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闻人忘神 上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闻人忘神 上

镇国塔每一次落下,都有一国气运之力,而且在镇国塔之中,有闻人家族用秘法所吸收的无数国家之气运。 闻人家族拥有着数百万年的传承,在这镇国塔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国之气运? 所以在闻人镇国看来,一旦我的功德神旗无法抵御他的镇国塔,当镇国塔落到我的头上之时,我的下场就会注定,必然落得一个被镇国塔所镇压,身死魂灭的下场。 可是让闻人镇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脑袋竟然坚硬到了他无法想象的地步,无坚不摧,可以镇压一切的镇国塔,竟然无法打碎我的脑袋。 最让闻人镇国感到震惊无比,惶恐无比的是,通过和镇国塔的血脉相连关系,他竟然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受到,在镇国塔之中被他们闻人家族用秘法吸收的国之气运,竟然在源源不断的被我所吸收。 他的镇国塔不仅镇压不了我,连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都被我给吸收了! 要知道,闻人家族存在了几百万年,这镇国塔自从炼制出来之后,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国之气运,可就在这一刹那之间,闻人镇国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正在源源不断的大量流失。 按照当前的速度,如果给我几十分钟或者个把小时的时间,我能够把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全部都吸收完,让镇国塔成为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废塔。 其实闻人镇国并不知道,我们每一个天命之人都有无上气运,而天命之人的气运是天道赋予的,镇国塔虽然有闻人家族用秘法所吸收的国之气运,但国之气运却只能算是人之气运,又如何能和天道所赋予的气运相比呢? 尤其是我这种身具大功德的天命之人,还有着陈婉秋这个天运之女的气运加成,那更是气运滔天。 闻人镇国的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和我的无上气运相比,就如同一个普通人和大罗金仙之间的差别一样。 再打一个比方,如果闻人镇国的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是一条山间小溪的话,那我这个天命之人的无上气运,就相当于浩瀚大海。 山间小溪见了浩瀚大海,自然要回归大海之中,我的无上气运对镇国塔内的国之气运的吸引力,是镇国塔根本就无法抗拒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闻人镇国发现之时,镇国塔之内的国之气运就已经失控了。 闻人镇国根本就无法控制,闻人家族用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所积累的国之气运,开始源源不断的被我的功德金身所吸收。 原本我以为我的功德金身只能够吸收功德,却没想到连气运这种东西,我的功德金身都能够吸收。 而且在吸收了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后,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我的功德金身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的更加强大。 之前我以为功德金身提升等级只能靠吸收功德,没想到吸收气运,竟然也能够提升功德金身的等级。 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之内,因为吸收了大量的国之气运,我的功德金身竟然提升了一级。 这让我感到很是惊喜,没想到吸收气运提升功德金身比吸收功德还要来的更简单一些。 不过吸收气运却不能够让我的相师等阶再往上提升,这倒是一件让人有点儿郁闷的事情。 如果能够把镇国塔之中的所有国之气运全部都吸收完毕,那我的功德金身会提升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 就在我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闻人镇国跟见了鬼一样,对着我大喊大叫了起来。 “姓姜的,你在搞什么鬼?快把我的镇国塔还给我!” “姓姜的,你听到没有?快把我的镇国塔还给我啊!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要把镇国塔之中的气运全部都吸收完吗?” “这镇国塔耗费了我们闻人家族无数代人的心血,却被你巧取豪夺占了大便宜,你的这种行为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姓姜的,你是我们闻人家族的盟友,为何能做出这种事情?” 闻人镇国在这会儿可是彻底着急了,这镇国塔吸收了无数国家的气运,是除了混沌塔之外,闻人家族最为看重的一件法宝,因为他是闻人家族年青一代之中天赋最高,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所以他父亲才把镇国塔交给了他。 如果镇国塔内的国之气运被我给吸收完了,那镇国塔就相当于废在了他的手中,这让他如何向他父亲交代? 让家族重宝成为了废品,对于闻人家族来说,他就成了一个千古罪人! 这样的一个责任,可是闻人镇国所承担不起的。 不过闻人镇国在那里急的跳脚,我却并没有理会闻人镇国。 闻人家族和我建立同盟关系的是闻人倾城,从始至终闻人倾城都没有说一句话,我又何必给闻人镇国面子? 是他主动挑衅我们,给我们制造麻烦,把镇国塔砸在我的脑袋上的,现如今想让我把镇国塔还给他,那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这样,闻人镇国在那里急的跳脚,刚开始还在责难我,大声的斥责我,到了后来慢慢的服软,就差没有跪下来求我了。 “姜门主,算我有眼无珠,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把镇国塔还给我好吗?” “倾城姐,我错了,我大错特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质疑你做出的决定,你能不能给姜门主说一声,让他把镇国塔还给我啊!” “如果姜门主把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全部都吸收完了,那我无法向家族交代啊!” “倾城姐,求求你了!” “姜门主,我求求你了!” 闻人镇国在那里大声的求着闻人倾城和我,但闻人倾城只要不表态,我对闻人镇国就不予理会。 趁着这段时间,我在拼命的吸收着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吸收的气运越多,对我的功德金身来说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差不多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之内,我的功德金身已经连升三级,如果再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恐怕我的功德金身还能够再提升三级。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我的功德金身丝毫都不会比巅峰大罗的大罗金身差,只要是先天灵宝之下的任何法宝,都无法对我的功德金身造成伤害吧? 就像广成子大仙的番天印一样,虽然是元始天尊用半截不周山所炼制,在后天法宝之中号称是攻击力最强的法宝,但我的功德金身要是能够进一步的提升,恐怕番天印都奈何不了我了。 而就在我正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畅想着美好的未来,不断地吸收着镇国塔之中的国之气运之时,闻人倾城向着湖泊之中的凉亭看了一眼,轻启朱唇柔声说道:“二叔,你要是再不发话,镇国塔中的气运,就要被姜一全部都吸收了。” 闻人倾城此言一出,好像提醒了闻人镇国一样,他急忙对着湖泊中心的凉亭大声的喊了起来。 “父亲,您快说句话啊!” “他们来找您,肯定有求于您,只要您说句话,姜门主肯定会给您面子的。” “如果再让姜门主吸收下去,我们家族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这些国之气运,就一点都不会剩下了!” 闻人镇国心急如焚的在那里求着他父亲,或许是闻人镇国所说的这番话起到了作用,也或许是闻人倾城所说的话产生了效果,在凉亭之中低头看着棋局的闻人家族之主闻人忘神,缓缓的把头抬起了起来。 “唉!” 只见一身白衣的闻人忘神并没有说话,反而先发出了一声悠长无比的叹息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