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六十一章 大妖白泽的算计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六十一章 大妖白泽的算计

【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娲造人之时,所造出的第一个男人,被后世之人称之为东王公,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被称之为木公。 很少有人知道东王公被称之为木公的真正原因,都以为他天生就擅长甲木之力,有造化万物之能。 此刻陈婉秋这样一说,我们这才知道,东王公被称之为木公的真正原因。 原来东王公的手段,是当年的后土祖巫传授给他的,而且东王公所学到的,是十二祖巫之中句芒祖巫的法门。 句芒祖巫是以甲木之道成道的,这就难怪东王公可以催动甲木之力,被人称之为木公。 但如此一来,东王公和后土祖巫之间,和句芒祖巫之间,无形之中就牵扯到了一定的因果。 而且据我所知,天地间的第一个男人东王公,他和妖族皇者东皇太一之间,同样也有着巨大的牵扯,天大的因果。 但妖族和巫族之间,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如此复杂的因果纠缠之下,难怪东王公这个天地之间的第一男人会泯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暗自感慨了一番之后,我对着闻人镇国道:“镇国,既然布阵材料没有什么问题了,那如何处置魑魅魍魉呢?” “魑魅魍魉这四个祸害,是绝对不能让它们再有机会为祸人间了。” 闻人镇国闻言点了点头道:“姜门主,魑魅魍魉就相当于天道漏洞,或者说天道的缺陷,那怕是圣人出手,也不能够彻底灭杀它们的。” “对我们而言,最好的办法是封印了他们,让它们永远都没有机会为祸人间。” 见闻人镇国这样说,我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但用什么办法来封印魑魅魍魉呢? 闻人镇国也是聪明人,他从我的表情就猜到了我此刻的想法。 于是闻人镇国道:“姜门主,目前为止,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全都在大妖白泽的算计之中,所以他特意打造了四枚神兽令,这四枚神兽令就是用来封印魑魅魍魉的最好载体。” 听到闻人镇国这话,我们所有人全都大吃了一惊。 大妖白泽竟然厉害到了如此程度! 早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他竟然就算计到了现在要发生的一切? 他留下四神兽一族的传承,打造了四神兽令,就是为了封印魑魅魍魉这四个连圣人都无法杀死的邪恶之灵? 连几百万年之后要发生的事情都能够推算的如此清楚,大妖白泽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就难怪大妖白泽连天道都不容了,站在天道的角度,大妖白泽的存在,能够干扰天道的运转,天道又岂能容他? “镇国,你的意思是说这神兽令本来就是大妖白泽专门打造了封印魑魅魍魉的?” 闻人倾城一脸的不可思议表情,问着闻人镇国道。 闻人镇国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倾城姐,是这样的!大妖白泽在几百万年以前就算计到了所有的一切,当四神兽家族的传承归一之后,就好像播放一部电影一样,在我的面前呈现出了所有的一切。” 闻人倾城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又问着道:“既然如此的话,这四神兽令用来封印魑魅魍魉,那要是还给了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岂不是很有可能让魑魅魍魉把那两个家族给祸害了?” “如果万一让魑魅魍魉给跑了,那岂不是遗祸无穷?” 闻人倾城说出了她的担心,这个问题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也是同样存在的。 但闻人镇国却表现的很有底气,很是自信的道:“倾城姐,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 “大妖白泽既然专门打造了四神兽令来封印魑魅魍魉,那就有办法把魑魅魍魉永远都封印在四神兽令之中,让它们再也不能出来害人。” 说到这里,闻人镇国的话锋一转,然后接着道:“不过这四神兽令之内封印了魑魅魍魉,会让四神兽令成为四枚邪恶之令,以后无论是谁,得到了这四枚神兽令,都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心性,让他成为邪恶之人。” “而且这四神兽令仍然可以得到大妖白泽的传承,从四神兽令之中,可以学到大妖白泽的通天手段。” “如此一来,以后得到四神兽令的人,还是有可能会成为祸乱天下苍生,把大千宇宙搅的混乱不宁的人物的。” “不过这是大妖白泽做出的安排,我们是无法改变的。” “如果不按照大妖白泽做出的这个安排去做,那魑魅魍魉就只能让他们长期占据钦天八老的身体,将他们关在先天灵宝的空间之中了。” 闻人镇国说到这里之时表现的很是无奈,但这样一来,对我们而言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要想救钦天八老之中幸存的四个,就只能把魑魅魍魉封印到四神兽令之内了。 “镇国,既然如此的话,你就准备布阵吧!” “大妖白泽做出了这样的安排,我们也改变不了什么,就按照他的安排来吧。” 沉思了片刻之后,我做出了决定道。 闻人镇国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秦楚楚和陈婉秋道:“颠倒阴阳五行吞灵大阵的布阵之法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两个尽快把五行之精准备好吧。” “只要五行之精能准备好,我随时都可以开始布阵。” 戊土之精和庚金之精对秦楚楚和陈婉秋来说很简单,她们两个只需要一念之间就可以提炼出来,但其他的三样,陈婉秋却还需要花点儿功夫。 “给我一天时间吧,我需要把那三个祖巫的功法修炼一下,一天之内应该可以提炼出那三样五行之精的。” 在说出了这话之后,陈婉秋直接转身就走,找了一个僻静之所,双腿盘膝之后就开始回忆和修炼那三个祖巫传授给他的功法。 秦楚楚陪伴在了陈婉秋的身边,一直等了整整的一天一夜时间。 在这个过程之中,闻人镇国找了一个封闭的空间,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把四枚神兽令高高的悬挂了起来。 在这个空间之内,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几乎在所有的地方,闻人镇国都刻满了连我都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符印。 等到闻人镇国准备好了这一切之后,闻人倾城带着陈婉秋和秦楚楚来到了这个空间之外,此刻的陈婉秋已经提炼出了那三样五行之精。 加上秦楚楚和陈婉秋的庚金之精和戊土之精,布阵所需要的五行之精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我和幽丽的鲜血,随时都可以提供,布下颠倒阴阳五行吞灵大阵的条件已经完全成熟了。 “姜门主,把你的鲜血往这个碗里面滴吧,什么时候滴满了这个碗,你就可以止血了。” 闻人镇国在说话之间递给了我一个大海碗,看着这个大海碗,就连我都忍不住的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特么的是碗呢?还是锅? 这碗比一般的锅还要大吧! 给这个碗里滴满了血,我特么恐怕只剩半条命了吧? 而接下来闻人镇国递给了幽丽一个很精致的瓷碗,那碗的大小和我的相比,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这特么男人和女人的待遇怎么就差距这么大呢? 闻人镇国这小子,不会是在故意报复我吧? 当初我吸干了他的镇国塔之中的气运,让他在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受尽了屈辱,这小子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在坑我吧? 当然,我虽然很是不忿,很是不平,但对于闻人镇国递给我的这个大海碗,却只能默默的接受了。 为了救钦天八老,那怕是付出再多,受再多的委屈,我也得认了! 二话不说,用我的纳戒之中的弑神枪刺破了我的手腕,让我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到了碗里。 我的功德金身达到了三十六层,要不是这弑神枪,一时半会儿之间还真的找不到能够刺破我的身体的兵刃。 就这样,用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当我感到身体摇摇欲坠,快要撑不住的时候,那个巨大的海碗,才算是装满了我的鲜血。 幽丽的至阴之血早就装满了那个小瓷碗,闻人镇国这小子对着我坏坏的一笑,把我们两个的鲜血混到了一起,在搅拌了一下之后就用我们两个的鲜血在他刻到空间之内的那些符印上描了起来。 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把我们两个的鲜血用完了之后,闻人镇国把陈婉秋交给他的五行之精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分别用金木水火四样五行之精把四枚神兽令包裹了起来。 甲木之精包裹着青龙令,离火之精包裹着朱雀令,葵水之精包裹着玄武令,庚金之精包裹着白虎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