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六十章 五行之精, 木公由来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六十章 五行之精, 木公由来

按照闻人镇国所说,要想对付魑魅魍魉,就必须布下颠倒阴阳五行吞灵大阵,将魑魅魍魉这四个凶恶之灵从钦天八老的身体之中驱离出来。『→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如此一来我们就要面对两个问题。 首先是布阵材料如何凑齐? 其次是魑魅魍魉这四个凶恶之灵如何来处置? 既然这四个凶恶之灵连圣人都无法完全灭杀,那就算是吞灵大阵能够将它们从钦天八老的身体之中驱离,也仍然会让它们留在这个世界之中。 如果万一给了它们逃脱的机会,让他们流窜到了大千宇宙之中,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混乱场景? 真不知道在万妖谷之中镇压着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够把魑魅魍魉这样的邪恶之灵放出来。 以魑魅魍魉来判断,万妖谷简直可怕,如果万妖谷出现了什么问题,后果简直就不堪设想。 不过既然存在这两个问题,我们就得一条一条的去解决。 “至阳之血我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姜氏一族的血脉,一直都是至刚至阳的。” 皱着眉头琢磨了片刻,我对着闻人镇国道。 闻人镇国看上去早就胸有成竹一般,点了点头道:“姜门主,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你的血确实可以用来做布阵材料。” “但这至阴之血就很难找到了。” 说至此,闻人镇国表现的很是无奈,连连的摇了摇头。 我觉的有些奇怪,就问着道:“至阴之血很难找到吗?难道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女子之血吗?” “我相信只需要花点时间,以我们的资源,在全世界的范围之内,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应该不难吧。” 我对至阴之血是这样理解的,但闻人镇国却满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姜门主,你所说的至阴之血,只是普通的至阴之血而已,要想布下颠倒阴阳五行吞灵大阵,所需要的至阴之血,可绝不是你所说的这种。” “换句话说,要用你说的这种至阴之血,布下的颠倒阴阳五行吞灵大阵,肯定是对付不了魑魅魍魉的。” 闻人镇国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更加不解了,既然我说的这种不是至阴之血,那究竟怎样的才算是至阴之血? “镇国,究竟什么样的血,才算是你能用来布阵的至阴之血?” 闻人倾城皱了皱眉头,和我产生了同样的疑问,问着闻人镇国道。 闻人镇国闻言立马就回应着道:“倾城姐,根据大妖白泽所留下的传承之中记载,布下颠倒阴阳五行吞灵大阵所需要的至阴之血,首先不能是活人之血,而且必须是女人之血,只要能够达到这两个条件,就是至阴之血。” 听到闻人镇国这话,我们绝大多数人就感觉他有点儿扯淡了。 既然他说不是活人,那就只能是死人了,但人死了又那里来的血呢? 人死之后阴魂会凝聚出鬼体,但鬼是阴魂所化,那里会有血呢? 就算是鬼中至尊,也是没有血的。 而就在我们正为这至阴之血感到有些头疼之时,秦楚楚和陈婉秋却把目光投向了幽丽。 因为秦楚楚和幽丽不对付,所以陈婉秋主动跟幽丽说道:“小月,按照镇国所说的情况,你应该是至阴之血吧?” 本来我在为这至阴之血纠结,听到陈婉秋这话,让我顿时就有一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感觉。 幽丽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但她却是黎月的阴魂转生去了阿修罗界所化,所以幽丽的情况正好符合了闻人镇国的条件。 幽丽她不是活人,但幽丽转生之后有阿修罗族的身体,她的身体之内是有鲜血的。 闻人镇国知道幽丽的身份,陈婉秋这样一说,他立马就连连的点起了头。 “我竟然把幽丽小姐给忘了,阿修罗界在幽冥地狱的最深处,所以阿修罗族的女人之血,必然是至阴之血。” “幽丽小姐是阿修罗界的气运之女,她身上的血自然是最纯的至阴之血了。” 见陈婉秋和闻人镇国都这样认为,幽丽看了我一眼,表情冷漠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们认为是,那希望我的血能够有点用处。” 幽丽说话之时虽然冷冰冰的,但她的态度却已经很明确了,只要对我有帮助,她任何时候都是不遗余力的。 那怕是让她贡献出她身体之内的鲜血,她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幽泉见幽丽这样说,在那里好似在自言自语,又好似在劝着幽丽道:“我们阿修罗族的血是最珍贵的,可不像人族一样会循环再生,你要捐血出去,千万要考虑清楚。” 听到幽泉这话,虽然幽泉也是好意,但幽丽却狠狠的瞪了幽泉一眼道:“不关你的事,你给我闭嘴!” “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撕烂了你的嘴?” 本来是一番好意,但幽丽却丝毫不领情,还痛骂了他一顿,让丑逼幽泉悻悻的撇了撇嘴。 不过被幽丽这样一骂,丑逼幽泉就不再做声了。 而见此情形,我向幽丽投以了无比感激的目光,其实我心里面完全明白,幽丽之所以会毫不犹豫的表达出这幅态度,完全是因为我。 但除了向幽丽投以感激的目光之外,我却什么都不能给她。 “既然至阳之血和至阴之血都有着落了,那其他几样呢?” “楚楚,庚金之精对你来说应该没问题吧?” “婉秋,戊土之精对你来说应该也没问题吧?” 对幽丽点了点头,投以了一个感激的目光之后,为了掩饰我的尴尬心情,我急忙对着秦楚楚和陈婉秋分别说道。 陈婉秋对我和幽丽之间那比较复杂的关系还是有点介意的,对着我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之后,这才点了点头道:“戊土之精对我来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秦楚楚和我之间的关系更为复杂,所以秦楚楚反而不介意我和幽丽之间的尴尬关系,只见秦楚楚很是淡定的回应着我道:“庚金之精对我来说肯定没有问题,不过其他的三样五行之精,就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问题了。” 本来我还发愁怎么弄到其他的三样五行之精,但在听到秦楚楚这样一说之后,让我顿时就大喜过望。 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问题,这岂不是说明问题不大吗? 闻人镇国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一样,见秦楚楚这样一说,急忙就问着道:“楚楚小姐,难不成你有办法弄到其他三样五行之精?” 面对着闻人镇国和一脸期待的我,秦楚楚和陈婉秋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他们两个的脸上几乎在同一时间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姐姐,还是你给他们说吧。” 秦楚楚笑着道。 而见此情形,陈婉秋笑了笑道:“十二祖巫是盘古浊血所化,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和盘古有关,十二祖巫从诞生出灵智的那一刻起,对这个世界的各种法则就无比的亲近。” “五行法则是构成这个世界的根本,所以在十二祖巫之中,有五个领悟了五行法则,以五行法则成道。” “这五个祖巫分别是后土,玄冥,共工,祝融,还有句芒。” 听陈婉秋说到这里,我们一帮人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共工祖巫能操纵天下万水,他自然是以五行之中的葵水之道而成道的。 同样,祝融祖巫掌控天下万火,那他自然是以五行之中的离火之道而成道的。 还有句芒祖巫,他可以让枯木重生,造化万物,自然是以五行之中的甲木之道成道的。 秦楚楚和陈婉秋是祖巫转世,难不成她们两个懂得这三个祖巫的祖巫之法?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用他们三个祖巫的祖巫之法,提炼出布阵所需的五行之精,应该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楚楚,婉秋,莫非你们懂得这三个祖巫的祖巫之法?”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问着道。 秦楚楚闻言后用调侃的语气对着陈婉秋道:“姐姐,祝融和共工喜欢你,这是众人皆知的,句芒虽然从来都没有明确表达过他对你的感情,但他却把他的句芒决都传给了你,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陈婉秋被秦楚楚的这番话说的比较尴尬,在白了秦楚楚一眼之后主动给我解释着道:“当年他们非要把功法传给我,我不学都不行,不过还好我学了,不然这五行之精,就没有那么容易提炼出来了。” 对于几大祖巫追求前世的后土祖巫,我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反而听到陈婉秋这样一说,倒是让我长出了一口气。 既然陈婉秋得到了那三大祖巫的功法,用那三大祖巫的功法自然就能够提炼出那三样五行之精了。 如此一来,布阵材料的问题算是解决了,那就只剩下另外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需要跟陈婉秋确定一下为妙。 对着陈婉秋点了点头,表示不会介意之后,我问着陈婉秋道:“婉秋,你应该有把握提炼出另外三样五行之精吧?” 陈婉秋闻言,用肯定的语气答复着我道:“共工的御水决,祝融的神火决我虽然学过,但是没有用过,可能需要修炼一下才能提炼出葵水之精和离火之精。” “不过句芒的句芒决我还专门修炼了一段时间,而且还把句芒决传给了女娲造出来的第一个男人。” “那人后来用句芒决闯出了莫大的名声,被人称之为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