河图,而并不能称之为山河社稷图。” *我祖爷爷这样一说,让我们全都吃了一惊,不过对于我祖爷爷所说的这种情况,我们倒是不怎么感到意外。 *先天灵宝乃是孕育于混沌宇宙之中的灵物,极品先天灵宝和上品先天灵宝,都能够拆分为下品先天灵宝。 *比如混沌旗,这件先天至宝,就可以拆分为天地五方旗,曾梦倩的素色云界旗,就是天地五方旗中的一部分。 *还有诛仙四剑,每一把剑都是下品先天灵宝,但当这四把剑合为一体之时,就成了先天至宝诛仙剑。 *就像把炼妖壶这件先天至宝化成了八枚女娲令赐给我们远古八族一样,女娲娘娘作为混元圣人,把山河社稷图拆分成两件下品先天灵宝,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 *但我们姜氏一族一直都以为镇压万妖谷的是女娲娘娘的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为何我爷爷突然会有此一说呢? *难不成和打伤了我爷爷的那三个妖族有关? *女娲娘娘是妖族出身,妖族对女娲娘娘了解的比较多一点,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 *一念至此,我就向我爷爷看去,在这个时候,能够给我们做出解释的,就只有我爷爷了。 *打伤他的那三个妖族是什么人物? *为什么山河社稷图成了山河图,这所有的一切秘密,恐怕都在打伤我爷爷的那三个妖族身上。 *我想到了这一点,其他人也全部都能想到,所以此刻的所有人,全部都把目光汇聚到了我爷爷的身上。 *而见众人都看着他,我爷爷自然是知道我们想知道什么? *尤其是我祖爷爷和我,作为姜氏一族的族人,深知这万妖谷对整个人族和这方天地有多么重要,可是丝毫都不能出问题的。 *要是那三个妖族进入了山河图之中,把山河图之内所镇压的妖魔鬼怪给放了出来,那这个世界就要陷入混乱之中,人类恐怕要面临一场浩劫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万妖谷要是镇守不住,让万妖谷的妖魔鬼怪倾巢而出,那和灭世大劫降临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或许灭世大劫降临之日,就是万妖谷的妖魔鬼怪镇守不住的那一刻。 *“唉!” *先长叹了一口气之后,我爷爷给我们说起了具体的情况。 *只见我爷爷道:“就在今天早上天还没有完全亮的时候,我通过八门阵感应到了有人靠近万妖谷。” *“万妖谷是我们姜氏一族镇守了好几千年的禁地,关系到人族安危,这方天地的稳定,可是丝毫都马虎不得的。” *“于是我和老婆子立马就走出了住处,来到了万妖谷之外,想看看来人是什么人?” *“如果来人是不怀好意者,我就启动我们姜氏一族在万妖谷所布下的阵法,让来人无法进入万妖谷之中。” *说到这里,我爷爷和我奶奶全都向我看了一眼,老两口看上去好像有点郁闷的样子。 *不用想我就知道,肯定是来人冒充了我,才会让我爷爷和奶奶一时疏于防范,把三个妖族放进了万妖谷之中。 *“来的人是不是变幻成了一一和婉秋他们三个的样子?” *我们所有人基本上都想到了当时的情况,我祖爷爷直接就问着我爷爷道。 *被我祖爷爷这样一问,我爷爷显的有点儿尴尬,就好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对着我祖爷爷道:“爷爷,请恕孙儿愚钝,看到来的人竟然是一一和婉秋她们三个,就彻底放松了警惕之心。” *见我爷爷表现出了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我奶奶自然是要替我爷爷开脱一下,于是我奶奶对着我祖爷爷道:“祖爷爷,这也不能怪他,一来是那个于妖族的变化之术太厉害,不仅外形上和一一没有区别,就连言谈举止,身体气息上都很难分辨。” *“如果不是那两个女妖被我看出了端倪,恐怕我们两个都会死在那三个妖族的手下。” *我祖爷爷闻言摆了摆手,对我奶奶道:“见到自己的孙子就疏于防范,这是人之常情,我没有怪罪三三的意思,你们两个就不用自责了。” *“赶紧把具体的情况给我们说出来,那三个妖族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我祖爷爷没有怪罪,我爷爷长出了一口气,在看了我奶奶一眼之后,我爷爷这才挺直了腰杆,面色凝重的给我们说起了后来的情况。 *“见到一一和婉秋还有楚楚一起来了,我感到很是高兴,就问一一是怎么把婉秋从帝氏一族救出来的?” *“当时我和那个妖族所变化的一一走的很近,因为我把他当成了我的孙子,对他一点都没有设防。” *“那三个妖族没有直接作出回答,而且他们三个对我们两个表现出来的态度显的不是很热情,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说至此,我爷爷向我奶奶看了一眼。 *随后我爷爷继续说道:“或许是女人比较敏感一点,发现那三个妖族有点儿古怪之后,她就在暗中起了一丝防备之心。” *“就这样,那三个妖族和我们两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走进了万妖谷之内。” *“就在快要走到我们的住处之时,一一他奶奶在暗中传音给我,说她认为这三个人有问题,十有八九是妖族变化的,并不是一一和婉秋他们。” *我爷爷说到这里,我奶奶就接过了他的话茬解释着道:“变幻成一一的那个妖族,他的变化之术却是很高明,就连我都无法从他的身上看出破绽。” *“可是变成婉秋和楚楚的那两个,她们虽然变成了婉秋和楚楚的样子,但她们言谈举止之间的所表现出来的气质,和婉秋楚楚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最关键的一点,婉秋和楚楚修炼的都是巫族法门,作为九黎一族之人,我自然是能够感受到婉秋和楚楚身上的法力波动的。” *“可是幻化成了婉秋和楚楚的那两个妖族,从她们的身上我丝毫感受不到巫族法力?O波动,甚至我还隐隐约约的从她们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妖族气息。” *“我门九黎一族修炼的是巫族法门,巫妖两族是生死仇敌,所以修炼巫族之法者,对妖族气息特别敏感。” *“因为这些原因,我才发现了那两个女的有问题,所以我才暗中传音告诉了他爷爷。” *经过我奶奶这样一解释,我们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仅仅是我爷爷受了伤,我奶奶却没有出事的原因。 *这要不是我奶奶发现了那两个妖族身上的破绽,给他们取得了我爷爷奶奶的信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时我爷爷接着我奶奶的话继续道:“一一她奶奶暗中传音给我,让我当时就有了警惕之心,而就在我正打算催动万妖谷内的阵法之时,那三个妖族发现情况不妙,变成一一的那个妖族,在第一时间就对我出手了。” *“那个妖族的实力很是不凡,被他一掌打在了我的后心上,当时就让我喷出了一口鲜血,震碎了我的心脉。” *“要不是及时服下了一颗功德金丹的话,我很有可能就见不到你们了。” *听我祖爷爷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当时的情况竟然危险到了这种程度,如果不是我奶奶发现了异常,恐怕我要失去最亲的两个亲人。 *“爷爷,那三个妖族究竟是什么身份?” *“还有那山河图是怎么回事?” *向我爷爷问出这话之时,我整个人咬牙切齿的,要是给我弄清楚了那三个妖族的身份,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秦楚楚和陈婉秋同样也是,只见秦楚楚面露冷光,杀意凛然的道:“爷爷,能变成姜一和我们的样子,连您都骗过了,那三个妖族肯定对我们有一定的了解。”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三个妖族应该是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还有最擅长变化的那只猿妖吧?”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连连的点了点头,“对,楚楚说的没错,肯定是那三个妖物。” *“那只猿妖最擅长变化,上一次在帝氏一族差一点连我都骗了,他要是变成了我的样子,爷爷你肯定会分辨不清楚的。” *秦楚楚和我这么一说,我爷爷点了点头道:“那个变成你的妖族,究竟是不是猿妖我就不知道了,但那两个变成婉秋和楚楚的妖族,确实是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 *“变成婉秋的是芊墨,是那个九头雉鸡精,她跟了婉秋那么长时间,对婉秋比较熟悉。” *“至于变成楚楚的,是轩辕三妖之中的另外一个,她只见过楚楚一面,所以仅仅变的比较像楚楚而已,主要是因为她的气质和楚楚太不相符,你奶奶才对他们起了怀疑之心。” *听到我爷爷这样说,秦楚楚的眼睛一亮,看来我奶奶对她的印象很是深刻啊,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在第一眼就看出了玉石琵琶精和她的不同。 *就在秦楚楚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我爷爷继续说道:“虽然那个猿妖打伤了我,但我在服下了功德金丹之后,立刻就催动了我们姜氏一族在万妖谷所布下的防御阵法。” *“我们姜氏一族在万妖谷苦心经营了好几千年,那三个妖族想轻而易举的闯入万妖谷的核心,这是不可能的。” *“可就在我正打算用阵法困住那三个妖族之时,那三个妖族却并没有往万妖谷的核心位置而去,反而蹿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一边往那个方向跑着,九头雉鸡精一边很是得意的大声告诉我,说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分为山河图和社稷图,她用来镇压万妖谷的,只是山河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