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一去不回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八十五章 一去不回

太白老儿手中的令牌就像古代皇帝的如朕亲临一般,守卫禁区的天兵天将看到太白老儿手中的令牌自然要放他进去。 李去劫跟随在太白老儿的身后,那些天兵天将自然也不会阻拦。 就在太白老儿进入了众多天兵天将守卫的这个禁区大门之后,李去劫跟随着太白老儿一直往前走,在烟雾缥缈之中走了大概有个三四里地的样子,最终来到了一座被云雾笼罩,仙气缥缈的楼台之下。 不过在这座楼台的周围,竟然按照九宫格局站立着九个大罗金仙巅峰境界的仙人。 这九个仙人身穿金甲,从他们所站的方位来看,应该是布下了一个九宫绝杀阵。 九个大罗境界巅峰的仙人,布下了一个九宫绝杀阵,恐怕足以抵挡斩出了善尸的人物。 在天庭的禁区,动用九个大罗金仙巅峰,还布下了九宫绝杀阵,这座楼台看来是很不简单。 “此乃天庭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来人还是请回吧。” 太白老儿带着李去劫来到了楼台之前,一名身穿金甲的仙人立刻就如临大敌一般,面色凝重的对着他道。 但太白老儿有天帝令牌,对这名身穿金甲的仙人完全不放在眼里。 只见太白老儿斜眼白了这名仙人一眼,把天帝令牌亮了出来。 “这是天帝令,你们应该认识吧?” “我要去坠仙台,我看谁敢拦我?” 太白老儿手中的天帝令代表着天帝,这九名仙人一眼就可以分辨出天帝令的真假,所以当李太白亮出了天帝令的那一刻,为首的那名仙人立刻把腰弯了下去。 “既然天帝有令,我等自当遵从。” 随着这名仙人弯下了腰,其他的八名仙人同样也弯下了腰,让开了路,让老太白和李去劫走进了楼台之中。 在这楼台之中的正中央,有一个直径足足有三米宽的深井,从上面往下看去,这深井之内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就算是大罗金仙,甚至斩出了三尸的大能人物,用足目力也无法看透这井有多深。 太白老儿看了一眼那深不见底的井,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一样,竟然一脸向往的对着李去劫道:“这坠仙台,恐怕是红尘天外天唯一的一个不受天道规则影响的地方了。” “通过这坠仙台,可以直通三界六道内的任何一个地方,就连那末法之地,也可以随意前往。” “当年我就是通过这坠仙台去了那末法之地,在那末法之地享受了一番凡人的生活,留下了一个诗仙的美名!” “哈哈哈.......” 李太白得意洋洋的放声狂笑着,但李去劫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好像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等到李太白笑完之后,李去劫对着李太白道:“我是不是只要跳到这坠仙台之内,就可以去那末法之地?” 老太白闻言摇了摇头道:“那有那么简单,我还要在你的身上动点儿手脚才行。” 说完这话之后,老太白对着李去劫指了一指,就看到一道白光没入了李去劫的身内。 随后老太白道:“有这道定位符指引,你就可以坠入那末法之地,不过这个过程却比较痛苦,好在你修炼了八九玄功,应该能够承受得了。” 修炼八九玄功之时,老太白经常用天雷轰他,用天火烧他,这世间的痛苦滋味,李去劫早就尝试遍了,所以李去劫早就麻木了。 此刻听到老太白所说的痛苦二字,李去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那好吧,我就下界去了。” “这些年来,多谢你了!” 表情麻木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李去劫对着老太白鞠了一躬,不过李去劫对老太白的这一躬,比在天帝面前行礼之时要恭敬的多。 虽然这十几年来老太白培养他是有目的的,但如果没有老太白,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所以李去劫对老太白还是存着感激之心的。 甚至李去劫把老太白当成了他唯一的亲人。 老太白自然能够感受到李去劫的心情,在李去劫临走之前,他认为有些话应该可以跟李去劫说了。 所以老太白挥了挥手,他和李去劫所在的这块空间就好像被屏蔽了一样,外面的那九个巅峰大罗金仙,竟然连听都听不到老太白和李去劫的对话了。 “李去劫,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让你下界,让你认天帝为主,帮他挡灾化劫吗?” 平时的太白老儿总是笑嘻嘻的,但此刻的太白老儿却一脸的肃穆之色,表情无比的凝重。 不过李去劫并没有因为太白老儿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感到诧异,他脸上的表情永远是万古不化,好像这个世界的人都欠了他的钱一样。 “我不知,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早已经死在了太皇黄曾天。” “所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你让我认天帝为主,为他挡灾化劫,那我就如你所愿。” 对于李去劫的这幅表情和这种态度,老太白也早就习惯了,所以李去劫的回答他并不意外。 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老太白道:“李去劫,你要知道,你到这个世界上来,不是为我而来,也不是为我而活的。” “我虽然救了你,但我却没有资格让你为我付出一切。” “你我之间,只能说是天意使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数罢了。” 太白老儿说至此,李去劫却斜眼白了他一眼,抢白着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去那末法之地,不用替天帝挡灾化劫了。” “你救了我,培养了我十几年,就当闲的无聊,做了好事,当了好人!” 听到李去劫此言,老太白表现的很是无奈。 随后老太白竟然长叹了一口气。 “唉!”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有谁能弄的清楚呢?” 自言自语了一番之后,老太白突然问着李去劫道:“李去劫,我刚才说过,你不是为我而活,你不用为我付出一切,但我想问你,你自己可知,你究竟是为谁而活?” “为了谁,你可以付出一切?” 被老太白这么一问,李去劫顿时就一脸的凌乱之色,对于这个问题,他好像根本就无法做出回答了一样。 他是什么人?他为何来到这个世界上,就算是李去劫自己,竟然都一无所知。 老太白让他认了天帝为主,为天帝挡灾化劫,但让李去劫为天帝付出一切,让他为天帝而活,在李去劫的内心深处,却一点都不认同。 就在这一刻,在他的意识之中,好像朦朦胧胧的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但这个女人的脸,他却看不清楚,这个女人的形象,好像刻在了他的灵魂之中,但他却始终都无法具体的回忆起这个女人的样子。 “难道我,是为她而活?” “为了她,我可以付出一切!” 李去劫自言自语着,但就在说了好几遍这样的话之后,他的意识之中这种信念竟然越来越坚定。 老太白听见李去劫说出这话,在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摸着他的那白色胡须,露出了一脸慈祥的笑容。 “真是不容易啊!终于让你想起她了!” “李去劫,你想找的人就在下界,就在那末法之地,不过你这一世,是注定了找不到她的。” “要想找到她,你只有帮天帝挡灾化劫之后,在你的下一世,才有机会和她相遇。” “所以,你次番下界,很有可能,会是一去不回!” 老太白说出了此言,李去劫却连头都不回,纵身一跳就跳下了坠仙台。 “此番下界,即便是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 西域刀客 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点半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