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怀疑 - 天命神相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怀疑

石原康夫说的没错,按照《神相天书》中的记载,这个歹毒至极的术法,确实叫做偷龙转凤之法, 凡事都有两面性,就算有人用这种术法让自己多活十几年,但用这么歹毒阴损的方法给自己续命,必然会大损阴德,祸及子孙, 不过即便是明知如此,在面对着死亡的恐惧之时,恐惧还是会有很多人选择为自己续命, 尤其是金字塔顶的那些风云人物,又岂能轻易舍的离开这个世界, 为了能让自己继续活下去,有什么代价是他们不愿意付出的, 仔细想想,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的那些风云人物,其实大多数都是老人, 如果mystery组织以给他们延续生命为代价,让他们交出手中的金钱和权力,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一旦那些人被mystery组织所控制,那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想到这里,我甚至有点儿不敢往下想了, 因为如果和我想的一样,那后果简直就太可怕了, mystery组织,简直是太疯狂,太恐怖了, 不过即便是mystery组织用贩卖寿命的办法谋取暴利也好,还是mystery组织有更加疯狂的企图,和我们天机一脉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天机一脉最讲究因果,是绝然不可能会和任何有损阴德的事情牵扯到的,醉心章、节亿梗新 我对我们天机一脉是有着相当大的自信的,但石原康夫接下来所说的一番话,却让我的自信在瞬间就荡然无存, 只听见石原康夫说道:“连续十年发生了十三起这样的案子,但凶手却来无影去无踪,在作案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作案的动机也无处可查,让这十三起案子,全部都成了悬案,” “为了避免在社会上引起恐慌,这十年来每发生一件这样的案子,我们都会让官方封锁消息,但这对于我们石原家族来说,是我们石原家族莫大的耻辱,” 说到这里之时,石原康夫看着我眼神就好像我勾引了他老婆,杀了他老爹一样, 这就让我感到很郁闷了, 这案子又特么不是我做下的,也不可能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做下的,你特么的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吗, 虽然这案子很有可能是mystery组织做下的,但让你们石原家族背负了莫大耻辱的是mystery组织,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这时石原康夫又说道:“就在一个月之前,有一个我们日本很有名的富豪,在他的儿子和儿媳妇死于一场车祸之后,他嚎啕大哭着告诉他的亲友,说是因为他拥有了他不应该拥有的寿命,才让他的儿子和儿媳遭此横祸,” “他的亲友们大多数都以为他是因为悲伤过度在那里胡说八道,但和他非常熟悉的人却觉的他所说的话有些诡异,就把情况反馈到了我们石原家族,” “在我们石原家族派了人去之后,那个富豪很快就说出了真相,” “原来在几年以前,那个富豪被检查出得了癌症,医生说他的寿命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 “而就在他认为他的人生即将走上终点之时,有一个他刚刚认识不久的人却主动找上了他,这人告诉他,说他要是愿意付出他的一半资产为代价,他就可以让他多活十二年,” “仅凭着一句话就想要他的一半资产,富豪肯定不会相信他,但那个人却告诉他,他只需要答应就可以,等到他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再把资产分一半给他就行了,” “而且那人还强调,如果富豪答应了他却不兑现承诺,那他有办法让他恢复健康,让他多活十二年,也就有办法让他立刻死去,” “富豪当时觉的不就是一句口头承诺吗,如果那人真的能让他多活十二年,就算是付出他的一半资产他也愿意啊,” “甚至别说是一半了,就算是他的全部资产,他也能够答应,” “于是那个富豪就答应了那人,说他如果真的能让他恢复健康,能让他多活十几年的话,他就付出他的一半资产作为代价,” “在那个富豪答应了之后,那人就要走了他的生辰八字,说最多一个星期之内,他的身体就能够恢复健康,” “那人走了之后,富豪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过了三天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真的恢复了健康一样,他让医院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就连医生都吓了一跳,” “原来他癌症晚期的身体,竟然在几天之内恢复了正常,甚至他的身体机能比以前变的年轻了许多,” “这就让那个富豪不得不相信,那人所说的话是真的,他确实有能力给一个人延寿,” “几天之后,那人又来找了他一次,这次那人给了他一个账户,让他把他的资产折现,汇入到那个账户里面”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之中,那个富豪把他的很多资产挂牌出售,折现之后一笔一笔的汇入了那人给的账户之中,” “在他信守承诺的把他的一半资产汇进了那人提供的那个账户之中后,给他续命的那个人就和他断了联系,” “或许是因为损失了一半资产的缘故,导致这几年那个富豪的生意一落千丈,他的资产由以前的几百个亿,已经缩水成几十个亿了,”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却出了车祸,这就让那个富豪把所有的一切责任全都归咎到了自己的身上,把他心里埋藏着的这个秘密,全部都说了出来,” 说到这里,石原康夫怒目而视着我问道:“姜先生,我们石原家族查了十年这个案子都没有头绪,但你只用几分钟就分析出了凶手作案的目的,你能否给我一个解释呢,” 我之所以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分析出凶手作案的目的,是因为这个偷龙转凤之法在我们姜家祖传的《神相天书》中有记载,但有关《神相天书》的秘密,我又不能说出来, 所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很牵强的说道:“我之所以能够分析出这些,是因为我们天机一脉的一些典籍中有这方面的记载,” 而在听到我的回答之后,石原康夫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有了凶手作案的目的,我们就按照线索去查,我们不仅查当代所发生的案件,而且还查了历史上的一些相关案件,” “根据我们所查到的结果,在你们中国的历史上有不少的相师做过这种给人续命的事情,而那些相师,都号称是你们天机一脉的人,” “mystery组织在全世界各地做下了那么多的惊天大案,却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一次,mystery组织的核心人物是谁,到现在还是一个不解之谜,” “西方的预言家和我们日本阴阳师中的顶级人物曾经都推算过,却推算不出任何和mystery组织有关的线索,” “除了你们天机一脉的人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还有,天机一脉以你们姜家为尊,但在过去的这几千年以来,你们姜家的人却很少抛头露面,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我敢断言,你们姜家的人就是mystery组织的核心人物,mystery组织这个邪恶而疯狂的组织,就是你们姜家的人在背后操纵,” 石原康夫的这番话,说的我竟然无言以对,甚至不要说石原康夫了,就连我自己都有点儿怀疑,在mystery组织的背后,就是我们姜氏一族和天机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