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

虽然对帝天的心性最为了解,但每一个女人都会有一丝幻想,如果自己的男人能把自己当成这世间最珍贵之物,那就算是为他去死,也会无怨无悔。 当听到帝天发下的天道誓言,看着帝天那不带有一丝一毫感情色彩的目光之时,闻人倾国只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好痛,对她而言,就如同天塌了一样。 她的一切信念,所有理想,全都成了过眼云烟,她两世为人,为他付出了一切的男人,竟然把她的生命当成了草芥,当成了一场交易,轻而易举的就允诺了别人。 闻人倾国感到好恨啊!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会选择为帝天不惜一切,为他出谋划策,为他出生入死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会为她自己而活,她绝对不会再为任何一个男人付出真情付出真心,无论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 她想要的,只有利益! 只要能对她有利,她才会付出,才会交换。 但现如今,闻人倾城只要发下了天道誓言,她就会死在帝天的手下,成为一个利益的牺牲品,她好恨啊! 闻人倾国在此刻只想大喊一声,以此来发泄她的愤懑,她的不甘,但闻人倾城却没有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就算是杀死她之前,她也要让闻人倾国受到屈辱,受到折磨,为她自己所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哼哼……” 冷笑了两声之后,闻人倾城对着帝天道:“想让我发誓,那有那么简单?” “闻人倾国这个贱人,害死了我的一个表弟一个表妹,还有一个表姐,还有我舅母,你仅仅杀了她,不会解我的心头之恨!” “我要你抽她耳光,用脚踹她,打的她只剩一口气,那时候我才会发下天道誓言,诚心诚意的归附于你。”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杀她,你已经发下了天道誓言,那再打她一顿又有何妨?” “这一顿打,你必须给我打到位,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发下天道誓言的。” 闻人倾城在此刻已经占据了主动,对帝天心态的把握她已经达到了极致。 如果帝天想得到她,想让她这个天生圣体成为他的女人,他就必须这样做。 闻人倾国被帝天打个半死,这对于闻人倾国来说恐怕比帝天杀了她还要让她更加感到痛苦,而闻人倾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世间的女人是报复心理最强的,尤其是像闻人倾城这种智深如海的女人。 她要是想算计谁,想暗害谁,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避免。 听到闻人倾城这番话,闻人倾国只感觉自己的心头有一口恶气,简直要透体而出,直冲天际。 让她对闻人倾城的恨意,已经到了不共戴天,不存于世的地步了。 “闻人倾城,你这个贱人,你真是太恶毒了!”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 闻人倾国转头看向了闻人倾城,怒不可遏的她指着闻人倾城破口大骂了起来,但她还没有骂两句,帝天却面色一凛,一个大嘴巴子甩了过去,直接就甩在了她的脸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敢辱骂本帝的女人?” “倾城即将为本帝之妃,将是这天地之间最为尊贵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骂她?” “既然倾城要本帝打你一个半死,那本帝又岂能不遂倾城之愿?” 说话之间,帝天这货竟然真的和闻人倾城所说的一样,对着闻人倾国的脸上狠狠的抽起了大嘴巴子,用他的那四十二码的大脚板,在闻人倾国的身上狠狠的踹了起来。 这还是帝天留手了的缘故,没有动用全力,如果帝天倾力而为的话,估计用不了几下就会让闻人倾国香消玉殒,成为一个死人。 但即便是这样,在帝天粗暴而又残忍的揍了一顿闻人倾国之后,美艳无双的闻人倾国看上去惨不忍睹,浑身上下连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了。 等到帝天停手之后,闻人倾国已经奄奄一息,一旦闻人倾城发下了天道誓言,恐怕帝天只需要再挥出一击,闻人倾国就会身死道消。 不过帝天念在闻人倾国帮了他一场,并没有打算让闻人倾国神魂俱灭,就算是她这一次会被打死,还是有轮回转世的机会的。 “倾城,她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只要你发下了天道誓言,我就可以送她上路。” “你发誓吧!” 用脚踩着闻人倾国,此刻的闻人倾国就如同一只死狗一般,帝天对着闻人倾城却无比温柔的道。 在帝天看来,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闻人倾城没有任何理由不发下天道誓言,不投入他的怀抱。 有闻人倾城这个天生圣体,还有融合了神兽血脉的四神兽家族,那他就大势已成了! 而对于此刻的闻人倾城来说,让闻人倾国被打了个半死,让她出了一口胸中恶气,她的目的已经算是基本达到了。 为了她的亲人不再死在她的面前,为了让她后半辈子能过的安心,为了生下她的母亲,闻人倾城只能选择向帝天屈服。 虽然她很是不甘,虽然她舍不得我们这些朋友,她不想让端木家族跟着她跳入火坑,但人一辈子,经常却没得选择。 就像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恰如人生,看似自由,却身不由己。 很多时候,人所做出的决定,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好,那我端木倾城就在此……”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看了一眼我们这帮她的朋友,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公输弦一脉,闻人倾城就打算发下天道誓言。 可是闻人倾城的话还没有说完,天道誓言还没有说出口,一直都沉默不语,双目流血站在那里的公输弦,却出言打断了闻人倾城。 “倾城,我的乖孙女,你先不要发誓,听外公一句话行吗?” 公输弦此言一出,帝天顿时就面色一冷,对着公输弦厉声问道:“该死的老东西,你想作甚?要是坏了本帝的好事,本帝会让你灰飞烟灭!” 公输家族的家主公输平也厉声叱责着道:“公输弦,你休要多言,给我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老玄武沉声说道:“公输弦,坏了陛下的好事,后果不是你所能承担的!你不想活不要紧,可不要连我们公输家族的其他人都给害了!” 然而对于帝天这些人的威胁,公输弦却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 目光从他的三个儿子和儿媳妇,孙子孙女的身上一一扫过之后,只见公输弦缓缓的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如果为了我们屈辱的活着,让倾城这个天生圣体向一个畜生屈服的话,你们认为有意义吗?” “帝天这个畜生害死了我们的亲人,我们不思报仇,反而要向他臣服,这样活着,有意义吗?” “灵儿死了,你们的母亲,外婆,奶奶也死了,冰儿也死了,剑儿也死了,艳儿也死了,秀娥也死了,我们有这么多的亲人已经死了,那对于死亡,我们还有何惧之有?” “对我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报仇你们懂吗?” “你们都给我起来,把报仇的重担交给倾城,把报仇的希望寄托在倾城的身上,不要倾城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倾城,你要记住,无论你将来会有什么样的成就,你永远都是公输灵的女儿,是我公输弦的外孙女!” “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 几乎嘶声大喊着说出了这话,公输弦双目滴血,引爆了他身体之内的法力。 “嘭!” 随着一声巨响,公输弦的身体炸裂,血肉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