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闻人镇国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闻人镇国

这些闻人家族的绝代天骄们都有着自己的傲气,但他们被闻人倾城略施手段所折服之后,一个个对闻人倾城钦佩不已,尊敬不已。 在这些人看来,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只有闻人倾城是闻人家族的希望。 他们只有追随闻人倾城,才能够平安度过灭世大劫。 所以此刻的这帮人,仗着自己是闻人家族绝代天骄的身份,还有他们本身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一个个对忘仙苑门口的这些守卫们大骂了起来。 闻人倾城是家族座,是他们所得罪不起的人,这些家族的绝代天骄,在家族之中也是地位不凡,同样是他们所得罪不起的人。 此刻当这些家族的绝代天骄全部都站在了闻人倾城一边,指着他们的鼻子大骂了起来之后,这些守卫们还那里敢吱声? “大小姐,请恕我们冒犯了贵客,你们请进吧,我们不敢阻拦。” 终于,在被闻人家族的这帮绝世天骄们大骂了一顿之后,门口的守卫们主动向闻人倾城道歉,收回了挡在我面前的手。 闻人倾城对这帮家族的绝代天骄们的表现很是满意,对着他们轻轻的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微笑之后,转头向前走去。 那些闻人家族的绝代天骄,见闻人倾城对着他们笑了,一个个就如同做了好事的小学生,受到了老师的表扬一样,表现的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大小姐她对我们笑了,你说她是不是不会怪罪我们了?” 跟在我们之后,几名闻人家族的绝代天骄在窃窃私语,我们一帮人则波澜不惊的继续跟在了闻人倾城的身后向前走去。 这种场面我们见的多了,那里会影响到我们的心态? 而就在我们往前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远远的就看到了一片湖泊,在这湖泊的中央,坐落着一个古色古香,年代久远的凉亭。 在这个凉亭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石桌,石桌上应该刻着一副棋盘。 而此刻,一名身着白衣,远远看去玉树临风,优雅无比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之上,皱着眉头盯着棋盘。 棋盘上有黑白二子,但凉亭内却只有一人,不知道这名白衣男子,盯着棋盘在做什么? 难不成这白衣男子,在研究着某个无法破解的千古残棋? 闻人倾城远远的看到了这白衣男子,表现的很是无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二叔,我就知道,你肯定又一个人在下棋。” 听到闻人倾城这话,对凉亭之中的白衣男子,我们立刻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原来这白衣男子,就是闻人家族的家主,闻人倾城的二叔,名叫闻人忘神的那位。 一念至此,我突然想到,闻人倾城的二叔叫闻人忘神,那闻人倾城的父亲叫什么呢? 这花园的名称叫忘仙苑,和闻人倾城的父亲有什么关系吗? 难不成,闻人倾城的父亲,叫闻人忘仙吗? 和闻人倾城认识了这么久,她好像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她的家人,不知道闻人倾城的父亲,在闻人家族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闻人家族的老祖宗把闻人家族的座之位传给了闻人倾城,为什么把闻人家族的家主之位,传给了闻人倾城的二叔呢? 一时之间,我产生了许多念头,诸多疑问,而就在这时,闻人倾城对着湖中的凉亭声音清脆的道:“倾城有重要的事情和二叔商量,还请二叔暂时不要沉迷棋局。” 闻人倾城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无比的传入了湖泊之中,相信只要听力正常之人,肯定是能够听到的。 可是凉亭之中的那位,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简直就像个泥塑的雕像一般。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她二叔的这种脾性,她可是了解的再也清楚不过了。 就在闻人倾城正打算再次传音之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另外一个方向传了过来。 “倾城姐,你虽然是家族座,但却是我父亲的侄女,在我父亲下棋之时,能不能不打扰于他?” 听到这个声音,我们全都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看到一名同样身穿白衣,相貌无比英俊,气质群绝伦,和影视圈的那些小鲜肉,大帅哥相比,简直能让他们自惭形秽的想自杀的年轻男子,从几百米远的位置,向着我们踏步而来。 这男子连走路的姿势都无比的优雅,几百米的距离,他好像仅仅才踏出了两三步,转眼之间就来到了我们的眼前。 根据这男子所说的话,他管闻人倾城的二叔叫父亲,那他应该和之前被我收拾过的闻人倾国是嫡系血亲关系,从他的长相来说,我不得不承认,他们这一脉的遗传基因真的无比优秀,女的是万中无一的美女,男的是世所罕见的俊男。 不过这名男子,从他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虽然比闻人倾国要稳当了许多,但他对闻人倾城还是带有明显的敌意的。 由此看来,闻人倾城被闻人家族的老祖宗赐予了家族座之位,得到了闻人家族的镇族至宝,让家主一脉很是不爽啊! 就在这名白衣男子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名年轻男子,这名年龄在二十二三岁的男子,相貌也很是清秀,不过他对待这名白衣男子的态度,就如同一名仆人对待自己的主人一样。 然而无论是家主之子的白衣男子,还是跟随着他的年轻男子,两个人的实力级别全都达到了当世之巅,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的程度。 当然,这对我们来说并不奇怪,闻人家族的绝世天骄都达到了这个实力级别,如果闻人家族的家主之子连这个级别都没有达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就在这名白衣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在他快要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之时,那几名闻人家族的绝世天骄们就已经窃窃私语的议论了起来。 “我就知道镇国他肯定在这里,他肯定不会让倾城姐轻而易举的见到家主的。” “镇国平时眼高于顶,从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估计他应该和我们一样,会向姜门主起挑战的。” “你们说镇国和姜门主谁厉害呢?姜门主的杏黄旗和他的万古不灭金身,能够扛住镇国的镇国塔吗?” “要知道,镇国的镇国塔可是极品后天法宝,据说吸收了一个小国家的一国之运,和镇国为敌,就相当于和一国为敌。” 几个闻人家族的绝世天骄在那里小声私语着,根据他们所说,我对这个白衣男子,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而这时,闻人倾城见这白衣男子挡在了她的面前,不想让她轻易见到闻人家族的家主,就不由的面色一沉。 “闻人镇国,你也知道我是闻人家族的家族座,为何要阻拦于我?” “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了我们闻人家族,你现在阻拦于我,很有可能会让我们闻人家族在灭世大劫降临之时,陷入被动之中,你知道吗?” 闻人倾城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一开口就给白衣男子扣上了一顶级大帽子。 但这白衣男子对闻人倾城扣的大帽子根本就不以为然,冷笑着道:“倾城姐,不要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对我而言,你说这些是没用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带来的人应该是你为我们闻人家族选择的盟友,所谓的天命之人。” “你带他们到家族来,想跟我父亲商量什么我不管,但他们这些人,必须用实力来证明自己。” “如果没有实力,就给我滚出闻人家族,滚出三仙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