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四十三章 卑鄙的手段 中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四十三章 卑鄙的手段 中

虽然对公输家族的这帮人不熟悉,但闻人倾城却知道,她的母亲是公输家族的人。 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更是无比清楚,当初闻人倾城的父亲闻人忘仙是四神兽家族的头号天骄,在一次家族之间的交流会上认识了闻人倾城的母亲,没多久之后他们两个就结为了夫妇。 此刻被公输家族的家主公输平叫到比武台上的,名为公输弦的老者,就是闻人倾城的亲外祖父。 当初闻人倾城的父亲和她母亲结为夫妇之时,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还出面替闻人倾城的父亲提过亲,是见过闻人倾城的外祖父的。 不够因为闻人倾城的天生圣体,在闻人家族来说是一个不愿意被人所知的秘密,青龙老祖一直把闻人倾城带在他得身边,让闻人倾城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她母亲一脉的人而已。 所以此刻就算是公输家族的这帮人走上了比武台,闻人倾城仅仅是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却并不认识这帮人中的任何一个。 但帝天让公输家族的这帮人走到了比武台上,他是有什么目的呢? 难道他想用闻人倾城的外祖父这一脉的人来威胁闻人倾城,让闻人倾城加入到帝天的阵营吗? 如果是这样,那帝天的手段也太卑鄙了! 想到了这些之后,无论是闻人倾城还是闻人家族的三位长老,全都脸色很不好看,但一时之间却想不出来如何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这样,转眼之间那十几个公输家族之人在名叫公输弦的那名老者的带领之下走到了比武台上。 既然公输家族的家主公输平要他劝说他的外孙女,公输弦在比武台上找到了闻人倾城所在的位置之后,目光之中就带着满满的亲情,向着闻人倾城看了过来。 在盯着闻人倾城打量了片刻之后,公输弦竟然老泪纵横,抽泣了起来。 在公输弦的身边,跟随着三名中年男子,见公输弦泪流满面,这三名男子走到了公输弦的身边,一个个拉住了他的胳膊,或者扶住了他的后背,低声的安慰起了他,或者劝起了他。 “父亲,您就不要太难过了,能够见到倾城,您的心愿也算是了了。” 就在一名长相颇为儒雅的中年男子对着公输弦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公输家族的家主公输平却表现的很不耐烦,对着公输弦又一次道:“公输弦,我让你劝一下你的外孙女儿,你在这里给我哭什么?” “如果你的外孙女儿不能归附陛下,你们一家会是什么下场,你不清楚吗?”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陛下要是生气了,后果是你们一家所承担不起的。” 公输平此言一出,老泪纵横的公输弦不由的身体一颤,向黄金座椅上的帝天看了一眼,然后立刻把目光又投向了闻人倾城。 只见公输弦对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外公啊!” “你母亲公输灵,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当年的她,是我们公输家族第一美女,要论修炼天赋和资质,在我们公输家族她也是无人能及。” “可是有一次在四神兽家族年青一代相互交流的一个场合之中,你母亲遇到了你父亲闻人忘仙,你母亲对你父亲一见钟情,毅然要跟随你父亲嫁到闻人家族去。” “当时因为灵儿是我们闻人家族年轻一代天赋最为优秀和杰出的人物,所以家族并不同意她嫁出去,但灵儿她对你父亲一片痴情,那怕是承受再大的压力,也要嫁给你父亲。” “后来灵儿找了一个机会离开了家族,再没有征得家族同意的情况之下,就和你父亲闻人忘仙走到了一起。” “当家族得知灵儿嫁给了闻人忘仙之时,她那时候已经怀上了你,想让灵儿再回归家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说至此,公输弦看了一眼公输平,然后道:“家族最为优秀的天骄人物被拐到了别的家族,家主十分震怒,把你母亲公输灵逐出了家族,让她失去了公输家族的身份,而且还把我们这一脉贬为旁支,让我们这一脉在家族之中地位大降。” 我们听到这里,绝大多数人都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闻人倾城的母亲公输灵,为了她一厢情愿的感情,付出可谓是不小啊! 不仅她自己被剥夺了家族身份,连她的父母亲人,都要跟着她受到惩罚。 可是她付出了这么多,所嫁的一个男人,却是一个只知道追求神仙之道,对男女之情并不看重的修炼狂人。 正是可悲,可叹,可惜! 或许就是因为她母亲的遭遇,才会让闻人倾城对这世间的男人都不抱有任何幻想,让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上某个男人。 此时此刻的闻人倾城,听她外祖父讲起了她母亲当年的往事之时,感同身受一般,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外公,对不起,请容许我替我父亲,替我母亲向您说一声对不起!” 对着公输弦深深的鞠了一躬,闻人倾城声音哽咽着道。 此刻的闻人倾城,她确实是诚心诚意向她外祖父一脉表示歉意的,但闻人倾城在言语之间却刻意和她外祖父一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闻人倾城不想被帝天所利用,不想被帝天用感情绑架。 虽然她和她外祖父一脉有血缘关系,有一定的亲情存在,但帝天要想凭借这层关系让她加入他的阵营,让她放弃了自己做出的选择,那是绝无可能的。 而闻人倾城的外祖父公输弦,见闻人倾城向他鞠躬道歉,脸上的表情却显的更加难过了一些,在轻轻的挥了挥手,让闻人倾城不要如此之后,继续老泪纵横的说了起来。 只见公输弦道:“你母亲为了嫁给你父亲付出了一切,但或许她并没有想到,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冷血无情之人。” “就在生下了你的当天,你父亲闻人忘仙仰天大笑了三声,说他终于给家族有个交代了,然后就转身离开了你母亲,连多余话都没有对你母亲说一句。” “你母亲无法接受这一打击,整个人如同疯癫了一般,而这时,闻人家族的老祖宗老青龙,说你母亲状若疯癫,不适合照顾你,把你从她的身边强行夺走,带在了他的身边。” “从那个时刻起,你就一直生活在了老青龙的身边,但你的母亲,却因为失去了她最爱的丈夫,又失去了她刚刚生下来的女儿,这两件事的打击之下,让她不堪承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就郁郁而终了。” “闻人家族对我女儿的死不管不顾,不闻不问,仅仅只是派人通知了我们一声而已,这些情况,都是闻人家族派来通知我们的人告诉我的,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那几位长老。” 其实闻人倾城在成年之后早就通过她自己的办法知道了一切,所以闻人倾城对闻人家族的老祖宗老青龙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她不得不感激老青龙从小就扶养她长大成人,教给了她大妖白泽传承下来的各种法门和手段,而且还把闻人家族的镇族至宝混沌塔传给了她。 但老青龙却是间接害死了她母亲的凶手,如果不是老青龙的话,或许她母亲就不会死,她就能够享受到这个世界的母爱。 可是她的父亲是一个修炼狂人,是一个无情之辈,她的母亲却在生下她之后不久就郁郁而终,让她在这个世间像一个孤儿一样。 这让闻人倾城对老青龙又如何不心生怨念呢? 然而老青龙之所以这样做,却又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为了闻人家族的传承,为了许多许多因素,老青龙都不得不这样做。 所以听至此处,闻人倾城表情无比复杂的向着三位长老看了一眼,知道内情的三位长老连和闻人倾城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一个个都把头低了下去。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道:“外公,你所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需要三位长老证实,我相信说的都是事实。” “我父亲,他确实是一个薄情男,我母亲的死,确实和老祖宗有关。” 见闻人倾城对他的话毫不怀疑,公输弦就继续说道:“倾城,你有所不知啊!你母亲是我和你外婆最疼爱的一个女儿,她在我们家族,就如同掌上明珠一般。” “你的三个舅舅,都是她的哥哥,即便是因为她我们这一脉被家族贬为旁支,但你的三个舅舅,却从来都没有埋怨过他们的妹妹。” “可是当听到你母亲的死讯,当听到她受尽了苦难,死的那么凄惨之时,我们一家人全都嚎啕大哭。” “你的外婆,因为太过于痛苦,太过于思念自己的女儿,在以后的几年之中一直郁郁寡欢,在你七岁那边,她一声一声的喊着你母亲的名字,闭上了她的双眼……” 听到这里,闻人倾城终于忍受不住的痛哭了起来,而且对着她外祖父一脉的人跪了下来。 “外公,外婆,各位舅舅,我对不起你们!” “你们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