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一十六章 彩头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一十六章 彩头

南宫家族的演武场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光芒,能够容纳至少数万人之多。 南宫坚把整个南宫家族的所有人召集到了演武场之中,就是为了方便让帝天给他们种下生死印。 至于这么多人,帝天如何给他们种下生死印,那就是帝天的事情了。 相信以帝天妖族天帝的手段,同时给数万人种下生死印,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然而此刻,南宫玉和闻人镇国之间的这场对决,也选在了南宫家族的演武场。 当着南宫家族所有人的面,能够堂堂正正的打败闻人镇国,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南宫玉就莫名其妙的感到兴奋无比,激动无比。 虽然他的生死被帝天所控制,他喜欢的女人成了帝天的女人,但帝天赐给了他朱雀血脉,让他的实力比以前提升了许多,这让南宫玉有着极度强大的信心,一定能够打败闻人镇国。 不过在南宫玉和闻人镇国开打之前,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南宫家族的家主南宫坚却先走到了演武场的中央,用尽了力气大声的说道:“所有南宫家族之人,全都放开心神,让陛下给你们赐下护身之印。” “如若尔等不听我言,不全面放开心神,一旦玄冥祖巫施展祖巫血咒之时,身体炸裂死在了玄冥祖巫的手下,那就只能怨自己咎由自取了!” 虽然搞不懂南宫坚为什么要让他们这样做?甚至连南宫坚所说的陛下是谁都有很多人不知所云,但南宫坚毕竟是南宫家族的家主,在他把后果说的如此严重的情况之下,南宫家族的人全部都放开了心神。 “谨遵家主之命,我等这就放开心神。” 随着南宫家族的人齐声答复,放开了心神之后,帝天默默的点了点头,将他的先天至宝河图洛书祭了出来。 就在河图洛书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将整个演武场给笼罩了之后,从阴阳鱼之中不断有璀璨夺目耀眼无比的光芒投射而下,一道又一道的没入了南宫家族那些人的身体之中。 随着光芒没入,南宫家族的人被帝天种下了生死印,让他们的生死掌控在了帝天的手中。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秦楚楚要是对南宫家族的人发动了祖巫血咒,那就相当于对帝天发动了祖巫血咒一样,而帝天有河图洛书这件先天至宝,秦楚楚的祖巫血咒想伤到帝天,那是没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南宫家族的人确实避免了被秦楚楚的祖巫血咒灭族。 用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帝天就完成了整个过程,给南宫家族的人种下了生死印。 闻人镇国和呼风唤雨两兄弟看着南宫家族的这些族人,从南宫坚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些倪端。 看来南宫家族之所以会和帝天结盟,会认帝天为主,其实主要原因是想保住南宫家族的传承,不想和东方家族落得一个同样的下场。 但帝天是妖族天帝转世,南宫家族虽然为天道所不容,却是正儿八经的人族,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族,却向妖族屈服,这是闻人镇国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当看到南宫家族的人被帝天种下了生死印之后,闻人镇国反而坚定了他的决心,认为闻人倾城所做出的选择是再也正确不过的。 南宫家族,虽然暂时保全了家族,却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而就在闻人镇国这样想着之时,南宫玉走到了他的对面,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不屑和鄙夷之色,对着闻人镇国道:“闻人家主,你们闻人家族向秦楚楚屈服,和秦楚楚结盟,是怕秦楚楚对你们闻人家族施展祖巫血咒吧?” “我们南宫家族有陛下的生死印保护,秦楚楚的祖巫血咒是伤不到我们的。” “既然我们同为四神兽家族,看在大妖白泽曾经也是陛下殿下的臣子的这层关系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以闻人家族之主的身份向陛下宣誓效忠,那陛下也会给你种下生死印,让秦楚楚那贱人奈何不了你!” 南宫玉的这番话让帝天和闻人倾国都非常的满意,看着南宫玉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无比欣赏的神色。 但闻人镇国却冷冷的一笑,同样用不屑和鄙夷之色看着南宫玉道:“南宫玉,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闻人家族之所以和秦楚楚姜一结盟,是因为闻人倾城把他们当成了朋友,把他们当成了合作伙伴。” “我们闻人家族的人,从来都不需要向任何人屈服,秦楚楚和姜一也从来都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卑躬屈膝。” “既然你对我不服,非要跟我比斗一番,那就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早一点上比武台便是。” 言罢之后,闻人镇国迈步踏出,几步之间就走到了南宫家族演武场正中央的比武台上。 南宫玉见他所说的一番话竟然丝毫都没有影响到闻人镇国,多多少少有些沮丧,不过考虑到他可以当着南宫家族所有人的面狂虐一顿闻人镇国,南宫玉立刻又变的兴奋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成全了你便是。” 说着话的同时,南宫玉同样迈步踏出,转眼之间就跳到了比武台之上。 不过和闻人镇国面对面的站立着,中间相隔了差不多有十米的距离之时,南宫玉却淡然一笑,并没有立刻就动手。 “闻人家主,在动手之前,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闻人镇国本来已经打算出手了,听到南宫玉这话,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很不耐烦的道:“南宫玉,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如果是劝我向帝天臣服,那就免开尊口。” “我们闻人家族虽然为天道所不容,但我们闻人家族却是地地道道的人族,让我向妖族天帝臣服,这是不可能的!” 闻人镇国说出这番话之时,自有一番英雄气概,听的南宫家族的许多人心神一震,对他们南宫家族所做出的选择产生了一种耻辱之感。 生而为人,却要向妖族天帝臣服,难道这不是耻辱吗? 其实南宫玉同样有这种念头,不过南宫玉此刻却强压下了这种念头,皮笑肉不笑的对着闻人镇国道:“闻人家主,我不会再劝你向陛下臣服的,我想说的是,我们两个之间的这场比斗,要不要来点彩头呢?” “如果你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信心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就好了!”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南宫玉摆明了在对闻人镇国用激将法。 不过站在闻人镇国的角度,以他目前的状况,就如同绵羊落入了狼群之中,只要不关系到生死和气节,无论南宫玉提出的任何条件,他都没有拒绝的权力。 对闻人镇国来说,他只需要保存自己,等待我们一帮人赶来南宫家族即可。 “南宫玉,不要对我用激光法,这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 “你想赌什么彩头,尽管说就是了!” 闻人镇国表现的很是随意,丝毫不在乎一般,回应着南宫玉道。 而见此情形,南宫玉笑着道:“闻人家主此番到我们南宫家族来,破开结界所用的,应该是你们闻人家族的家主信物青龙令吧?” “这青龙令可以得到大妖白泽给我们四神兽家族的传承,不知道闻人家主,敢不敢拿青龙令出来做彩头呢?” “如果你输给了我,就把你们闻人家族的家主信物青龙令也输给我!” 听到南宫玉这番话,闻人呼风和闻人唤雨这俩货全都面色大变。 青龙令可是闻人家族的传承之物,在闻人家族的重要性仅次于闻人家族的镇族至宝混沌塔。 如果闻人镇国拿青龙令来做赌注,万一要是输给了南宫玉,那岂不是让闻人家族丢掉了大妖白泽的传承? “老大,不要跟他用青龙令赌,不要上他的当!” 闻人呼风在比武台下面大喊着道。 “老大,不要答应他,这小子肯定是别有用心。” 闻人唤雨也在比武台下大声的提醒着闻人镇国道。 但闻人镇国却并没有听进去,他反而点了点头,对着南宫玉道:“没有问题,我的青龙令可以拿出来当赌注。” “但你呢?你可以把你们南宫家族的朱雀令,拿出来当赌注吗?” “如果你输给了我,就连你们南宫家族的朱雀令,都要输给我!” 南宫玉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赌注,是建立在对他的实力有着极度的信心的基础之上,既然闻人镇国没有拒绝他,那他就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 更何况这是在他们南宫家族,就算是他输了,闻人镇国真的能把他们南宫家族的传承信物拿走吗? 和他父亲南宫坚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南宫玉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有问题,我可以拿我们南宫家族的朱雀令来做彩头。”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