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九十六章 三宝玉如意之威 下 - 天命神相

第两千二百九十六章 三宝玉如意之威 下

三宝玉如意在封神大劫之中可是赫赫有名的先天灵宝,在万仙阵之中,灵宝天尊门下,截教众仙不知道有多少个死在了三宝玉如意之下。 作为阐教曾经的副教主,在阐教之中地位仅次于元始天尊的存在,燃灯自然是知道三宝玉如意这件上品先天灵宝的厉害。 不过这三宝玉如意毕竟不在元始天尊的手中,徐羽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大罗而已,就算三宝玉如意在他的手中,他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呢? 而且徐羽他并不是三宝玉如意的真正主人,他只是能够动用三宝玉如意的一部分威能而已,但法华宗,净土宗和西岩寺的那三位,可都是让先天灵宝认了主的大气运者。 作为先天灵宝的真正主人,那怕他们手中的先天灵宝仅仅只是下品先天灵宝,但三件下品先天灵宝,就挡不住徐羽的一件不能够发挥出全部威能的上品先天灵宝吗? 心头闪现了这样的念头,燃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色一沉,表情比较凝重的关注起了徐羽和那三位急于在他面前表现的佛门弟子。 闻人倾城同样也认出了徐羽的三宝玉如意,在那里小声的自言自语着道:“没想到元始圣人竟然把三宝玉如意都赐给了这位,看来元始圣人,是铁了心的要让周杰做救世之主。” “周家的老祖宗轩辕氏和广成子有渊源,算起来也是阐教门下,看来元始圣人是不看好你了。” 说至此,闻人倾城向秦楚楚看了一眼,随后又向我看了过来。 秦楚楚听到了闻人倾城所言,她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坚定,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冷笑声。 “呵呵......” “连元始都不看好他,我偏偏就不相信!” 陈婉秋就在闻人倾城和秦楚楚的旁边,听到了这两个人所说的话,她好像明白,又好像有点儿迷茫,在闻人倾城和秦楚楚的脸上看了看之后,向着我看了过来。 “为什么元始不选择你呢?没有理由啊!” “按道理来说,以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他应该选你做昆仑令主,辅佐你化解灭世大劫的啊!” 或许是因为秦楚楚的缘故,陈婉秋对我的出身和来历好像知道一些,所以此刻的陈婉秋忍不住的说出了这番话。 我对她们说说的话听的云里雾里的,但这个时候却不是我打破砂锅问到底,弄个清楚明白的时候。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佛门的那三位执掌了先天灵宝的大气运者,已经主动向徐羽发难了。 “什么阐教三代弟子,我看你就是一个邪魔外道,说不定是妖魔所化!” “我的镇魔鱼鼓可以镇压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邪魔,甚至将邪魔度化皈依我佛,且看我的镇魔鱼鼓来度化了这个狂妄之徒!” 净土宗的新任宗主净善,在说话之间已经催动了他的先天灵宝镇魔鱼鼓。 “邦邦邦......” 随着那鱼鼓被自动敲响,从鱼鼓之上竟然有一圈一圈的金色波纹荡漾而出,向着徐羽覆盖了过来。 而且这鱼鼓所发出的声音,就如同那大道梵音一般,让人听了之后会产生一种四大皆空,六根清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皈依佛门的想法。 当然,这鱼鼓之音的功效仅限于普通人和天仙之流,对于我们来说,只是有一丝这样的感觉而已,并不会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镇魔鱼鼓所发出的金色波纹要是波及到了徐羽的身上,这波纹之中的混沌本源之力,加上佛门独有度化之法,对徐羽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了。 如果徐羽不加抵抗,不做防备的话,一个不慎就会被镇魔鱼鼓所度化,成为一名虔诚无比的佛门中人,忘记了他自己原来的身份。 这种情况要是发生了,那徐羽这个阐教三代门人,恐怕就会成为整个阐教的耻辱。 徐羽肯定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他虽然自大,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在面对着先天灵宝这种连圣人都能够伤到的法宝之时,自然要做出应对。 只见徐羽冷笑了一声道:“米粒之珠,也敢放毫光,就算是先天灵宝,在你们的手中又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呢?” “我用后天法宝,都能够挡住你们的这先天灵宝!” 就在徐羽说话之间,一道紫色光芒瞬间笼罩了徐羽的身体,挡住了镇魔鱼鼓所发出的金色波纹。 “八卦紫绶仙衣!” “原来玉鼎真人把他的八卦紫绶仙衣给了你!” 燃灯自然是能够看出徐羽是靠什么挡住了镇魔鱼鼓的先天灵宝之威。 这八卦紫绶仙衣是元始圣人亲自炼制,给他门下的十二金仙每人一件,徐羽身上的这一件,自然是玉鼎真人的那一件。 杨戬是玉鼎真人最得意的弟子,没想到玉鼎真人没有把八卦紫绶仙衣给杨戬,反而却给了徐羽,由此可见,玉鼎真人对徐羽的器重超过了杨戬。 而这件八卦紫绶仙衣为元始圣人亲自炼制,由徐羽这个大罗金仙催动,挡住净善所发出的镇魔鱼鼓之威,貌似并不难做到。 此时此刻,见徐羽身形不动就挡住了净善的镇魔鱼鼓,法华宗的法真和尚把他的先天灵宝也催动了起来。 “妖邪之徒,你能挡住净善师兄的镇魔鱼鼓,能挡住我的镇魔金锣吗?” 法真和尚在说话之间催动了他的镇魔金锣,只听见那金锣自动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之声。 “咣咣咣......” 这金锣的声音就如同佛门的狮子吼一样,而且金锣响起之时,音波化作了金光,一道一道的向着徐羽覆盖了过去。 这镇魔金锣的作用和镇魔鱼鼓差不多,都能够起到镇压邪魔,度入佛门的效果。 其实佛门本身就讲究一个度字,所以佛门之道为度化之道,不然的话,在封神大劫之中,佛门怎么会度化了三千红尘客,把整个截教的精英门人,度化了一大堆过去呢? 就连昆仑十二金仙之中的四个,都被度入了佛门,这对于阐教来说,可是巨大的耻辱。 但徐羽面对着法真所发出的金锣之声,却依然不为所动,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像看着两个小丑一样的看着法真和净善。 “这什么垃圾法器?你们的先天灵宝,不会是假的吧?” 八卦紫绶仙衣挡住了法真的镇魔金锣所发出的锣音,徐羽还冷笑着嘲讽起了法真和净善两个。 在这种情况之下,西岩寺的了空和尚就很清楚的知道,能不能在燃灯的面前好好的表现,能不能在燃灯的面洽露脸,就看他的先天灵宝了。 只见了空将他的镇魔紫金钵祭了起来,口朝下,底朝天,正对着徐羽所站立的方位。 “呔,大胆邪魔外道之徒,敢对我佛门的佛祖不敬,就应该被吸入到这紫金钵中,三生三世都不得而出!” 厉声怒喝着的同时,了空和尚全力催动了他的镇魔紫金钵,从镇魔紫金钵之中瞬间就发出了一道无比强劲的吸力,想把徐羽吸入到这紫金钵之中。 别看这紫金钵并不是很大,但如果徐羽的身体被吸动了,紫金钵之中的空间,装下徐羽这样的人百十来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一旦徐羽被吸入到了紫金钵之内,除非了空和尚主动把他放出来,否则的话,徐羽这辈子就永远都没机会看到天上的太阳了。 三件先天灵宝,同时对他催动,纵然是有元始天尊亲自炼制的八卦紫绶仙衣在身,纵然是大罗金仙的修为,徐羽也有一点扛不住了。 此刻的徐羽深知,如果他再不发动反击,就很有可能会被这三个的先天灵宝联手攻破。 一旦他出现了破绽,要么被度化皈依佛门,要么被吸入到紫金钵之中,永生永世都不见光芒。 这个结果可是徐羽所不想要的,于是徐羽就催动了元始天尊亲赐给他的三宝玉如意。 虽然这三宝玉如意不是徐羽所有,但元始天尊却以圣人之法让徐羽可以随意调用三宝玉如意的威能。 就像当初在封神大劫之中一样,元始天尊座下的白鹤童子,可以随意动用三宝玉如意,截教门下的无数仙人,其实是死在了白鹤童子的手中,元始并没有真正出手。 “尔等三个,不过是蝼蚁而已,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放肆?” “且看我如何来破了你们的这一对废铜烂铁!” 徐羽面色一凛,说话之间就催动了三宝如玉意。 只见那三宝玉如意化作了一道金光,首先打中了高悬在徐羽头顶之上的镇魔紫金钵。 “砰!” 那镇魔紫金钵为下品先天灵宝,被三宝玉如意打中,当时就倒飞到了好几百米之外,了空和尚作为镇魔紫金钵的主人,和镇魔紫金钵心神相连之下,神魂都受了损伤,连连倒退了十几步,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 而就在打飞了镇魔紫金钵之后,三宝玉如意又化作了一道金光,敲中了法真和尚的镇魔金锣。 “咣!” 一声震天的锣声响起,那镇魔金锣同样被打飞到了几十米之外,法真作为镇魔金锣的主人,受到牵连之下,连连倒退了好几步,眼口鼻中溢出了鲜血,看上去惨不忍睹。 再接下来,三宝玉如意又一次的化作了金光,自上而下的敲在了净善和尚的镇魔鱼鼓之上。 “邦!” 这一次响起的鱼鼓之声不是大道梵音,和普通的鱼鼓被敲响了一样,但就在这声音传出之后,净善和尚的镇魔鱼鼓从虚空之中坠落到了地上,跌入了凡尘之中,作为镇魔鱼鼓的主人,净善和尚大口大口的吐出了鲜血。 而见此情形,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诸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元始天尊所赐下的三宝玉如意,竟然强悍到了这种程度! 玉虚门下的徐羽,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昆仑派和周家的人顿时就表现的无比激动,因为徐羽越是厉害,就代表着昆仑派和周家在这一次的灭世大劫之中获得无上功德的机会越大啊! 有徐羽辅佐,周杰有什么理由不成为救世之主? 而就在周家和昆仑派的人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燃灯却从莲花台之上降落了下来,收起了法相,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徐羽对面十米左右的位置。 “徐羽,既然你有元始赐下的三宝玉如意,还有八卦紫绶仙衣,那就不能怪我以大欺小,亲自出手来对付你了!” 西域刀客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十二点之前。