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

这个声音从远处缥缈而来,但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 西岩寺的新任主持了空和尚,为了讨好燃灯,在第一时间就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厉声怒叱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法华宗的新任宗主法真和尚,净土宗的新任宗主净善和尚,全都不甘示弱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怒叱了起来。 “何方妖邪,竟然敢诋毁我佛门的燃灯佛祖?”法真和尚发出了佛门的狮子吼,大声咆哮着道。 “大胆妖魔,既然有胆量诋毁我佛门的燃灯佛祖,难道就不敢现身出来吗?” 净土宗的净善宗主面目狰狞,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厉声说道。 佛门四派之中,只有雪月庵的叶怜心并没有急于表现自己,那怕是逐月师太给她拼命的使着眼色,让她在燃灯的面前表现一下,但她却装作了没有看到,始终都默不作声。 至于道门六派和我们一帮人,倒是乐的在一旁看热闹,这个突然传来的声音到底是何人?竟然连佛门三世佛之一的燃灯佛祖都丝毫不惧。 燃灯毕竟是修炼了无数万年的人,那怕是被人当面揭短,被骂成了叛徒,他却面无表情,目光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此刻的燃灯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骂他的人已经来了,很快就要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了。 秦楚楚和陈婉秋同样有这个感知,只见秦楚楚小声的道:“没想到灭世大劫降临,竟然连大罗境界都可以随便降临到这方天地了。” 陈婉秋点了点头道:“虽然天道秩序已经失控,但能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最多只能是普通大罗境界,再厉害一点的大罗人物,就不是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了。” 而就在陈婉秋和秦楚楚小声的对话着之时,只见远处飘来了一朵七彩祥云,一名身穿白色道服,玉树临风,英俊至极的年轻男子,站立在这祥云之上,悠哉悠哉的飘了过来。 赵局和林局毕竟是普通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象,此刻见到这名年轻男子,在第一时间就被这名年轻男子的风采所折服,发出了连连的惊叹之声。 “这,这难道真的是仙人吗?”赵局一脸羡慕和向往的道。 “天道门三家十派,可没有这样的人物啊!” 林局和天道门三家十派打过无数次的交道,所以他能够肯定,这个年轻男子不是天道门的人。 这么年轻就能够脚踏祥云,不是来自于红尘之外,天外天上的仙人,还能是什么人? 昆仑派是正宗的阐教传承,此刻见到了这名仙气缥缈的男子,想起了他之前所说的那番话,对他的身份立刻就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他,是来自玉虚宫?是元始门下,昆仑门人?” 昆仑派的前辈高人凌虚子,一脸惊喜的看着那英俊男子道。 “十有**错不了,要不是我昆仑门人,元始门下,他是不会说出之前的那番话的!” 昆仑派掌教欧阳振龙用肯定的语气看着那英俊男子道。 欧阳寒洛这个痴情种,在他的眼中只有秦楚楚,好像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一样。 所以即便是这个年轻男子驾云而来,欧阳寒洛的一双眼睛却一直都盯在秦楚楚的身上,如痴如醉,如癫如狂。 不过,秦楚楚早已经习惯了欧阳寒洛这个样子,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 而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七彩祥云之上的年轻男子落下了云头,将那七彩祥云收了起来。 其实这七彩祥云也是一件法宝,但只有达到了大罗境界才能够炼制和驾驭。 从表面上看着七彩祥云很是拉风,和叶怜心的五彩云帕相比,这七彩祥云却差了好几个档次。 就在这年轻男子收起了七彩祥云之后,他的目光向在场的众人扫视了过来。 对于佛门中人和燃灯,他表现的丝毫不在乎,没有给他们任何多余的眼神,对于秦楚楚和陈婉秋,还有宋慈航这三个,他的目光停留的比较久,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三个人他竟然看不透。 至于其他人,包括我这个天命之子,他都是一扫而过,完全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力。 “天道门三大家族中的周家,有没有人在此啊?” 凌虚子老道和欧阳振龙本来以为这人是昆仑派的人,按道理来说这人应该先和他们昆仑派的人打招呼,但出乎了他们意料之外的是,这人竟然在第一时间问起了天道门三大家族中的周家。 这就让凌虚子老道和欧阳振龙感到有些凌乱了,难不成这个仙气缥缈的年轻男子,和周家之间有什么渊源? 林局和赵局作为镇魔大会发起人和主持人,见这名男子问了起来,立刻就做出了回应。 “周家的人还没有到,敢问这位道友是来自何方?”林局表现的很是客气的道。 对于这年轻男子来说,林局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蝼蚁一般的存在,他那有资格跟他说话? 所以这名年轻男子一脸傲然的看着林局,又一次的出言问道:“既然周家的人还没有来,那昆仑派的人呢?” “本座乃是元始门下,玉鼎真人之徒,阐教三代弟子徐羽,此番下界到这末法之地,是为了辅佐我昆仑派的新任昆仑令主而来。” 昆仑派的凌虚子老道和欧阳振龙听到这话,总算是明白了徐羽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就问周家的原因。 周家的周杰是新任的昆仑令主,在昆仑派地位非凡,徐羽肯定要先问周家,但此刻徐羽问到了昆仑派,他们自然要做出回应。 “昆仑派凌虚子,见过徐羽祖师!” 凌虚子老道在第一时间对着徐羽跪了下来,大礼参拜了起来。 虽然这徐羽看上去年龄不大,但他毕竟是来自红尘天外天,而且还是阐教的第三代门人。 凌虚子老道在阐教的辈分比徐羽低了不知道多少辈,所以在徐羽的面前,凌虚子老道只有跪拜的份儿。 “昆仑派现任掌教欧阳振龙,见过徐羽祖师!” 欧阳振龙一把将痴痴呆呆看着秦楚楚的欧阳寒洛拽了过来,拉着他跪在了徐羽的面前,对着徐羽大礼参拜了起来。 但徐羽自持身份,对昆仑派的这三个晚辈丝毫不放在眼里,连看都没有多看一样他们三个,反而把目光投向了无名峰的北方。 “有好几波人前来,其中应该有周家的人吧?” 徐羽在自言自语着,秦楚楚和陈婉秋同样也感应到了有人前来。 就在我们向着无名峰的北方看去之时,稍等了片刻,就看到周家的家主周贺,和大长老周天棋,还有周家的前辈周楚先。 除了周家的这三人之外,还有秦家的家主秦无敌,前辈太上长老秦昊,秦家老祖三个。 姚家这边,来的是姚家的现任家主姚辉,太上长老姚鹏,还有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 等到这天道门三大家族的人从半空之中降落了下来之后,林局和赵局立刻跟他们打起了招呼。 “周家主,姚家主,秦家主,你们来了啊!” “周长老,姚长老,秦长老,幸会幸会” 林局和赵局分别跟这三大家族的家主和长老打着招呼,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徐羽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 等到林局和赵局跟这三大家族的人打完了招呼之后,徐羽这才对着周贺说道:“你是周家之主?是不是周家的天命之人,我昆仑一脉的新任昆仑令主?” 跟周贺说这话之时,徐羽的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如果周贺点头称是,那怕是心里面极度不愿意,在昆仑令主面前,徐羽却不得不向他行礼。 但周贺却摇了摇头,感受到徐羽的气势不凡,很是恭敬的对着徐羽道:“我是周家之主不假,但我们周家的天命之人却不是我,是我大哥周杰。” “昆仑派的新任昆仑令主,同样也是我大哥周杰。” 听到周贺的回答,徐羽这才明了,既然这周贺是昆仑令主的弟弟,从周贺说话之时流露出来的神情来看,他和周杰之间的关系并不一般,所以徐羽对周贺的态度就表现的没有那么高傲了。 “原来昆仑令主没有来参加这个什么镇魔大会,那我少不得要跟随你们去一趟周家,拜谒一番令主了。” 对着周贺和周家之人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徐羽这才挥了挥手。 “尔等起来吧!以后在本座面前,不需要行此大礼。” 对着昆仑派的这帮人说话之时徐羽的气势十足,这让周家的人极度兴奋。 如此牛逼的一个人物,却表现的那么客气,要去拜谒周杰,有这个人相助周家,在这灭世大劫之中,对周家来说有多么关键! 周杰为昆仑令主,就使的昆仑派和周家气运相连,再加上这个气势非凡,地位更是非凡的年轻人,在这场灭世大劫之中必然会让周家得到天大的好处。 如果周杰能成为救世之主,获得了鸿蒙紫气,那周家必然会成为三界六道之中,镇压一方天地,辉煌一个时代的家族! 周家的大长老周天棋,还有太上长老周楚先,此刻已经畅想起了周家的未来,而就在这时,燃灯面色一凛,居高临下的看着徐羽,对着徐羽发难了起来。 “本座曾经为阐教副教主,就算是你那师父玉鼎,见了本座也要称本座一声师叔。”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本座大呼小叫,在本座的面前无礼?” 徐羽闻言面色一凛,双目如电一般怒视着燃灯道:“燃灯,你早已经叛出了阐教,不是我阐教副教主,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 “你就是个卑鄙小人,两面三刀的叛徒,往日你可以背叛我阐教,来日你也会背叛佛门!” 西域刀客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二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