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章 如何选择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八十章 如何选择

一名天命之人是玄冥祖巫转世,这让燃灯已经大吃了一Wwん.la 因为玄冥祖巫和燃灯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实力等级也是差不多的,要不是燃灯斩出了善恶二尸的话,在远古洪荒之时,玄冥祖巫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 妖族天帝同样也是如此,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在手的妖族天帝,曾经是圣人之下的至强者,他虽然贵为阐教副教主,和妖族天帝却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 让燃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五个天命之人中,除了玄冥祖巫之外,还有妖族天帝这等人物。 这两个人,那怕是轮回转世了,恐怕也不好对付啊! 在心头暗暗的这样想着的同时,燃灯问着准提佛祖道:“敢问佛祖,那妖族天帝,他和我佛门之间有何渊源?” 既然准提和接引佛祖比较看好妖族天帝转世的天命之人,那燃灯自然是要弄清楚,妖族天帝转世的那位天命之人,他的优势在那里? 他和佛门之间的渊源在那里?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须弄清楚竞争对手的所有情况。 而对于燃灯有此一问,准提佛祖早有预料一般,笑了一笑之后言道:“当年巫妖大劫之后,巫族为天道所不容,泯灭于世,妖族无人统领,绝大多数被通天那厮给捡了便宜,收入了截教门下。” “后来封神大劫至,神仙杀劫起,在诛仙阵,万仙阵之中,截教门下被屠杀殆尽,我佛门度来了三千红尘客,而这三千红尘客,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截教门下,妖族一脉。” “当初如果不是我佛门出手,妖族一脉的精英就会全部都死于那场神仙杀劫之中,那帝天为妖族天帝转世,凭着我们佛门和妖族之间的这段因果,难道他就不应该和我们佛门结下善缘吗?” “另外,我们佛门和妖族天帝之间,还有一段巨大因果,这段因果如果利用的好,是可以让帝天入我佛门,成为我佛门中人的。” 准提佛祖如此一说,燃灯算是大概明白了他所说的妖族天帝和佛门之间的渊源了。 不过对于准提佛祖所说的渊源,燃灯却并不怎么认同。 当年封神大劫,神仙杀劫是因何而起,燃灯可是最清楚的一个人了。 要不是准提佛祖在阐教和截教之间挑拨离间,激怒了性格刚烈,脾气火爆的通天教主,又怎么可能会让通天教主布下诛仙阵和万仙阵,让无数仙人死在了这场神仙杀劫之中。 佛门的那三千红尘客,可以说是这场神仙杀劫之中的幸存者,也可以说是那场神仙杀劫的见证者,但到了准提佛祖的嘴里,却被他说的好像是佛门从神仙杀劫之中救出了这三千红尘客一样。 这人不要脸则无敌,准提佛祖已经无敌到了一种境界了! 几万真仙因他而死,仅仅剩下了三千红尘客,现如今到了他的嘴里,还成了和妖族天帝之间的一段善缘。 除非那妖族天帝是傻子,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接受这一段善缘? 但妖族天帝是何等人物?他怎么可能会是傻子呢? 至于准提佛祖所说的另外一段巨大因果,既然准提佛祖不愿意说的太明白透彻,那他索性就不问了。 不过此刻的燃灯,已经暗暗的有了计较。 “两位佛祖,既然那妖族天帝和我佛门之间渊源颇深,因果巨大,那就请两位佛祖送我下界,让我去辅佐那妖族天帝,助他成为救世之主。” 燃灯双手合十,一脸虔诚的对着两位佛祖言道。 而见此情形,准提佛祖和接引佛祖对视了一眼,他们好像认可了燃灯一样,几乎在同时轻轻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由本尊施法将你的境界压制在普通大罗程度,只要你不用出普通大罗之上的力量,那末法之地的天道秩序,就不会对你有排斥的。” 一脸悲苦之色的接引佛祖在说完这话之后,对着燃灯轻轻的弹了一指。 而随着燃灯佛祖这一指弹出,就看到一团七彩佛光没入了燃灯的身体,燃灯那斩出了善恶二尸,大能级别的实力瞬间就降落到了普通大罗级别。 不过燃灯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只要他的定海珠在身,他的二十四诸天能够衍化出来,他就无所畏惧。 在他的二十四诸天所衍化的世界之中,他就是天道一样的存在,和圣人一样,他可以做到言出法随。 去了那末法之地,无论遇到任何一个人,他只需要祭出定海珠,衍化出二十四诸天即可。 如此一来,无论去任何一个位面,对他来说,能有什么区别呢? “阿弥陀佛,燃灯你下界去吧!” “切记,一定要让那妖族天帝转世的天命之人,与我佛门结缘,欠下我佛门因果。” 准提佛祖在念了一声佛号之后,对着燃灯挥了挥手,就看到一团佛光将燃灯裹在了其中,转瞬之间就消失在了空间之内。 等到燃灯消失,被准提佛祖送去了末法之地后,双腿盘坐在莲花台上,头顶舍利子大放光芒,身下莲花台闪烁着七彩佛光的接引佛祖,却把目光投向了准提佛祖,这两位佛门圣人竟然不约而同的相顾而笑了起来。 “呵呵……” 准提佛祖露出了一脸的冷笑之色。 “嘿嘿……” 接引佛祖虽然笑着,但他脸上的悲苦之色却永远都不会变,所以他的笑比哭还要难看。 等到笑声过后,这两位佛祖恢复了本来的表情,只见准提佛祖面色凌然的道:“燃灯好大的野心,就凭他,竟然想证混元大罗之道,真是可笑之至。” 接引佛祖仍然是一脸的悲苦之色,随声附和着准提佛祖道:“证那混元大罗之道,不仅要斩出三尸,要有成道至宝,还要有无上功德,再加上鸿蒙紫气,燃灯他一样都占不到,竟然异想天开的想混元之道。” 说至此,接引佛祖面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很显然,接引佛祖是一点都不看好燃灯。 “假如燃灯的那定海珠能够衍化三十六诸天,勉强就能算是一件成道至宝了,说不定会让燃灯斩出自我三尸,成为我佛门之中的首位顶级大能。” “但可惜的是,燃灯的气运不够,造化不够,他所得到的定海珠不全,所以注定了他永远都不能斩出自我三尸。” 准提佛祖同样不看好燃灯,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屑和鄙夷之色,在那里点评着道。 而就在准提佛祖的话音一落之后,接引佛祖那满面的慈悲之色好像发生了一点变化,随后出言说道:“我那徒儿地藏,镇守无尽地狱多年,要论功德的话,算是积攒够了,他的九环锡杖,可破开地狱之门,也能算是一件成道至宝。” “假如他能够斩出三尸,获得鸿蒙紫气的话,会不会为我佛门,再添一名混元圣人呢?” 接引佛祖好似在问着准提佛祖,又好似在自言自语,而就在接引佛祖的话音落后,准提佛祖沉思了片刻。 随后只见准提佛祖道:“地藏虽然有足够的功德,有成道至宝,但他是否能斩出三尸,能得到鸿蒙紫气,恐怕就算是你我都无法确定。” 说至此,准提佛祖话锋一转,面色一沉,表情无比凝重的对着接引佛祖道:“师兄,此番大劫降临,你我两个该如何站队,是选择救世还是灭世,恐怕需要从长计议。” 接引佛祖闻言,面上的悲苦之色显的更加明显了许多,陷入了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